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的風景!坦克、留下的家園、在邊境分離的家人 《華盛頓郵報》邀請烏克蘭難民兒童畫出眼中的戰爭樣貌

·4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近1個月以來,超過300萬烏克蘭人逃到國外並淪為難民,其中一半是兒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發言人表示,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幾乎每一秒都有一個孩子淪為難民。

許多烏克蘭兒童與母親及兄弟姐妹一起踏上艱困的逃難之旅前,不得不先告別父親,許多兒童必須在寒冷的天氣中等待十多個小時,才獲准進入更安全的國家。父母苦惱於如何向孩子解釋戰爭,一些爸媽向孩子說全家人要去度假,一些父母直接告知孩子,家園不安全,爸爸必須留下來保衛國家。

波蘭東南部的普熱梅希爾(Przemysl)是許多烏克蘭難民越過邊境的第一站,《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在普熱梅希爾火車站請4名烏克蘭孩子以文字與圖畫描繪戰爭及逃難的經歷。

留下的家園與家人

9 歲的洛托娃(Veronika Lotova)原本住在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她帶著熊造型的絨毛娃娃跟隨媽媽一起逃難。她將熊玩偶取名為「佛羅帝亞」(Volodya),那是她與祖父母一起看的電視節目裡一個角色的名字。

烏克蘭戰爭爆發前,洛托娃的家人想說服她的祖父母離開,但他們不肯,洛托娃的母親擔心他們與洛托娃的父親無法在空襲中倖存。

從火車上往外望的景色

7歲的謝卡圖里娜(Diana Shekaturina)原本住在烏克蘭東北部城市蘇梅(Sumy),俄羅斯軍隊開始轟炸蘇梅的那一天是她的7歲生日,家人原本要烤蛋糕,但因為必須避難而中斷。

數天後,她與11歲的姐姐跟著母親奧約娜(Alyona)一起搭火車到烏克蘭西部,她的父親留了下來,因為他在戰爭爆發前受了傷,需要養傷,並希望康復之後能與妻女團圓。

謝卡圖里娜專心畫畫時,奧約娜在後方哭泣。

家人在邊境分離

13 歲的格雷貝庫克(Zhenia Grebenchuk)原本住在烏克蘭中部的切爾卡瑟(Cherkasy),戰爭爆發後,格雷貝庫克的爸爸將他與妹妹、妻子坦尼雅(Tanya)送上公車,然後獨自返家。坦尼雅說她與孩子打算在波蘭等待戰爭結束,格雷貝庫克期望烏克蘭只要數星期就能戰勝,他就能再與朋友在家鄉一起踢足球。

戰鬥中的坦克

7歲的德姆琴科(Misha Demchenko)原本住在烏克蘭中部波塔瓦(Poltava),波塔瓦的空襲警報聲響起時,他與父母到地下室避難,等到警報聲停止才回到樓上。

後來德姆琴科與母親一起逃難到普熱梅希爾,父親留下來戰鬥。德姆琴科在包包裡翻找著賓士玩具車,這是他父親開的真車​​模型,當普熱梅塞爾火車站有東西掉落並發出聲音,他詢問媽媽哪裡是最近的避難所,媽媽試著向他保證,他們很安全。

致各位讀者,

在對抗暴政與無端侵略的戰爭中,每一個堅持自由民主信念的人們都很重要。關於協助烏克蘭,我們能做的事包含:

─ 加入世界各地的支持烏克蘭集會或組織團結活動。

─ 分享有關烏克蘭的真實資訊,拒絕接受錯假訊息。

─ 為烏克蘭與所有受影響的人們祈願。

─ 透過小額捐款支持烏克蘭:協助烏克蘭軍人與其家人的NGO國際人道救援組織募資網頁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肢體僵直不說話,塗鴉畫炸彈和戰車!烏克蘭兒童心理創傷嚴重,藝術家期望協助治療
相關報導》 逾230萬烏克蘭人淪為難民、1成婦女及兒童倉皇外逃 《經濟學人》:生育率大減將對烏克蘭產生深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