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啟動科技監控 老大哥在身邊

呂昭隆/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大台北都會區的大街小巷早已建置多達10萬隻以上的監視器,若結合靠著手機監控的「天網」,任何人的行蹤都將無所遁形。圖為新北市警政系統的街頭監視器。(黃世麒攝)
大台北都會區的大街小巷早已建置多達10萬隻以上的監視器,若結合靠著手機監控的「天網」,任何人的行蹤都將無所遁形。圖為新北市警政系統的街頭監視器。(黃世麒攝)

衛福部稱「天網」應正名為「電子圍籬2.0」,但衛福部在防疫期間既可以手機追蹤民眾行動,意謂政府已有能力監看特定對象。政府大權在握,趁著疫情,啟動監控大網,演練追蹤科技,未來若有必要,逕行對異議人士監控,並非不可能,民進黨能守得住尊重人民隱私的界線嗎?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去年3月14日公開表示,將使用手機追蹤技術以對抗新冠肺炎,並且宣稱此技術「在台灣測試並極為成功」,納坦雅胡坦承,這是艱難的決定,「在首相任內,我一直避免對大眾使用這些手段,但現在別無選擇。」 經由外電報導,國人才知道政府已將手機追蹤應用在人民身上。

在防疫為重的前提下,民眾多支持政府作為。但手機追蹤技術就像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鑰匙,當政府可以藉此掌控人民一舉一動時,會忍住不窺伺嗎?

以目前技術,天網再加上全台密集的監視器,以及國軍建制的營區智慧型警監系統,的確可做到全民監控。

而疫情是很好的演練機會,國安與情治單位一定會精進統合監視系統,能監控疫情,就能監控異議人士或政治人物,不論是黨內同志或者是反對黨。就像兩蔣時代的非法電話監聽,直到李登輝與陳水扁執政時,一樣偷偷在做,並沒有停止。

監控科技最大爭議就是「是否合憲、合法」。雖然衛福部認為,手機追蹤有《傳染病防治法》的授權,但是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無論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在個人資料的蒐集、處理、利用上,若非取得當事人同意,需要去論述公共利益、國家安全等的必要性。

「老大哥就在身邊」一直是台灣民主化過程中遭質疑的一環,政府應正視外界疑慮,把界線畫得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