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產業疫情中逆勢成長》單親媽因新冠丟工作 下海拍裸照養家!錢歹賺又擔心毀前途

鍾巧庭
·6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6月,由於托兒所因新冠疫情而關閉,貝納維德斯不得不辭去工作,照顧她年僅2歲的兒子,同時另尋他路支應開銷——自去年7月迄今,靠著在訂閱制社群平台「OnlyFans」建立帳號,發布自己身著內衣或一絲不掛的清涼照片,貝納維德斯已賺進高達64000美元(約合新台幣180萬元)的收入,甚至有餘力協助親友繳房租。

23歲的貝納維德斯(Savannah Benavidez)告訴《紐約時報》(NYT),她先前做的所有工作從未讓她賺過這麼多錢,「我擁有的錢多到不知該拿它做什麼。」

《紐約時報》指出,在新冠肺炎肆虐下,無數美國人失去工作,女性員工佔大宗的零售、餐飲等產業尤其受疫情重創,許多女性轉戰OnlyFans平台謀生,試圖藉由販售裸照或情色影音養活自己和家人。但是,正因為疫情加劇市場競爭,如同貝納維德斯的成功故事其實少之又少,更多人只得到不如預期豐厚的報酬,更擔憂這段經歷將影響她們未來的求職前景。

「訂閱制」情色產業 疫情下市場爆炸

OnlyFans總部位在英國倫敦,提供用戶平台分享原創內容,並透過粉絲按月訂閱或支付「小費」賺取收入(OnlyFans抽成20%),自2016年成立以來,雖然以情色影音為內容大宗,但也不乏健身、烹飪等各種主題的創作者,更有創作者藉由平台發起慈善募款。

《紐時》2019年的報導曾形容,OnlyFans徹底改變了情色產業的面貌,使表演者能在「付費牆」內奪回主導權,直接靠自己的演出獲利。而在疫情之下,OnlyFans的規模更是逆勢成長,截至2020年底擁有逾9000萬名會員,創作者人數則突破百萬,遠超2019年的12萬人。

紐約州立大學法明戴爾分校(SUNY Farmingdale)助理教授瓊斯(Angela Jones)直言,許多人在朝不保夕的絕望之下轉移至OnlyFans,但只消建立一個帳號就能坐等「發大財」的想法「真的被誤導了」,「這個市場飽和到令人難以置信。」

現居蒙大拿州的艾克森伯格(Lexi Eixenberger)就是發財夢碎的其中一人——22歲的她在疫情期間三度失業,即使四處打零工仍不足以支付帳單,在朋友建議下,艾克森伯格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態投入OnlyFans,但從去年11月至今,她的收入僅有500美元(約合新台幣14000元)左右。

住在佛州的摩洛珂(Elle Morocco)也有相似經歷,原本從事辦公室文職的她在去年7月被解僱,失業補助難以支應每月1600美元(約合新台幣45000元)的房租、水電、伙食等日常開銷,因此加入OnlyFans平台。但36歲的摩洛珂坦言,這份工作比她想像的更具挑戰性,儘管她每天甚至得花費超過8小時的時間貼文、宣傳,收益卻遠遠不如預期——截至目前為止,她在OnlyFans的收入只有250美元(新台幣約7000元)。

絕不是躺著賺!數位性工作的風險與隱憂

《紐時》指出,靠OnlyFans大發利市的創作者,通常是已有知名度的成人模特兒或A片女星,在其他社群媒體上已擁有大量粉絲,只需要用獨家甚至客製化內容吸引這些原有追隨者轉移OnlyFans平台並買單。但對於摩洛珂這種因為付不出帳單加入OnlyFans的創作者而言,他們既沒有粉絲基礎,也缺乏有效的宣傳手法來提升知名度,形同一切從零開始,甚至得一個一個招攬客戶。

而儘管以數位方式從事的性工作,給人較具備安全性與隱私的錯覺,但仍不代表沒有風險,創作者的個資可能在未經同意下曝光,甚至面臨死亡威脅。

摩洛珂則擔憂,她在網路上發布的這些照片,未來將成為她另覓工作的阻礙,「如果妳想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對方可能會因此拒絕雇用妳。去年4月,印第安納州一名任職於本田汽車(Honda)的技工,便在上級發現她擁有OnlyFans帳號後丟掉工作。

不過,獨力養育3名子女的單親媽媽霍爾(Melany Hall) 告訴《紐時》,這份工作極大地增強她的自信心與自主能力,「我是三個孩子的媽,從沒想過有人會付錢看我赤身露體。」

在俄亥俄州擔任護理人員的她,靠著每小時13.3美元(約合新台幣372元)的薪資勉強撐起整個家,但自去年12月創立OnlyFans帳號迄今,27歲的霍爾已賺進700美元(新台幣約19600元)——靠著這筆收入,她第一次無需在繳電費帳單與買聖誕禮物給孩子之間掙扎,「一切都靠我自己達成。」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寰宇一周》德國鐵娘子接班人出線,挪威頻傳接種新冠疫苗後喪命,香港大肆逮捕異議人士
相關報導》 疫情期間拍攝完成!安海瑟薇新片《封城之後》劇情神展開 但觀眾想看自己苦悶的生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