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王小棣笑看困難:困難時不要只同情自己,因為它也為難到別人

方炳超
·4 分鐘 (閱讀時間)

擔任過多部電影、電視劇導演、編劇的王小棣,21日下午應龍應台基金會之邀參與思沙龍,與聽眾分享自己「困難」的經驗,即便是「困難」的題目,王小棣幽默詼諧的語言也讓現場笑聲不斷。王小棣認為,困難有時候不只為難了自己,也為難了別人,所以困難不是單方面可以解決的,為別人想一想,可能可以一起解決困難。王小棣也說,如果一直坐在困境坐視困難,她覺得是可恥的,因為我們都只活一次,應該想辦法改變。

王小棣開場就表示,她覺得她所身處的時代、她這個人,就是「關於與困難同行」,因為她小時候的時代,物質條件比較差,且長輩們才剛經過戰亂,那個時代小孩子最不值錢,「現在年輕人愛狗愛貓,我們的時代是沒有的,很多叔叔伯伯心情不好看到狗就踢」,王小棣說,「也沒有人在研究兒童心理學,大部分是小孩研究父母心理學,關於什麼時候要發火、要挨打」,有很多觀察的心得。

王小棣談「靠杯」事件:從各種各樣的人身上學到很多

王小棣說,在她身處的時代有各種各樣的人,讓她學到很多,例如她記得,有個朋友的媽媽說,自己當初逃難逃到重慶就學了四川話,只要溝通有問題、遇到衝突就說四川話來回罵,來到台灣也是,吵架就回嗆,她當時覺得很好笑,但她自己去美國念書後卻發現這很好用,她當初在美國打工送報紙,有時候會有墨西哥工人問要去哪、要她過來,她很氣,停下來就說「靠杯啊」,對方也嚇一跳,這真的有用,總之就是學了一些奇怪的方法。

20201121-龍應台基金會21日邀請導演王小棣(見圖)前往思沙龍,與聽眾分享自己關於「困難」的經驗。(方炳超攝)
20201121-龍應台基金會21日邀請導演王小棣(見圖)前往思沙龍,與聽眾分享自己關於「困難」的經驗。(方炳超攝)

王小棣(見圖)表示,她覺得她所身處的時代、她這個人,就是「關於與困難同行」。(方炳超攝)

「大家會注意到我有個更大的困難」,王小棣說,她的名字也為難她,因為以前走在路上,常常對方私下會問她是男的還女的,然後就會有人喊「小弟」,然後就說男的,這多為難,不只為難自己,還為難到別人。王小棣還分享,有一次她接到一個景,是去大老闆辦公室拍,拍到中間她去上廁所,有個認真的人員看到她就說走錯邊了,她就回說不要緊,但對方說「什麼不要緊」,還追著她,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有同事看到才解圍,就真的是自己為難也為難別人,就是會有很多好笑的時刻。

「一直坐在困境裡是可恥的,應想辦法改變」

王小棣說,在困難當中,其實不要把自己放得這麼重要,因為困難從時代來、從好多問題而來,要講道理都不容易,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困難,每個人都有不同困難,但不只是為難你自己,困難時不要只同情自己,因為它也為難到別人,她常常會看到別人的為難之處,而回到系列論壇的主軸「力量從哪裡來」,她覺得所有的困難,最後帶給她比較大、比較寬闊的心理空間。

王小棣也說,困難不是單方面可以解決的,遇到事情為別人想一想,可能才能一起解決困難,她認為,如果一直坐視困難,她覺得是可恥的,「我們每個人只有活一次,一直坐在困境裡面是可恥的,應該想辦法改變」,但改變不一定要衝突,社會如果習慣一起面對困難、討論困難,她覺得是面對困難最重要的事。

主持人、娛樂產業職人郭子綺詢問王小棣,屈服是勇氣嗎?王小棣說,這沒有一定的道理,必須屈服就屈服沒有關係,不用管人家怎麼說,最重要還是自己的實力,就問問自己非常想做的事情、覺得絕對需要改變的事情,自己能力到哪、能做什麼事,要有很嚴格的標準來檢查。不過,王小棣也說,她講得很容易,但她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困難、還是容易衝動,但她這年紀就是學會了先問問自己能做到哪、衝動做下去沒有好處,她自己也有屈服的時候,該屈服要屈服,但要不停思考自己有沒有能力使狀況更好或自己更進步。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金馬57》「願自由歸人民!」反送中短片獲獎,港導演聲援遭送中12港人
相關報導》 遭爆調理包無工廠登記還「不給檢查」?皇家傳承牛肉麵老闆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