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就沒人知道!」孫德榮指控華納音樂侵權損失億元

·3 分鐘 (閱讀時間)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

記者許瑞麟/台北報導

資深經紀人孫德榮今(1)日召開記者會,指控和華納音樂版稅長期結算不清,甚至想為此成立「中華創作詞曲暨錄音著作權受害者協會」,「這是全台灣音樂的黑洞,我勇於出來打破,但我知道接下來的路非常漫長,是小蝦米對上大鯨魚,我希望有熱血正義的律師和會計師跟我打仗,這場仗會很辛苦但會很有意義。」

孫德榮指出,喬傑立公司歌曲授權給華納,合約從2005年6月1日簽到2008年5月31日,當時因為喬傑立的歌手、偶像劇風靡亞洲,後來還加簽了星馬、泰國、印尼、菲律賓等地,但他從來沒有收到這些地方的利潤。當時陳澤杉任職華納音樂大中華區總裁,兩人感情很好,「那時唱片在走下坡了,我就說5566最後一張專輯不要發了,但他們認為唱片還欠一張,所以把版權的合約無限延長,陳澤杉離開去上海前同意把版權給我,所以他在2018年7月31日發了通知,要所有平台下架。」

結果香港華納音樂仍繼續販售版權,孫德榮發現香港華納授權騰訊的合約為2016年8月15到2018年8月14日,「後來騰訊跟我和解,我是授權台灣華納,香港華納授權給大陸騰訊?大陸騰訊和香港華納的合約侵權我14天。」孫德榮2年來和大陸的音樂串流平台打官司,總計起訴24個平台,包括酷狗、QQ、抖音、網易雲等大公司,且三分之二都勝訴。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

2018年孫德榮開始自己授權處理大陸平台,授權金5年總共250萬人民幣,他指出和華納的分潤,初估4年損失快1億。他於今年9月和台灣華納首次開協調會,但對方一問三不知,他為了避免再度吃虧有錄音,今日記者會也公開錄音檔,他表示,「得到多少賠償金都不會進我口袋,因為我已經衣食無虞。」並強調接下來拿到的錢會捐給遲緩兒相關公益機構。

「我只想得到正義,讓大家知道有很多人侵吞我們創作者的一切,還給台灣創作者很大空間,你把他們血喝完還能給你什麼?以前我們是全亞洲第一,希望讓大家再次看見華語音樂。」最後他喊話,「請華納音樂1月4日前給我正式說明,如果沒說明就會提告,先在台灣提告,再去香港提告,相信倫敦高層有一個月的考慮時間。」

對於一連串的官司和蒐證,身體狀況能否支撐?孫德榮回應,「上天讓我沒死是讓我解決很多事情,我會想辦法hold住,我死了版權就都給華納,沒人知道,但現在版權都拿回來了,只是要討回在華納的收益。」

對此,華納音樂發表聲明,「針對孫先生今日在記者會及媒體所陳述對華納音樂集團之指控,華納音樂集團在此嚴正聲明均為不實。基此,華納音樂集團已委請理律法律事務所採取一切必要之行動,以維護華納音樂集團之信譽與權益。」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
孫德榮開記者會。(圖/記者許瑞麟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