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執政百日,臺灣成「地球最危險地區」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at Tidewater Community College, Monday, May 3, 2021, in Portsmouth, Va. Biden and the first lady are in coastal Virginia to promote his plans to increase spending on education and children, part of his $1.8 trillion families proposal announced last week. (AP Photo/Evan Vucci)
圖片來源:AP

4月29日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第一百天,兩天後,5月1日出刊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封面上,出現了一張臺灣的雷達圖,並配上「地球最危險地區」(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這句令人觸目驚心的圖解。

近期有關臺海戰爭的說法甚囂塵上,例如,從中共的「6年攻臺論」,到聲稱中共將在2022年「20大」及冬季奧運後對臺出兵,不僅西方國家學者及智庫作出預測,政治領袖和政府相關人士也紛紛提出警告。但這些預測和警告,並沒有「一語驚醒夢中人」。民調顯示,多數臺灣人民不認為兩岸有爆發戰爭的可能;另有人認為,即使中共武力犯臺,美日等國也不會坐視不救。

臺灣陷入險境,雖不能說與拜登有關,但也不能說與美國無關。「國防靠美國」是臺灣朝野政黨共識,過去臺美有外交和防禦條約關係,美國協防臺灣於法有據,且我與美斷交後,美國仍維持與臺灣之實質關係,並提供臺灣防衛性武器;然而,臺灣的安全處境卻越來越險峻,竟然成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地區」,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拜登在就職百日前夕,發表了他上任後對國會的首場演說,內容聚焦於內政問題,包括列舉防疫、振興經濟和促進社會融合等方面的百日政績。拜登在演說中並沒有提及臺灣,但卻重申在他治下,美國會繼續發展壯大,不會發生「中國成為領先、最強大及最富裕國家」的情況。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在總結與中共的關係時說:「美國歡迎中國競爭,但不樂見衝突。」

我認為,臺灣的危險,就是因為變成了中美競爭的衝突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談到對中政策時說指出,華盛頓將與中共「該競爭時競爭,可以時合作,必要時對抗。」我相信中美2個核子強權,不會爆發一場導致相互毀滅的戰爭,因此雙方會在出現戰爭危機前合作,進行預防性外交和預防性防禦。

然而,中美將長期處在競爭的狀態中,其間不排除雙方有玩「戰爭邊緣遊戲」的可能。我認為,1958年的金門八二三砲戰,以及1996年的臺海飛彈危機,都是中美在玩「戰爭邊緣遊戲」。若臺海未來成為中美遊戲的競技場,臺灣應該思考的問題是:如何避免因中美擦槍走火而受到波及?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4月29日出席國會聽證會指出,若美國表明將協防臺灣,中國將視此舉為破壞區域穩定,該舉動也會讓中國深信,美國執意透過各種方式限制中國崛起,包含運用軍事力量。她認為,若美國表態,會使臺灣與中國的關係更加分離,並使中國全面威脅美國的利益。

海恩斯的說法顯示,拜登政府沒有放棄美國形之有年的「戰略模糊」政策。然而,美國軍事行動的意向不明,讓「棄臺論」有了發揮空間。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葛拉瑟(Charles Glaser)4月28日投書美國《外交事務》期刊,聲稱臺灣不是美國的重要利益、美國應重新思考東亞政策的優先順序,並實施縮減(retrenchment),包括重新部署在印太地區軍力,以及結束對臺灣的承諾。

美國在歐亞地區的盟國,也意識到臺海情勢的嚴重性。美日峰會在時隔52年後,首次在會後聯合聲明提到臺灣;英法德等國亦紛紛派遣軍艦前來亞太為美國「助陣」。但盟國對於如何因應美國在臺海的軍事介入,也是舉棋不定。雖然日本正研議如何協同美國作戰的問題,但客觀解讀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聲明中的說法,日本應是「視情況而定」。至於美國的歐洲盟國,它們支持的是美國,而非臺灣;它們會在中美選邊,但不會在兩岸選邊。

中共認為,「臺灣問題」攸關領土和主權完整的核心利益,《反分裂國家法》內文亦提到「臺獨」,包括「臺獨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發生導致臺灣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但國民黨反對「臺獨」,執政的民進黨也不會拿「臺獨」挑戰對岸的「紅線」。因此,有關中共是否決定對臺動武的問題,不能只根據一個「假議題」作出研判。

對岸目前雖仍強調「和平統一」,但因從未放棄「武統」選項,故被臺灣視為安全威脅的主要來源。中共堅持「九二共識」,因此民共沒有復談的可能,亦導致蔡政府除了對美「選邊站」,沒有其他的政策選擇。臺灣夾在中美「遏制和反遏制」的鬥爭之間,即使未有「謀獨」之舉,但也有可能因「倚美」而遭池魚之殃。

蔡英文總統在回應《經濟學人》的評論時指出,「中國對臺灣的威脅確實存在,但政府絕對有能力管控各種可能風險,為臺灣建立安全的屏障。」,蔡總統並強調,「只要臺灣人民團結一致、謹慎判斷局勢、堅守民主自由價值,我們一定可以克服挑戰。」蔡總統也期待全世界關心民主自由的國家,攜手合作,共同維護印太地區的和平及繁榮。

蔡總統的一席話,顯示執政當局已意識到臺海形勢的兵凶戰危;而更重要的是,政府應如何正確評估敵我形勢。美國於冷戰時期面對前蘇聯的威脅,學者肯楠(George F. Kennan)就提醒西方國家,不能低估或高估敵人,因前者會滋長「盲動主義」;後者則會產生「失敗主義」,兩者皆不可取、皆會導致最終錯誤的政策。

其次,「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臺灣內部的團結最為重要,但要團結,必須先掃除「認同危機」所造成的臺灣社會分裂。

再次,民主自由是「軟實力」,但無法提供國家安全絕對保障。臺灣必須厚植足夠的軍事和經濟等「硬實力」,才能產生必要的嚇阻作用。

最後,雖說「德不孤,必有鄰」,但外力不足恃。所謂「自助人助」,臺灣只有展現堅強的自我防衛意志,才能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

總之,臺灣要建立安全的屏障,目前看來確是一件知易行難的政治工程。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