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創意太天真

·3 分鐘 (閱讀時間)

阿富汗政權更易,塔利班在美軍撤退後不滿10天,就迅速攻占首都喀布爾。雖說兵臨城下,情勢危殆,但阿富汗總統甘尼無論如何也是一國統帥,理當鼓舞三軍,奮力一搏,方不愧於斯職;未料他竟然在敵軍未入之前,即拋下人民,倉皇遁逃,而且還搜括了大批的民脂民膏,據傳連4輛軍車、1架直升機都裝不下,只能任由鈔票散落在停機坪跑道上。

甘尼雖事後發表聲明,他是為了「避免血流成河」,但明眼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冠冕堂皇的託詞,有如此大量的金錢,甘尼以及其家人、親信,在美國政治庇護下,既可組織個虛位的「流亡政府」,更可以有享用不盡的奢靡生活,國家的災難、人民的流離,何曾會在他心裡留下一絲的壓力和愧疚?

古往今來,類似甘尼這般嘴巴上口口聲聲願為國家奉獻、犧牲,而臨難茍免,只為全軀保妻子兒女夭夭而逃的政治人物,指不勝屈。遠者1895年「台灣民主國」的唐景崧,近者1975年越南總統阮文紹,1986年菲律賓總統馬可仕,都是顯例。此輩的共通特點是,雖然失去了政權,卻可假借名義,在海外以其搜括而得的財富過著「寓公」的優裕生活,幾曾會為國內受苦受難的百姓著想?

阿富汗政府的興替,的確可以給台灣相當大的啟示,但人言人殊,各有見地,姑不具論。倒是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有鑑於甘尼總統棄國潛逃的教訓,主張台灣未來的總統,在就職誓辭當中,必須加上「余必與國家共存亡」的詞句。

施明德的用意頗佳,但是卻未免過於天真。縱觀歷來所有的政治人物,在競選之際、掌權之初,哪一個不是指證山河、信誓旦旦的宣誓效忠國家人民?可就職之後,大權在握,真正能夠實踐其諾言、誓辭的,恐怕百中無一,發誓、賭咒、斬雞頭,對他們來說,比發個「牙疼咒」還要簡單,區區一句空泛的誓辭,怎可能有任何的約束力?看看那些出亡的總統當初不都是手按著憲法、對著上帝發下重誓?更何況大難來時,只有那些真正的掰呆鳥、傻鳥才不會飛走,難道這些狡詐、聰明的政治人物,會如此之「笨」的信守承諾嗎?說不定,早就預作防範,演練了不知多少回的挾貲潛逃戲碼了。

寄望於這些政治人物,是與虎謀皮,比緣木求魚還不可靠,唯有全民警覺,在東窗事發之前已經洞燭機先,知所警惕,以全民的力量監督;未來一旦無法避免兵凶戰危的時候,除了一心抗敵、全力奮戰之外,更要嚴密防範,不容許這些肆無忌憚、引發釁端的人,扯全民後腿、掏空國家財產、拋下人民,自個兒溜之大吉,在海外仰賴著外國的庇護,過其逍遙自在的日子。

回過頭來看看這些國家的下場,避免獨裁者將國家帶上戰爭之路,才是根本要務。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