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女強人-已婚女性晉升領導祕訣

雪柔•桑德伯格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雪柔•桑德伯格】

女性想晉升領導地位很難,一般更認為未婚女性才有能耐晉升到頂端?事實正好相反,絕大多數成功女性企業領導者,都有伴侶。《財星》五百大企業有28位女性執行長,其中26位已婚。Facebook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認為,只要女性設下界線,別再相信「兼顧一切」的迷思,結合事業成就與自我實現,並取得伴侶的支持,就能讓兩人都能受惠。

女性最重要的生涯決定,是她是否要一個生活伴侶,還有那個伴侶是誰。一般認為,只有未婚女性才有能耐晉升到頂端,事實正好相反;絕大多數成功女性企業領導者,都有伴侶。

《財星》五百大企業有28位女性執行長,其中26位已婚,一位離婚,只有一位未婚。這些執行長都表示:「要不是有先生的支持,幫忙照顧孩子、分擔家務、願意搬遷,我不可能在工作上成功。」

不意外的是,缺乏伴侶的支持,對工作生涯有相反的影響。

2007年,一項研究調查離開職場的高學歷女性,60%的受訪者表示,先生是她們決定離開職場的關鍵因素,並具體列出原因,包括:先生缺乏照顧小孩與做家務、先生期待應該是妻子調整工作等。

這也難怪,哈佛商學院教授Rosabeth Moss Kanter在某次會議上被問及「男性可以做什麼,來幫女性往領導位置晉升?」肯特回答:「洗衣服。」洗衣、買菜、打掃、煮飯之類的工作,雖然日常平凡,但是不可或缺,這些工作通常都是落在女人身上。

2012年1月,我收到露絲.張(Ruth Chang)的來信。露絲是醫生,有2個年紀不大的小孩,露絲得到一個工作機會,負責管理5間診所的75名醫生。她的直覺反應是婉拒,因為她擔心自己無法兼顧照顧家庭與承擔更大的工作責任。但是後來露絲開始猶豫,所以她寫信給我:「我腦中想起妳說的:『往桌前坐』,我知道我應該接下新的工作機會。當晚,我告訴先生,我要接下那份工作,然後,我把買菜購物單遞給他。」分擔家務瑣事,情況就截然不同。

■我的半成品婚姻

我的工作和婚姻是緊緊交織在一起。我和大維當新手父母的第一年,逐漸明白要兼顧分隔在兩個城市的兩個工作生涯,加起來不會是一個幸福家庭,我們需要做些改變。

但是改變什麼呢?我愛谷歌的工作,大維也對洛杉磯團隊極忠誠。於是,我們努力通勤、度過漫長一年,過著少了點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後來,大維準備好離開雅虎,鎖定在舊金山地區找工作,這對他來說是個犧牲,因為他的專業興趣和人脈大多在洛杉磯。最後,他當SurveyMonkey的執行長,並把公司總部從波特蘭遷到舊金山灣區。

我們終於把工作調整到在同一個城市,後來還是花了一段時間,找出協調兩個人工作時間的方式。雖然我們非常幸運,負擔得起非常好的托育服務,但還是需要做一些痛苦的困難抉擇,例如因為工作需要,必須離家的時間能有多長、誰負責處理瑣事等。

每周一開始,大維與我坐下來討論,這週誰負責載小孩上學等,我們兩個都會儘量回家吃晚飯,晚餐時彼此分享一天最棒與最糟的事。我忍不住想說,我覺得一天最棒的事,通常是能夠回家吃晚飯。如果大維跟我其中一個人出差不在,另一人一定會排除萬難回家。週末,我會把時間全放在孩子身上,雖然我曾經從社區足球場的洗手間偷發了幾封電子郵件。

就像所有的婚姻一樣,大維與我的婚姻也是要持續努力的半成品。我們不僅在分工上是夥伴,在負責上也是夥伴,一定會有一個人確定該做的事情都確實做好了。

大維和我的分工其實蠻傳統,大維負責支付帳單、處理財務、協助電腦電器等技術,我負責安排小孩的活動、確定冰箱裡有食物、辦生日派對等。

有時候,我不太滿意這種傳統性別角色的分工方式,懷疑自己是不是陷入傳統模式,更加深性別刻板印象?但是,我的確比較喜歡辦「愛探險的朵拉」(Dora the Explorer)主題派對,不喜歡繳保險費帳單,大維剛好跟我相反,所以那樣的分工方式,就是適合我們。要維持這種微妙的平衡,需要持續的溝通、坦白及相互體諒。

我們從來沒有一刻,真的達到50╱50的平均分擔;完全平分其實很難定義,也很難維持,我們就讓分工的鐘擺在兩個人間擺盪。

■男性的家庭代價

一般預期女性養育照顧,但是對男性並沒有同樣的期待。

全球各地的研究顯示,家長的關心、參與,對孩子有很大的助益。過去40年的研究發現,有父親關懷的孩子,心理狀態和認知能力都比較好。即使父親只參與一般的教養,孩子的學業和日後的經濟成就都比較好、青少年犯罪率較低,也比較有同理心和社交能力。

我們需要鼓勵男性積極投入家庭,在我加入臉書以前,臉書就已經給予一樣長的產假和陪產假,但是在多數的美國企業裡,產假依舊比陪產假長,男性因家庭因素請長假的情況也較少。在美國,只有五州提供育兒津貼,其中三州只提供育兒津貼給母親,而且還是列為懷孕傷殘福利;只有兩州讓父親也可以申請為家庭因素的帶薪事假。

一般而言,父親沒花很多時間照顧新生兒。有一份研究訪問在企業界工作的父親,發現絕大多數的父親在配偶生產時,僅休假一週或更少的時間;幾乎從一開始,就無法做到父母平均投入養育。

多數歐盟國家,為父親和母親都訂定有薪假期,不過絕大多數的國家,提供母親的假期還是比父親長很多。在台灣,母親可休八周的有薪產假,父親則只有三天的有薪陪產假。

雖然公司提供陪產假或減少工時之類的友善家庭福利,但不論員工時常擔心,如果申請了這些福利,可能會讓人覺得他們對工作不夠投入。因為使用這些福利的員工,經常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例如減薪、失去升遷機會,或遭到冷落等。

男性和女性都可能因為以家庭為重而受到懲罰,男性付出的代價,可能比女性還高。男性員工為了小孩生病請假或提早下班,可能會遭到揶揄、考績較低,或升遷機會減少等負面後果。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作者為Facebook營運長)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