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

文/胡曉平
旺報

奴隸主用嬰兒頭骨做成的碗,碗內壁鍍有銀。鼓也是用人皮做的,鼓槌取自十八歲姑娘的大腿骨,還有人皮做的台燈。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實物和照片,讓同學們見識到了奴隸制度下的舊西藏是最黑暗、最殘酷、最野蠻的。

禮堂前面舞台的正中間懸掛起巨幅毛澤東畫像,畫像下面寫著:「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深紅色的幕布垂掛在舞台兩側。禮堂各窗戶之間的牆壁貼上了寫有毛主席語錄和革命口號的五顏六色的紙條。在這天,學校宣傳隊將推出一台新節目。

接任娘子軍連黨代表

儘管小笛在少年宮時經常登台演出,但畢竟是幾年前的事了。況且這是第一次登上中學的舞台,心中激動而緊張。七月一日這天,學校停課慶祝黨的生日。上午,京峽和同學們拎著各自在教室上課時用的椅子來到大禮堂。

「你今天戴的像章可真好看!」軍宣隊李政委在台上講述黨史時,鳳新開起了小差,扭過頭來欣賞坐在她旁邊的京峽胸前佩戴的毛主席像章。

「我爸爸剛給我的!」京峽驕傲的說。

「誰不知道你爸在空軍呀?」鳳新的口吻帶著嫉妒腔。

「我爸說,空軍一個製造飛行模擬器的廠現在專門生產各式各樣的像章送給官兵。我爸手裡有不少像章呢!」

「真的?那你能不能送給我一個?我家總共也就十來個,還是我爸買來的。」

「行,我明天給你帶來一個。」京峽大方的答應。

京峽家裡的像章至少有五百多個,爸爸小心翼翼的把它們一個個地別在印有毛澤東大頭像的塑膠皮海綿冊裡。像章大部分是鋁質的,因為空軍的工廠裡有鋁,生產像章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也有是用瓷做的,還有竹子的,塑膠的。到後來像章不僅越做越大,可以掛在脖子上,而且越做技術含量越高,有帶螢光的,還有能閃光的。京峽爸爸還經常與他的同事們交換不同樣式的像章。

「一一○中學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彙報演出現在開始!」當京峽和鳳新聊得正起勁兒時,宣傳隊的一名女同學走上台報幕。

「第一個節目:革命現代舞劇《紅色娘子軍》第一場,長青指路奔向紅區。」

「這個節目小笛演吳青華。」京峽向鳳新透露。

小笛告訴京峽,文革前她和爸媽一起看過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在北京首次公演。那時大多數中國人還不知道芭蕾為何物,小笛被那優美的舞姿迷住了。少年宮舞蹈班曾經模仿排練過《紅色娘子軍》中的一些片段,她至今仍記得其中的動作。

「紅色娘子軍」的故事講的是三十年代初,海南島農家姑娘吳青華,由於家中貧窮,被地主南霸天強搶為奴。幾次反抗後,南霸天命人將她活活打死。昏死在地的青華在電閃雷鳴中驚醒過來,遇到化裝成華僑富商的紅軍幹部洪常青和通信員小龐。在他們的幫助下來到革命根據地,參加了一支由勞動婦女組成的戰鬥隊─紅色娘子軍。在戰鬥中,青華因表現英勇,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接任娘子軍連黨代表職務。

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是中央歌舞劇院根據同名電影改編而成。一九六三年由周恩來總理提議創作,六四年由中央芭蕾舞團首演。作為一個特定時代政治話語的文藝表達,它是在周總理等中央領導人的直接關注下誕生。一九六四年十月八日,毛澤東主席在觀看《紅色娘子軍》之後留下了著名的三句話:「革命是成功的,藝術是好的,方向是對的。」

一九六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人民日報》刊登《革命文藝的優秀樣板》一文,確定為樣板戲的文藝作品只有八個,它們是京劇《紅燈記》、《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奇襲白虎團》,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白毛女》,交響音樂《沙家浜》。

從七○年開始,八個樣板戲被拍攝成影片在全國放映,使之得到普及。人們模仿八個樣板戲中的片段,在各種場合下進行演出。

深紅色的幕布拉開後,隨著廣播裡小提琴傾訴般的主題音樂響起,小笛穿著一身破爛的紅色布衣褲,以吳青華那著名的亮相動作「足尖弓箭步」出現在台上。

京峽和鳳新停止了聊天,屏住呼吸、睜大眼睛盯著台上的小笛。她那高挑的身材,優美的舞姿,尤其是「倒踢紫金冠」造型,絕對是專業舞蹈演員級的,贏得台下觀眾一片掌聲。從這以後,小笛在班上多了個綽號:吳青華。

一九七一年春節,芭蕾舞電影《紅色娘子軍》上映後,成為會跳舞的女孩子最愛模仿的劇碼。小笛更是百看不厭,從一個電影院走到另一個電影院,她的舞蹈也越跳越好,參加了學校和區裡組織的數次演出。

奴隸制度下的舊西藏

上午學校慶祝黨的生日活動結束後,下午在指導員的帶領下,同學們步行到民族文化宮參觀西藏展覽。從學校走到民族宮可不近,有五、六公里路程。

在這個展覽上,展出了舊西藏奴隸主鎮壓奴隸使用過的殘酷刑具,比如:站籠、腳銬、脖子枷、用於挖眼睛的石頭帽和尖刀等。還有奴隸主用嬰兒頭骨做成的碗,碗內壁鍍有銀。鼓也是用人皮做的,鼓槌取自十八歲姑娘的大腿骨,還有人皮做的台燈。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實物和照片,讓同學們見識到了奴隸制度下的舊西藏是最黑暗、最殘酷、最野蠻的。

參觀完展覽後,由於和其他同學不同路,京峽只好自己乘公共汽車回空軍大院的家。當她推開家裡的門時,就聽妹妹京梅大聲喊道:

「大姐,你看誰回來了?」

「回來啦!我們可正等著你吃飯呢!」爸爸微笑著迎向京峽,隨即招呼兩個孩子坐到飯桌前,飯菜是京梅從食堂打回來的。

「今天是星期三,你怎麼有時間回家?」京峽說著夾起一塊番茄炒雞蛋裡的雞蛋放到嘴裡。爸爸仍在微電機廠當軍代表,平時只有週末回家。

「我請了幾天假。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叔叔來信說奶奶將在這星期六到北京。我明天回百萬莊的家收拾一下,奶奶住在那裡方便些。」爸爸臉上掛滿了笑容。京峽家所住的八號樓,廚房、廁所是幾家共用,對奶奶來說確實很不方便。

「毛主席萬歲!」京梅舉起右臂歡呼道。這句口號成了孩子們高興時的口頭禪。

「那我們全家是不是都搬回百萬莊住?」京峽期待著爸爸做肯定的答覆。

「是的。先讓奶奶好好休息幾天,我下星期到育紅小學給京梅辦轉學手續。」(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