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部承擔」黃國昌親上火線 錄音檔8大疑問1次說清楚!

·9 分鐘 (閱讀時間)

時代力量前主席黃國昌的錄音檔風波愈演愈烈,甚至再爆出「你設想,今天總統辯論台是我站上去,蔡英文會剉到什麼程度」等內容,對此,他昨晚錄製影片親上火線、直球對決,針對外界關於錄音檔的8大疑問包括:為何認為是惡意剪輯、曾否提出配票單與是否真想選總統等,一次說清楚講明白,除透露「此時此刻只有失望與難過」外,也再度強調「所有責難與誤會到我為止,我全部承擔」!

黃國昌昨晚錄製影片親上火線、直球對決,針對外界關於錄音檔的8大疑問,一次說清楚講明白!(圖片翻攝facebook/黃國昌)
黃國昌昨晚錄製影片親上火線、直球對決,針對外界關於錄音檔的8大疑問,一次說清楚講明白!(圖片翻攝facebook/黃國昌)

【黃國昌Q&A全文】

Q1:究竟流出的錄音檔背景為何?是否能說明?又為何認為是惡意剪輯?

A1:這些流出的錄音檔就我記憶所及,是在不同時間跟脈絡下,在黨內信任的同志彼此間私下聊天的內容,我之所以認為是惡意剪輯,理由在於說它並沒有將整個對話、參與的人完整地呈現出來,對我來講,我向來是一個就事論事、看證據說話的人,因此有很多朋友關心,到底是誰私下錄音、外洩?我不願意做任何猜測跟指控,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是希望能夠把事情的真相能夠還原。

Q2:錄音檔指出在2019年時代力量決策委員選舉時,曾提出配票單是否屬實?

A2:在2018年底在地方選舉結束後,面對過去黨內許多紛擾,作為黨主席我必須要承認真的感到身心俱疲,我當時認為若自己能卸下黨主席,讓更多的人能參與決策委員會的運作,對於黨接下來的發展會有正面幫助,也正是因為這樣子,在2019年決策選舉當中有許多能夠堅持黨內走獨立自主路線的朋友們,他們決定要聯合競選,我是給予支持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子,無論是顯智、惠敏還是永明,他們討論的推薦名單我全部都給予支持,因此所謂配票單一事,不外乎就是他們所聯合推薦的決策委員候選人,我給予支持,如此而已。

Q3:是否因曾玟學不配合投票而痛批他,這樣的行徑不是獨裁嗎?

A3:當初我決定不參與決策委員選舉,的確造成黨內部分同仁不諒解與誤會,懷疑我是否要棄他們而去,我告訴所有合作夥伴們不用擔心,我會在第二線提供最大支援跟協助,也因此每當合作夥伴們彼此間因誤會產生分歧,來尋求我協助時,我從未說不,針對玟學的風波,實際的背景是當初我支持顯智出任黨主席,其他黨內同仁也都抱持相同看法,而顯智也答應永明接下來在選對會中會提名他做選對會委員,沒想到最後投票出來的結果與當初設想完全不同,也正是因為這樣子,造成兩方彼此間的誤會跟歧見,而這件事將有可能讓本來就已非常辛苦的顯智,在黨內夥伴間造成進一步分裂跟歧見,也正是因為這樣子,當他希望我出面能夠化解與永明間的紛爭時,我在中間極力協調,也在事後針對夥伴間情緒與彼此間的立場所產生的歧見,希望大家能夠了解彼此的看法與情緒宣洩,這件事的背景就是如此,雖在私下聊天的過程中,對於當初彼此間的互信基礎被破壞這件事,許多同志都有很多情緒跟不諒解,但我可負責任地說,在任何公開場合上或在整個黨務進行上,我從未對玟學個人有任何攻擊或排斥,我想法無他,都是希望大家能在情緒宣洩後,回想起我們當初共同在一起努力的價值,繼續團結合作。

Q4:為何表示前後任2位黨主席開決策會前都該去找陳惠敏,是否透過代理人方式干涉黨務?

A4:外界這樣子的猜忌跟影射,事實上是真的不了解時代力量內部實際運作狀況,這件事的背景就如同我剛所說的,在2019年年初時,希望黨內走獨立自主路線的夥伴們希望能共同合作,也正是因為這樣子,無論是對於顯智、永明還是惠敏,我都跟他們說,大家有不同想法多溝通,而在接下來決策委員會很多事的討論上,當這件事因溝通不順暢而造成歧見時,無論是顯智當黨主席還是永明當黨主席,事實上都會非常辛苦,也正是因為這樣子,我希望顯智、永明跟惠敏,他們3位在黨裡面的決策扮演比較關鍵角色的夥伴們,針對任何重要的議題,彼此間都能多溝通,否則的話,若存在猜忌跟不信任,無論是誰當黨主席,在推動整個黨前進的方向上,都會面臨到非常困難的阻礙。

Q5:真的曾想選過總統嗎?如果是,原因為何?又為何之後作罷?

