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想怎麼吃下烏克蘭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拉了17萬軍人到毗鄰烏克蘭的邊界,連補給線和野戰醫院都準備好了,烏克蘭指稱俄將出兵入侵,美俄打算下個月就此事談談。俄羅斯總統普丁表面上說是因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其實這不是大問題,但也更因此看出了國際政治冷酷的現實面。

俄羅斯4月也在邊界陳兵10萬,形勢在美國總統拜登與普丁會談後緩解,現在俄軍又來了,到底普丁是擺擺姿態製造談判籌碼,還是真想吃下烏克蘭,國際各路專家分析來分析去,基本只能靠猜。因為普丁的思路根本和西方國家不同,2014年時,誰又想得到普丁會在烏克蘭局勢突變時迅速併吞克里米亞?如今再做類似的事,真不可能嗎?

當烏克蘭親歐派壓過親俄派時,普丁不只占領了克里米亞,也支援烏東頓內次克與盧干斯克的獨立運動。烏克蘭東部俄裔多,一直是親俄的,頓內次克與盧干斯克雖說要求獨立自治,其實和克里米亞一樣是受俄國指揮和援助,沒什麼獨立性。

所以,普丁若真想入侵烏克蘭,光兼併頓內次克和盧干斯克是沒有意義的,因為該兩區已是囊中物,併吞只是給個名份而已。有專家認為,至少要占領到聶伯河,重新取得克里米亞的水源才有價值,如此一來,就占了烏克蘭一半國土。但烏克蘭這些年來接受大量的美國軍事援助,可不像2014年時那麼孱弱;而且因為俄國占領克里米亞和煽動烏東分裂,民意對俄國極為反彈,已不再有激烈的親歐vs.親俄之爭。俄軍將會遇到強硬抵抗,即使占領也很難治理,因為民間的敵意必然極深。當年黯然退出阿富汗的慘痛教訓,大家可沒忘記。

俄國出兵的話,除了戰場的耗損與治理的困難外,也要承受國際制裁的代價,最主要的影響是經貿,與德國建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勢必無法啟用。但仔細想想,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並沒有付出太大的代價,普丁被排除在G7峰會外,對他也不痛不癢,事情一久國際社會也默默接受了。普丁或許因而認為歐美只是紙老虎,吼兩聲罷了。

事實上也差不多,因為歐美並不會為了烏克蘭與俄羅斯開戰,英美說考慮派特種部隊和軍事援助,這就是在吼兩聲,想嚇嚇普丁,重點還是要烏克蘭自己打自己的仗。美俄都是核武國,核彈放出來將是人間煉獄,冷戰時再緊張也不敢真開戰,何況是為了其他國家交火,這也許是讓普丁有恃無恐的原因。

普丁的要求是北約停止東擴,並保證未來不讓烏克蘭加入。問題是,北約原本就沒打算讓烏克蘭加入,因為北約是軍事同盟,成員國遭攻擊,其他成員國就有馳援義務,烏克蘭和俄國關係這麼複雜,讓她加入會大大增加北約與俄國軍事衝突的機會,北約並不想捅這個馬蜂窩。

但心中想避險是一回事,被人逼著公開做出讓步,可就顏面無存了,這也會讓歐美標榜的崇高理念大打折扣。其實普丁要的,是歐美承認烏克蘭屬其勢力範圍,但烏克蘭畢竟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歐美不能做出任何把她推入火坑的動作,可要為她上火線也做不到。對於俄國的大軍壓境,歐美的援助頂多是派軍事專家支援,再加上經濟制裁,打仗的事還是要烏國自立自強。這個局勢,怎麼覺得有點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