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養米克斯,不買名種貓

政事觀察站

作者:黃文伯(國立台南大學生態暨環境資源學系副教授)

我對貓的感覺,源自大學時代常去學姐家看宮崎駿的電影開始,一進她家,黑貓、三花、賓士、虎斑等等大貓小貓環繞,在安靜中卻存在著熱鬧。自始我便喜歡上貓,喜歡牠們的靈動、慵懶和撒嬌。

從大學時代到找到穩定工作,這期間我一直想養隻貓,但是在生活不穩定,還不知道會在哪裡定下來之前,我頂多看看別人的寵貓、逗逗路上親人的野貓,就不再他想。原因在於自己對自己都還負責不起,何來足夠的能力負責生命?

直到找到教職,在台南定居下來,因為家庭在台北,這時才萌生養一隻貓的念頭。我是在「貓咪論壇南部米克斯出養」的網頁裡,找到我的第一隻貓。當初在成大才出生一個月便被拋棄的四隻小貓,被一位學生好心地照養,我去選貓時,都還沒離奶。

在觀察了好一陣子之後,決定了虎斑麒麟尾的那隻,其他長尾巴的小貓就留給其他人認養。我想的是大家都喜歡正常形態的貓,那何不先選尾巴萎縮的,免得牠沒被挑選而繼續困頓。

摸摸尾巴末端畸形化的尾骨,有如閃電般的曲折,所以牠被我取名叫做「電電」。在斷奶可吃乾乾後,牠來到了我的研究室,幫牠蓋了個紙箱城堡,好奇心重的牠活潑地竄上竄下,一刻不得閒。若真的閒下來了,便是待在桌旁的小籃子裡睡覺,或是夾在我與電腦中間討摸摸。

我的第二隻貓,是源自半夜公寓大樓的住處聽到微弱的貓叫聲。那時電電時不時衝到門口想看,果不其然在大樓露臺上,看到了一隻出生沒幾個月的嬌小黑貓,一眼流膿,體重輕到會飄。牠被放在圍牆上面下不來,旁邊便是三層樓高的深井,和一些散亂的狗糧。

我緊急開了貓罐頭給牠吃,先安置在家中,隔天便速速送到台南啄木鳥動物醫院檢查與治療。牠的左眼已經廢了,經過摘除手術和一個多月的復原,牠彷彿不受眼睛的影響,隨著電電跳上衣櫃,再飛躍至近兩公尺落差的床上。因為牠眇了一目,所以我叫牠「一目」,同電電一樣親人,時時待在我懷裡討摸。

一目是我第一個安葬的貓,從我收下牠,只活了不到半年,便因為FIP發作,腹部積水醫治無效死去。我騎車載著小學三年級的女兒,晚上帶了手電筒和鏟子,一起到泰山往林口某條山路的竹林裡,為牠挖了一個深坑,輕輕將土掩上。

 就這樣,我陸陸續續收養、或撿了許多貓,撿的是一隻叫「黃黃」的流浪橘貓,收養有一隻叫「賓賓」的賓士貓、兩隻分別叫「大黑」與「小黑」的麒麟尾黑貓兄弟。除了大小黑始終不接近人,其他的都與人親近。這中間比較令人傷心的是,只要是浪貓,壽命都不久,即便是身體檢查、驅蟲、飼養在室內,黃黃仍是病死。

我想到一位常幫中途治療浪貓的獸醫師說過,浪貓的壽命平均只有三年,在外面有車禍、傳染病、寄生蟲、食物有一餐沒一餐,就算中途收養下來,也常因之前的困頓,健康狀況都不會很好。然而數千年來被當寵物馴化的牠們,為何得流浪於不存在天然棲地的世界裡,靠命在拓殖呢?

美國一家生物保護研究所的候鳥中心曾在《自然通訊》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家貓每年殺死14億到37億隻鳥類,以及200億嚙齒類小動物。然而當我們思考浪貓對生態環境的危害時,是否也想到誰才是造成生態失衡、單向屠殺的元兇呢?正是那些棄養人!

