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當初加入TPP 力保農業5聖域

·2 分鐘 (閱讀時間)
加入CPTPP之後,對農業衝擊巨大。圖為在台北從事高科技業的Sandy(右)和阿霜利用休假日到深溝租田種稻,並在即將收割的稻田中面露愉快笑容。(本報資料照片)
加入CPTPP之後,對農業衝擊巨大。圖為在台北從事高科技業的Sandy(右)和阿霜利用休假日到深溝租田種稻,並在即將收割的稻田中面露愉快笑容。(本報資料照片)

我國已提出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如何保護具敏感性農業品,預料將是日後談判的關鍵議題。專家建議,日本加入CPTPP前身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時,將米、麥、糖、乳製品、牛豬肉等「五大聖域」爭取到排除降稅與實施關稅配額,並以工業部門讓利,換取農業更長的降稅調適期達到轉型。「日本模式」可供我國借鏡。

日本轉型進攻型農業

日本加入TPP的協商階段,時任首相的安倍晉三2013年提出有條件加入,即農林水產品僅82%零關稅,並提出稻米、麥、蔗糖、乳製品、牛豬肉等「五大聖域」,爭取到敏感性農產品排除降稅與實施關稅配額,日本農業也轉型為「進攻型農業」,反守為攻。

農委會表示,CPTPP延續TPP自由貿易的精神,涵蓋全球13.5%GDP,CPTPP會員農產品自由化(關稅是零)平均比率96.2%。日本與加拿大的農產品自由化比率分別是78.22%與94.19%,若能爭取比照日本或加拿大的農產品自由化比率,將確保絕大部分關稅配額等敏感農產品排除降稅。

盤點方案底線與配套

逢甲大學國貿系教授楊明憲表示,日本農產品自由化比率僅78.22%,個別品項最長降稅期21年,然而日本工業部門自由化比率高達96.8%,是以更大的工業自由化來換取農業自由化的降稅調適期。可見加入CPTPP的談判不只是針對農業部門,工業與服務業部門都得一起談。

楊明憲說,台灣本身要先盤點品項關稅讓步的底線與配套。目前台灣實施關稅配額或特別防衛措施的農產品計有20項,如果農業要退讓,我們開放的優先順序是什麼?工業與服務部門能支援多少?這部分沒有所謂標準化的結果,而是牽涉利益交換,更仰賴我方嚴謹的談判策略,但不被國際貿易接受的保價收購就不可再做。

農委會國際處處長林家榮表示,未來農產品自由化的雙邊協商,會爭取敏感農產品排除降稅的待遇;由於現階段才剛提出申請,尚不知會員國對我國關切農產品為何,不過農、工、服務部門之間的支援與利益交換將納入談判內容。

林家榮指出,日本模式是很好的借鏡,我國也將會利用降稅調適期來達到農業轉型,提升國際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