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快評】共軍練兵牽動內外政局 國軍戮力戰訓以對

·2 分鐘 (閱讀時間)

◎董慧明

本月4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連續5年以「中央」軍委主席身分,發布軍隊開訓動員令,意味共軍新年度的軍事訓練工作,正式展開。比較歷年訓令內容可發現,有別於過去強調「練兵備戰」、「備戰打仗」、「以戰領訓」、「全時待戰」、「隨時能戰」等以「戰」為重心的論述,今年度更加注重以「訓」為核心的「戰訓耦合」、「體系練兵」、「科技練兵」要求。另外,共軍練兵的最終目的亦從前一年的迎接「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改變為「中國共產黨『二十大』」,顯見必須為「黨」服務的政治基調,從未改變。

除了下達訓令,今年也是共軍試行《聯合作戰綱要》屆滿週年。這部於2020年11月7日實施的作戰條令體系頂層法規,內容涵蓋共軍聯合作戰指揮、作戰行動、作戰保障、國防動員和政治工作。從中梳理中共軍改後,主張聯合作戰、聯合訓練的練兵備戰辯證思維,亦可發現人才緊缺、科技發展受阻問題,已成為其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新「三步走」戰略,以及實現「2027建軍百年目標」最大的矛盾障礙。前者攸關共軍軍隊人力素質結構,後者則影響國防戰力,其提出以「軍事訓練轉型」作為處治之道,後續發展深值關注;尤其共軍各軍兵種的「聯演聯訓機制」,更是評估北京解決軍隊實戰經驗不足、能力欠缺問題的重要觀察指標。

中共對軍隊下達了在訓練中摸索聯合作戰模式,以及確保「二十大」政治任務達成等要求,惟在修正、驗證磨合過程中,仍不可忽略內部激烈的權力鬥爭,以及來自因政治、經濟、疫情多重打擊之國家外部安全因素。這支高度政治化的「黨軍」,不僅被視為維繫中南海政權的保衛力量,更是對外展現強硬姿態的實力根柢。在「以黨領軍」和「黨指揮槍」原則下,共軍的政治參與、角色、立場和作用,將是影響北京今年內外政局的變數關鍵,須審慎以對。

2022年的中國大陸,處於內外交迫狀態,不可預測性較高,擾臺和軍事施壓也勢將愈來愈明顯。國軍官兵除應認清當前敵情威脅,持續戮力戰訓本務,面對臺海和區域安全情勢,亦應客觀析察評估,把握和創造有利契機,確保國防安全。(作者為政戰學院中共軍事事務研究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