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譜編成舞 串聯身體與歷史

李欣恬/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家裡的祖譜如何成為一支舞?編舞家董怡芬與舞蹈博士李宗興攜手編創舞作〈我的身體.我的歷史〉,從舞者各自的家族故事出發,表現每位舞者的舞蹈歷史,她表示,「這是每個舞者個人的身體史,同時也可看見台灣的舞蹈發展。」

於是,不管是對家中長輩裹小腳的好奇心,或是關於武術運用的力道,以及家中的客家背景等,都形成舞者各自身體舞蹈的模樣。董怡芬說,每個舞者的舞蹈歷程就像是一座檔案櫃,「我們在舞作裡展示這些內容,觀眾像是在翻閱檔案室裡的檔案,閱讀到這些訊息時,也會再連結自己的經驗,重新整理眼前所見。」

李宗興表示,〈我的身體.我的歷史〉探討身體和歷史的關聯,「在學術上,我們探討歷史、歷史和身體的關係,身體是被保存的歷史,既可以動作,也書寫、表現了歷史。」

董怡芬表示,一開始他們帶著舞者聊基因、談遺傳,並要每個舞者和家人聊家族史,「這些蒐集而來的家族史,會以AI的聲音作旁白描述,保持一種情感上的客觀,舞者的動作和描述的動作,也不會相互對應,在聽覺和視覺上有兩個不一樣的空間,讓觀眾可保持客觀和理性去看待眼前的作品。」

身體的歷史,包括從羅馬時期的神性身體,工業化的標準身體,具有個人特色的個人身體,同時融合了舞者們的家族故事,形塑成舞作的內容。

董怡芬表示,7位舞者在外型的差異上較大,身體則是類似的舞蹈科班背景,「在其中可以看見台灣舞者身體的多樣性,也可以看到台灣舞蹈史的縮影。」演出將於5月6日至9日,在台北「舞蹈空間舞團」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