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尼泊爾大象的命運?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喜馬拉雅山山區,騎著大象穿越茂密的森林,讓許多遊客第一次看到林中的各種野生動物。

在奇特旺國家公園(也譯奇特萬國家公園,Chitwan National Park),他們可以觀賞到信步的老虎、豹子以及獨角犀等動物。

奇特旺國家公園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地址。多年以來,騎大象遊覽野生動物園吸引了大批遊客,也給當地人帶來可觀的收入。

然而,新冠疫情衝擊旅遊業,一些大象遊的業主甚至被迫賣掉自己的大象。

蘇曼(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他是當地一家酒店老闆。幾十年來,為到國家公園來的遊客組織野生動物遊。

蘇曼從八十年代末開始經營這個生意,一開始從尼泊爾富人手中租大象。很快,他賺到了足夠的錢,從印度買了2頭大象。

蘇曼表示,這裏的森林很適合大象遊,遊人可以充分利用旅途觀光和欣賞稀奇的野生動植物。

「養大象開銷很大」

一頭成年大象一個月可以給主人帶來1250美元(大約8000人民幣)的利潤,這對尼泊爾這個喜馬拉雅山麓小國的人來說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但疫情切斷了他們的收入來源。隨著旅遊限制和遊客減少,像蘇曼這樣的許多野生動物遊業主被迫賣掉自己的大象。

蘇曼說,養一頭大象開銷不小:包括食物和醫藥。如果疫情長期持續下去就很難承受這些負擔。

蘇曼一個月僅餵大象的開支就接近1千美元。在收入開始減少後,他決定把其中的一頭大象賣給印度的一位買主。

賣大象雖然賺了點錢,但錢很快就被用於其他開銷:償還貸款、支付員工工資以及維修等。蘇曼說,關鍵是沒生意。

大象是我的朋友

但對蘇曼來說,大象並不僅僅是他用來做生意的一個工具。

「大象一看見我就會出聲,當我餵它水果或是菜花時,它也會有所表示,」蘇曼說。

儘管專門有人負責照顧大象,但蘇曼只要有時間都會去看他的大象,並與它們互動。

蘇曼自豪地說,他的那頭大象特別勇敢,甚至不怕老虎。比如,通常大象如果感覺到有老虎時會發出聲響,不願前行,但他那頭大象會聽從馴象師的命令,訓練有素。

蘇曼說,他賣掉的大象最終可能會成為富人的寵物,或印度寺廟中的神象,參加各種儀式表演。

他還說,在賣掉一頭大象後,另外一頭大象明顯出現緊張焦慮跡象,好幾天時間才恢復過來。

尼泊爾野生動物園前景如何?

尼泊爾經營旅遊的人生意近期復原不抱什麼希望。據尼泊爾移民局的統計,同2019年相比,2020年來尼泊爾的遊客下降了80%。這一數字與1986年類似。

和蘇曼一樣,許多野生動物之旅的業主把大象賣給印度人,這違反了瀕臨危險物種貿易法律的規定。

尼泊爾和印度都是全球《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簽署國,該公約禁止瀕危動物的交易。

「奇特旺聯合大象合作有限公司」董事長提瓦利介紹說,新冠之前有55頭私人大象,現在只剩下35頭。 他希望尼泊爾政府能為大象專闢「散養區」,並為經營大象遊的人提供貸款,幫他們度過難關。

但尼泊爾政府說,他們不允許役用大象在受保護的森林區覓食。官員們還加強警戒,以阻止大象越境易手。

在印度、斯里蘭卡和泰國等許多國家,人們利用圈養大象招攬遊客,但新冠讓經營者的負擔變得越來越沉重。

「我今後再也不會買大象了」

近年來,野生動物遊的經營者也面臨動物權利組織人士的壓力。一些活動人士呼籲改善大象的待遇,而另外一些人則希望全面禁止騎大象旅遊的項目。

蘇曼表示,過去一些馴象師總認為只有鞭打大象才能讓它們聽話,但現在已經發生了很大改變。

蘇曼說,馴象師已經接受培訓,要有愛心。但蘇曼認為,要想滿足動物活動人士的所有要求不太可能。例如,他說,如果不給大象上枷鎖,並關在棚子裏,它們會逃走。

但蘇曼也說,動物保護人士的宣傳已經奏效,越來越多的遊客已經拒絶他提供的騎大象旅遊。

奇特旺的一個主要旅遊點已經推出徒步跟隨大象的觀光遊。

蘇曼說,「我今後也不會買大象了,」「將來我們的旅遊業會出現重大變化,不會再用大象去做野生動物觀光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