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談心/周治平曝與陳昇一刀兩斷始末 怒飆「有我就沒有他」

·6 分鐘 (閱讀時間)
周治平暌違25年,發行新專輯《中年男子》,他花了十年創作出十首嘔心瀝血之作。(圖/焦正德攝)
周治平暌違25年,發行新專輯《中年男子》,他花了十年創作出十首嘔心瀝血之作。(圖/焦正德攝)

[周刊王CTWANT] 61歲的周治平從助理一路做到製作總經理,後再轉為唱作歌手,是台灣90年代初唱作界的中流砥柱。他坦言40歲就名利雙收,但提早到來的退休生活讓他一度無所適從,精神甚至出了問題;相隔25年發行的新專輯《中年男子》,讓他重拾力量,回顧30多年的人生閱歷,他自曝埋藏多年的往事,「我曾跟陳昇一刀兩斷,滾石曾經想挖我,我說只要有他我就不去!」

上一張專輯在寶麗金發行,當時還辦了一個告別演唱會,頗有退隱歌壇的意味,時隔多年,周治平表示:「不是我自己說要告別的,有種被迫的感覺。」原來當時是和唱片公司合約到期,他自己從來沒說不再發片,「但我這個人也懶散,沒有人催我,心就懶了,感覺自己退休,就不唱了。」

周治平今年1月1日參與民歌演唱會,和許久不見的歌壇好友合作。(圖/焦正德攝)
周治平今年1月1日參與民歌演唱會,和許久不見的歌壇好友合作。(圖/焦正德攝)

他自認個性從容,沒有太大的野心,「我該有的都有,人生好像可以休息了,但一休息下來就不對勁,精神都出問題了。」「偽退休」的每一天,他早上七點起來,澆完花、餵完魚,然後,就沒有然後,他不知道該做什麼,只能發呆,「也沒人找我寫歌,那時候還不流行復古,我是過氣歌手,根本沒人找,也沒有動力創作自己的專輯,每天等人家打電話來找我打籃球。」

他嘆了口氣,「40歲名跟利都有了,是不好的,對人生沒有追求了。」

「一直到人家打電話邀我去北京上班,但還沒有活過來,有事做而已。」說有事做,但其實只是換一個地方發呆,「我掛名製作總監,但每天玩電腦打紙牌,領很高的薪水,卻感覺沒有被重視,開會也不找我。」有不愉快嗎?他笑說:「沒有,領錢很愉快啊,但我好像只是一個神主牌,沒有參與決策,人生沒有意義,整個人快癱了。」

周治平40歲就名利雙收,提早退休,卻覺得自己無事可做,精神快出問題。(圖/焦正德攝)
周治平40歲就名利雙收,提早退休,卻覺得自己無事可做,精神快出問題。(圖/焦正德攝)

後來,朋友找他合夥獨立品牌「草台回聲」,雖然當時選秀節目大行其道,大環境對獨立音樂不友善,但從無到有的過程,他反而有了幹勁,公司草創期,他和幾個朋友自掏腰包,各拿5萬人民幣,「但這樣總不是個事,我們就自己找金主,當時大陸盛行搞電影,聽到你做流行音樂,都不鳥我們。」好不容易談到一個金主願意投資,「被人家東嫌西嫌,一下說公司名字太土、又說歌手陣容太差沒有流量,全部都依照他要求改了,最後人搞消失。」

沒辦法,靠自己吧,好歹也是叱吒一時的歌手,牙一咬,總還能行吧!「朋友要我再出一張唱片,帶著旗下歌手一起弄,2013年我做了三首歌準備要發,東西都弄好了,但是大哥李宗盛出了《山丘》。」不是怕了,而是覺得感動,「他準備得很完整,我回頭看我自己的作品,主打歌就是〈中年男子〉,要寫三段歌詞,但趕著發片,我只有兩段,剩一段只能重複,我自己都不覺得完整,要不再等等吧!」

一等,又是8年過去,今年4月他終於交出滿意的十首歌,61歲的周治平唱著〈中年男子〉,自知做這張片賺不了錢,早已準備好150萬來賠,此時他的心境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周治平將在明年四月辦北中南個人演唱會。(圖/尚時代文創娛樂工作室提供)
周治平將在明年四月辦北中南個人演唱會。(圖/尚時代文創娛樂工作室提供)

遙想30歲出道的壯年男子,周治平笑說,出片的時候已經很乖了,個性的稜角已被打磨得差不多;20幾歲的那個青年男子,才真的目空一切,「我是剛開始當製作人比較臭屁,有點鋒芒外露,講話不太顧忌別人,覺得別人老屁股算什麼。」

他最初在綜一唱片當助理製作,後來轉為唱片監製,做齊秦、楊林等人的作品,當時的主管是陳昇,「就是唱〈把悲傷留給自己〉的陳昇,我唱片做到一半,老闆叫陳昇過來跟我講,說別做了,讓給外面的某老師做,因為說他可以做得更好。」周治平對陳昇發飆,「我很生氣,我跟陳昇說,每次開會交資料給你都說沒問題、收歌你說沒有問題,我進入配唱、混音、編曲你都說沒有問題,我樣樣都照你的要求,結果現在叫我停,我當時對陳昇很不諒解,從此跟他一刀兩斷。」

周治平在幕後製作時,陳昇曾擔任他的主管,他曾因工作上不滿陳昇,放話表示兩人一刀兩斷。(圖/新樂園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周治平在幕後製作時,陳昇曾擔任他的主管,他曾因工作上不滿陳昇,放話表示兩人一刀兩斷。(圖/新樂園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之後,他轉往寶麗金,期間沈光遠曾要挖他去滾石,他斷然拒絕,「我說只要陳昇在我就不去!」他在寶麗金做到製作總經理,有一天,〈吻別〉的作曲人殷文琦和他起了爭執,「我說公司有些事情我管不到,她拍桌子跟我摔門,我走出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決定明天去跟陳昇道歉。」

當了主管之後,才知道這位子不好坐,他笑說:「原本是記者邀約我和陳昇一起去一場活動,我本來說『是陳昇?那我不去了』,跟殷文綺吵架後,我打給宣傳說我去。」

兩人五年沒說話,周治平一去就先道歉,「我之後幾乎每見到他一次就道歉一次,到北京還請他吃飯,陳昇那個人早就沒放在心上,說沒什麼,男人之間道歉很正常,不會斤斤計較。」

周治平從助理製作做起。一路做到製作總經理,後來成為歌手,一路走來,秉持「得饒人處且饒人」的處世態度。(圖/焦正德攝)
周治平從助理製作做起。一路做到製作總經理,後來成為歌手,一路走來,秉持「得饒人處且饒人」的處世態度。(圖/焦正德攝)

他也想起,唱片公司高層曾勸誡他,在這行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的,得饒處且饒人,「前輩說,該收斂要收斂,在外面跟人要客客氣氣,工作上碰到什麼事情,就算是你下屬,最多只是指點不是責罵,大家都不容易。」

這張過後,恐怕今後真的不會再發實體專輯,「這次發專輯,是代表人生的一個階段,當初我走的時候,不是我真的想要跟大家說再見的那一張,這次最後一張實體專輯,一定要有儀式感。」他笑說:「我十首歌做了快十年,下一次如果還有機會再做一張專輯,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麼久。」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女大生懷孕生子丟給親戚養 她「7年後想討回」被拒怒噴:養母哪會真心
罕曬5歲女兒「身高已超過腰」網驚呼 奶茶妹妹曝:有人以為是姊妹
「31歲存5千萬退休」Joeman買千萬豪宅送媽 吐心聲認「沒有很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