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清零」是否可能?有無先例可循?

·6 分鐘 (閱讀時間)
核酸試子
測試、疫苗和藥物是結束大流行疫情的關鍵

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什麼時候結束現在沒有確切答案,卻可以肯定會結束,那時,導致新冠肺炎的病毒和它的無數變異毒株還會存在嗎?

即使感染病例降到零,致病元兇會不會繼續潛行隱身於自然宿主,在動物間傳播繁衍,與人類並存,伺機重返人間?病毒有沒有可能「清零」?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科學家認為,新冠病毒很可能將與人類長期共存,新冠肺炎基本上沒有可能被完全消滅(eliminate),遑論根除(eradicate),至少在可以預見的將來。

疾病的根除多年來一直是科學界的爭議話題之一。根據目前廣泛使用(包括WHO)的定義,根除是指「通過努力將世界範圍內因某一特定媒介造成的感染發病率永久減少為零」。

Woman in hospital bed
Woman in hospital bed

根除疫病的定義和標凖

按照這個定義,迄今為止,所有與人類長期糾纏並存的致命傳染病病毒,被根除的只有天花,僅此一例。20世紀全球有3億到5億人死於天花。

1977年索馬里出現最後一例天花感染,1980年世衛組織宣佈天花根除;2001年肯尼亞出現最後一例牛瘟感染,2011年世衛組織宣佈牛瘟根除。

國際社會曾經發起根除瘧疾、黃熱病和雅司病(熱帶莓疹),失敗;正在努力根除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痺症)和麥地那龍線蟲病,勝負難料。

Banner
Banner

確定一種傳染疾病是否被根除,除了全球永久性零感染率,還有還有四個基本要素

  1. 病症是否容易識別或確診?早識別早防治,利於奪得先機。瘧疾之所以迄今仍與人類共存,一個重要原因是確診/識別的技術要求較高。1950年代全球消除瘧疾戰役以失敗告終,瘧疾至今仍與人類並存,測試和確診的技術複雜性是原因之一。

  2. 是否存在病原體自然宿主或非人類媒介(或兩者皆有)?天花病毒兩者皆無。即使消除了病毒的人際傳染,如果這種病原能潛伏於自然宿主或野生動物媒介,從動物跳回人群導致疫情死灰復燃只是時間問題。薩斯(SARS-CoV)病毒就是一例;即使人際傳播已經被消除,但病毒仍在野生動物身上寄宿、繁衍,因此仍未根除。以蚊子為宿主、媒介的登革病毒是另外一例。

  3.  是否有疫苗?是否有其他阻遏傳播的方式?疫苗接種對於防控疾病流行至關重要。

  4. 是否有地域制約?一些局限於特定地區的傳染病,如可以致殘的麥地那龍線蟲病幾近被根除,難以全球傳播的地域局限是一個重要因素。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痺症)、瘧疾、麻疹、風疹等WHO致力於根除的傳染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期間不受地域限制,但越接近徹底消滅階段地域制約因素越突出。

Banner
Banner
.
.

天花和牛瘟是先例還是例外?

天花困擾了人類至少3千多年,直到 1980年5月,天花病毒與人類並存的時代告終,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天花被徹底消滅。

在惡性流行病毒領域,消滅天花是第一、唯一的「人勝天」案例,成為其後人類與病毒博弈時可供資鑒的先例、原型。世衛組織確認的另一例被根除病毒是牛瘟,到目前為止只限於牛群中傳播。

天花被徹底消滅,有三大要素:天花疫苗的有效干預;能夠及時發現感染和疫情苗頭,凖確預測事態走向,據此制定干預計劃;天花病毒在自然界不存在,沒有自然宿主和動物媒介,因此不會出現動物向人類傳播導致疫情反覆的情況。

這三大要素在其他惡性疫病殲滅戰中也起到決定勝敗的作用。

病毒
病毒

根除新冠肺炎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從全球角度看,與封鎖隔離、社交間距、消毒液和口罩等其他非藥物干預相比,普及接種疫苗是最務實的抗新冠方式。

但對於徹底鏟除、消滅新冠病毒,不同疫苗的效果不同。有些疫苗對防止重症、死亡十分有效,但在阻止病毒傳播擴散方面卻效果不大。

先例之一是流感疫苗,需要針對病毒的變異經常升級、改進,不足以根除流感傳播但可以有效控制病死率。

及時、凖確診斷和識別,盡早發佈預警,現在、將來都是根除新冠病毒的關鍵,具體包括迅速普及新冠測試、改進診斷技術等。

在根除病毒道路上,目前存在的障礙,全球疫苗和免疫聯盟(Gavi) 認為,一個是無症狀和輕症感染使確診和識別難度增大,另一個是疫情終結後新冠病毒從自然宿主、動物或其他渠道再度向人群傳播。

後者是實現新冠病毒「清零」、滅絶的最主要結束障礙,Gavi說。

即使確定新冠病毒已經被徹底消滅而實驗室仍可保存科研用病毒標本,仍存在標本洩露的風險,也是一個潛在障礙。

「後疫情」世界可能出現的情況之一是新冠病毒(和/或其變異毒株)在全球與人類長期並存、共處,猶如流感、瘧疾。

graphics
graphics

《自然》雜誌2021年2月發表一項科學家問卷調查結果,稱大部分接受訪問的科學家認為新冠大流行最終將轉變成地方性的流行病,殺傷力也會逐漸減弱。

尼基·菲利普斯(Nicky Phillips)在文中指出,無法根除新冠病毒並不等於人們將長期生活在患者死亡、重病和社交隔離、出行限制等非常態狀況中;與病毒共存的未來「主要取決於人們通過接種疫苗和感染病毒獲得怎樣的免疫力,以及病毒的變異情況」。

「流感和導致感冒風寒的四種病毒都屬於地方流行病,但已經具備的免疫力輔以每年接種疫苗取得的結果眾所周知:社會對季節性流感和病毒性感冒的容忍度足夠,不需要封鎖、隔離、口罩和社交間距。」

新冠「清零」 即使在技術上具備了可行性,實際操作中仍有極大難度。以史為鑒,終結全球大流行疫情、根除病毒病菌,需要世界各地數年一貫的持續有效合作。如果這個目標操作難度太大,也可未雨綢繆,做好持久戰預案,甚至若干備用方案。

病毒不斷變異以求繁衍生存,人類則以史為鑒、以科技為利器與致命病毒角力;教訓中包括防疫、免疫需要全球齊心協力,因為病毒不識國界,抑制和消除疫情需要有規定時限、可以量化、具體明確的目標,以便追蹤進展動態。

天花和牛瘟被根除究竟將成為未來人類與病毒關係的常態,還是終究屬於例外,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適者生存,自然規律,人類和病毒概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