動物本就有其覓食的本性,我們繁殖出一大堆貓,再棄置於野外,這些貓首先是面臨第一波的生存掙扎,活下來的個體又會對自然裡的動物進行第二波的捕殺。這就像引進外來物種後,在沒有天敵而又能立足於新環境中時,必然的生態浩劫。

生態是一個區域中許多物種經過長時間汰擇演化,在食物網裡彼此交互作用而達到穩定的平衡。一旦有物種「憑空新加」進來,那就像撕裂了穩固的食物網,在連動崩潰的過程下,沒有人能真正推測出最後會剩下什麼。

人類就像不負責任、自以為是的上帝,不停地往生態環境添加新的物種,不斷地撕開食物網既有的網目,一個個空洞出現在物種的關係之中,像是深不可見的傷口持續擴大。從最開始的貓狗,到各種甲蟲、各種爬蟲,到綠鬣蜥、琵琶鼠氾濫成災,至今還是不能大刀闊斧地抑源與收尾。

政府對流浪貓狗的安置始終不願仿效他國拿出一套有效的辦法來實施,而讓人民化身愛媽愛爸,在沒有足夠認知下到處撒糧,這使動保脫離於本應真正關懷所有動物的動保之外,除了毛小孩,其他飼養的動物都未獲足夠的權利。

當氾濫成災時,「移除」的另一個意思,便是「捕殺了事」。台灣因苗木夾帶而輸入了沙氏變色蜥,民國98年對沙氏變色蜥啟動移除計畫,從開始1隻補助20元,隔年降到10元,2013年減到3元,農委會補助嘉義縣府至2014年便花了650萬左右。然而每年十幾萬隻的抓捕,卻是於事無補,甚至入侵到其他的地方。

(圖片引自Yahoo:2014年09月17日中國時報呂妍庭報導)
(圖片引自Yahoo:2014年09月17日中國時報呂妍庭報導)

 人類對自己造成災難的收尾,像是縫合生態的傷口,將那些被我們丟進去、多出來的物種拿出來,猶如修補破開的食物網。但這拿出來的手段,卻是親疏有分,待遇不同。如果要殘忍地移除,那何不一開始就對源頭更嚴謹的把關呢?

我們有良好的防疫檢疫制度,避免經濟生產受到影響,但是在經濟作物之外,生命難道就可以任意輸入?評估和管制機制是否真的足夠妥善?我們到處可見外來的甲蟲、魚類、爬蟲、兔子、老鼠等等在私人家中飼養,棄養也從不間斷。這如同一把把的刀,不停地揮向生態,將食物網的線一條條地割斷。

除了這些動物,在流浪貓狗收尾尚未有成的情況下,很萌很可愛的野生貓類:沙漠貓、豹貓,也基於寵物市場的需求,被獵人不停地從野外抓捕,而離開了牠們原本的棲地,甚至造成族群銳減,瀕臨滅絕。像沙漠貓(Felis margarita)的六個亞種,在1940年巴基斯坦的亞種(Felis margarita scheffeli)已經消失,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早將牠列為「瀕危物種」,但仍時不時出現在某些人的家中。

(圖片引自wikipedia)
(圖片引自wikipedia)

生命不是家家酒,也不是遊戲。人類因為自己的喜好,把生命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就像放生是放死一樣,我們假借所謂的善心,雙手不沾血地推動生命大屠殺。一時感到可愛的心情,可能正是殺死所愛的原因。

像沙漠貓養在人類的家中,極易感染呼吸系統疾病,因為牠要的是極度乾燥的空氣,而我們在濕潤地呼吸下,慢慢地一隻隻殺死牠們。

生命需要被了解,才知道牠的需求。即便我們沒有足夠的知識了解,以牠們所在的原生生態環境便是滿足牠們需求的棲地,那為何我們要幫牠們搬家?讓牠們適應不良而死去,或是咬破其他的食物網,氾濫成災地殺死其他動物後,再來殺死牠?

一個人的力量或許有限,但在抑源與收尾上,個人還是能盡一份心力。對於貓狗飼養,筆者認為個人只要簡單做到一件事即可,那便是「收養米克斯,不買名種貓」的態度。

 動物當代思潮」,跨域討論各項動物保護議題,並與國外經驗相互檢證反省,期使台灣「動物保護學」能持續成熟茁壯。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現代父母最頭痛的事,不再是吸菸毒品…
阿扁快活了!誰快死了?
父親急診確診罹癌 母親痛罵她爛醫生
沒有誠信的軍人年改 注定失敗
別怪女生不理你 你也只愛看正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