A5:2019年夏天,時代力量不同的路線歧異,實際上已檯面化,同時黨內也有一些同志對於我在揭露國安私菸弊案上的表現有非常多指責,進而造成退黨風波,我必須老實說當時我真的覺得心力交瘁,後來黨內有一群年輕人跑來找我,他們希望我能夠盡力地撐住時代力量,讓這個黨能繼續向前,當時有非常多各式各樣不同的建議,其中一樣的確是希望我出來競選總統,進而拉抬時代力量的政黨票,但我那時的考慮是怎樣在客觀情勢下,一方面能讓台灣的政治力量面對中共威脅,另一方面讓我們所希望倡議的價值在這次大選中能被討論,進而有實踐的可能性,也因此,最後我所選擇的戰鬥位置是把自己放在不分區名單危險邊緣,希望能因此協助拉抬時代力量的政黨票,而在總統票的選擇上,我也清楚地說明了我認為當時最佳的總統候選人是蔡英文女士,在面對中共外力威脅及香港情勢的情況下,大家應共同把總統票投給蔡英文。

Q6:媒體指出在會議上的錄音曾表示自己在外賺錢、而黨內在內分錢,代表的又是什麼意思?

A6:我一直認為時代力量存在的價值就是我們努力實踐對於選民的承諾,在各式各樣不同的政治議題上爭取更多選民支持,而不是把時間跟精力放在黨內彼此間的猜忌,也正是因為這樣子,當我覺得非常疲憊時,我會希望黨內的同志能了解我們該做的是把餅做大、向外拓展,所謂的「在外面賺錢」指的就是這個意思,時代力量不是營利單位,沒有什麼錢好賺的,該做的就是對外取得更多人民對於時代力量的支持,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內部彼此間歧見的耗損,以及彼此相互爭執各個地方黨部到底要如何分配預算,若分配資源的問題,共同地在公共議題和公共政策上,做到我們對選民的承諾,把餅做大才是我們應共同努力的方向。

Q7:黨內同志指控只要意見與你不一致就會被認為是小綠,導致黨內沒人敢違逆你,是否屬實?

A7:時代力量必須要有自己的堅持、價值跟自主路線,向來是我的主張,也因此我在去年夏天公開說過,時代力量若選擇走小綠路線,我會選擇離開,對於其他不同的想法跟意見,我都予以尊重,但我依然相信台灣社會期待的、時代力量支持者希望的,是時代力量必須要走出自己的道路,至於說黨內沒人敢違逆我的意思,我必須要說真的太沉重了,在許多不同的場合上,我都樂於跟時代力量的夥伴們非常坦率地交換彼此的看法跟意見,做為時代力量的一份子,對於決策委員會最後所做出的決議,我都予以尊重並實踐,這是我在過去這段時間當中在時代力量扮演的角色,也是我對於黨內夥伴承諾的支持。

Q8:會擔心有更多錄音檔內容流出嗎?

A8: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想過,私下跟信任的夥伴彼此間無論是為了要化解歧見,還是希望能夠彼此加油打氣、凝聚共識,宣洩情緒的一些聊天內容會被公開,我的確看到這樣的現象,我心裡很難過,但我不會去猜忌也不會去指控任何人做了這樣的事,我只希望若還要繼續外洩錄音檔的話,能夠從頭到尾把原始內容清楚地還原,我不會擔心這些錄音檔繼續被外洩,我只希望在討論這些事時,能完整地把整個對談的脈絡跟時間交代清楚,我也願跟任何提出錄音檔的指控者在公開透明的平台下,清楚地跟社會大眾說明談話內容、脈絡及當時的情況,我不希望再透過這些去脈絡化、剪接的方式,進一步加深黨內彼此間的歧異跟猜忌!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蘇揆轟「首戰即終戰」說 馬營:不思避戰 對得起人民?
時力錄音風暴…黃國昌:我選總統 蔡會很剉
呂秀蓮疾呼 戰情比疫情緊迫
捷克參院議長將訪問台灣 歐美加澳國會議員力挺
前進南法 我將設普羅旺斯辦事處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