德語媒體:美國選戰之後,對華政策將更強硬

達揚(摘編)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四年前,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宣布將大幅提高軍費。此後,他也不斷宣稱,通過"更新換代"軍備,尤其是核軍備,美國的軍事實力已處在全球獨一無二的領先地位。《柏林日報》題為《選戰之後的對華戰爭?》 的長篇報道寫道:

"問題在於,這種全新的軍事自信是針對何方呢?特朗普就任總統的第一天就為此給出了明確的答案: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對手。這一由時任特朗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提出的敵對國定義,一直被特朗普高調沿用。而特朗普堅持使用'中國病毒'的說法更使這一戰略達到了巔峰。特朗普對自己在疫情後第一時間就禁止中國公民入境的做法贊不絕口。

四年前,同中國發生激烈的沖突似乎還難以想象,但特朗普任內這種風險已經露出端倪。但美國政府發起的貿易戰未能削弱中國。疫情過後,中國成為唯一一個實現增長的經濟大國。特朗普原本承諾對中國產品的懲罰性關稅將給美國民眾帶來收益,但事實上,關稅收入只能直接轉交中西部失望的農民,因為中國大幅減少了對美國肉類和大豆的進口。除此之外,北京還轉向其他國家進口此前從美國購買的產品,歐洲也得以從中獲益。不過,新冠疫情對經濟造成的沖擊也使歐洲變得更加孱弱。歐洲大陸自顧不暇,隨著供應鏈中斷,不得不開啟某種自給自足模式。而面對新框架條件的中國也做出回應,對其發展路線進行了值得注意的路線轉變。中國共產黨在其最新一次黨的會議上,制定了所謂的'雙循環'經濟模式。北京領導層的目標是,最大程度上實現自主生產,減少對進口的依賴。"

文章寫道,無論是特朗普連任,還是拜登當選,美國在對華政策方面的強硬路線已經不可能發生太大的變化。

"債務問題的嚴重化也顯示出,任何一位美國總統,無論他是特朗普,抑或是拜登,都會因全球債務問題使其地緣政治野心受到局限。但美國人在這一問題上卻具有決定性的優勢:美元作為唯一的全球性貨幣,可以被用作武器將已經開始的貿易戰擴展為金融戰。參與北溪二號項目的歐洲企業已經感受到了這一趨勢。通過開展境外制裁,美國可以有效地施加壓力。當然,也有人提出以人民幣替代美元的設想,但即便是'多元世界'的倡導者也深知這是一個耗時漫長的項目。

總而言之,不同層面上的對立將會繼續加劇。無論誰出任美國總統,他都將很難以和平使者的身份被載入史冊。"

受疫情影響,德國汽車工業受到重創。但新近發布的寶馬第三季度業績顯示,該公司得益於其中國業務正在走出低谷。《法蘭克福匯報》的文章寫道:

"寶馬業績復蘇得益於該公司的中國業務。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復蘇的進度遠遠比其他國家要快。今年第三季度,寶馬在中國的銷售量實現正增長,汽車業務的現金流也有所提升。

其他汽車集團也都得以從中國業務中獲益。戴姆勒也很快走出困境,第三季度收益大幅增加。由於訂單很多,以及極大的節儉潛力,大眾對今年最後幾個月的業績走勢持審慎樂觀態度。"


摘編自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達揚(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