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整肅民主派 香港區議員:政府無底線

William Yang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2日針對如何落實「愛國者治港」發表演說後,香港政府23日立即公布《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明訂區議員都必須宣誓,而如有議員在宣示後違反誓言的話,香港律政司司長會提出法律訴訟,在訴訟期間,議員將被暫停職務。一旦法院裁定議員違反誓言,該議員5年內不得再參選。

香港政制及事務局局長曾國衞2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有4名現任區議員2020年在立法會選舉提名過程中被取消資格,所以一旦《2021公職修例草案》通過後,這四名議員理論上會失去區議員的資格。

這4人分別是荃灣區議員岑敖暉丶南區區議員袁嘉蔚丶東區區議員鄭達鴻丶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曾國衞還強調,如果有個別議員曾違反法例,有拒絕丶忽略宣誓丶不符合效忠者,他們在未來5年將失去參選資格。

梁晃維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自從去年他與其他區議員在立法會選舉提名過程中被判失去資格後,他們便預期香港政府可能用不同的手段取消他們的區議員資格。他說:「港府周二揭露的修例細節顯示,他們不希望香港的政治體系中有任何的反對力量,所以往後香港民主黨與公民黨都可能在嘗試參與選舉時,遇到很多困難。」

民主派的現任西貢區議員陳嘉琳也說,自從去年《香港國安法》生效後,香港的區議員便預期港府遲早會將打壓的目標轉移至區議會。她表示,自從民主派在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後,區議員們便相信港府會開始透過不同手段來限制他們的權力。

她說:「自從去年港府延後立法會的選舉後,不少香港人便認定立法會的功能已不復存在,因此我們認為區議會將會成為下一個戰場。對於港府來說,即便他們無法讓所有的民主派區議員失去資格,最簡單能區分出誰是『好的』跟『壞的』民主派議員的方式是透過修例讓宣示的規則變得更嚴格。」

陳嘉琳坦言,雖然在政府公布修例細節後,區議員們也開始討論他們該如何應對,但目前為止,他們都還未達成共識。她指出:「一旦修例通過後,違反誓言將會成為一個罪行,所以很多區議員都有他們自己的考量,但很明顯的,港府希望透過這波修例淘汰掉敢公開發言的區議員。即便我希望能繼續擔任區議員,身邊的人都告訴我現在香港的氛圍,讓擔任區議員變成一個風險很高的選擇。」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系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告訴德國之聲,23日港府公布的修例顯示香港政府將持續對民主派進行整肅,透過各種機制來篩選出一個「效忠政府」的反對派,而港府將握有決定哪位政治人物是否願意效忠特區政府的權力。

「政府底線不斷在變」

梁晃維認為,香港的區議員應該不要花太多時間去研究該如何遵守港府23日公告的修例細則,才能避免失去議員資格,因為他說香港政府的底線每天都在變動,外界也很難真正猜透港府的決策,所以努力去遵守政府出台的新規定,對區議員來說反而是「一件沒意義的事」。

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香港的民主派與公民社會必須明白港府未來不會接受體制內有支持民主價值的反對勢力,所以民主派應該一起找尋未來能延續反對勢力的方法。」

既然未來參與各層級的選舉對民主派來說已不再是對抗港府與北京勢力的有效途徑,梁晃維表示,公民社會內的工會丶學生組織與其他團體將扮演聚集理念相同的人的重要角色。他說:「在無法透過選舉與政府的體制去抵抗港府與中國政府的影響後,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可能變得很難預測。相對的,港府未來也很難透過知名政治領袖的動態來預測香港民主派將如何運作。」

梁晃維認為,當民主派在各層級的政治機構內都沒有正式代表時,每個香港人未來都可能成為民主運動的領導者,但是這同時也會讓民主派在組織活動時遇到一些困難。他舉例,自從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開始,區議員在民主派的行動中扮演了連接人民與團體的重要角色,因為區議員能夠在各區搜集人民的意見,讓整個活動能更全面的反映出香港社會的看法。

他告訴德國之聲:「但是當民主派在各層級的政治機構中都沒有正式代表時,聚集人民的力量會比以前還困難。雖然我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會持續下去,但是民主派的每個人必須一起決定這個運動以什麼樣的形式繼續發展。」

梁晃維坦言,雖然過去一年多來,不少示威者相繼被捕,不少民主派的政治人物也失去資格或被起訴判刑,但是他認為各界仍應該試著樂觀看待香港的未來。他說:「在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中,香港的公民社會遇到了很多的阻礙,但是香港人仍然找到方法來克服這些困難。我們必須認知到的是,所有民主運動都會有高低起伏,我們現在也面臨很多的打壓。但我相信只要香港人保持著信念與反抗的決心,我們仍能樂觀的看待香港的未來。」

作者: William Yang

責編: 鄒宗翰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