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新裁決 輕罪無證客更易被驅逐

世界日報
·3 分鐘 (閱讀時間)

聯邦最高法院4日以五票對三票做出新裁決,增加了移民在驅逐出境程序中的舉證負擔,無證移民更有可能因為一些輕罪而遭驅逐,長期居住美國的無證移民更難免除遭驅逐出境的命運。

此裁決是針對已住在美國25年的內布拉斯加州無證移民男子佩雷達(Clemente Pereida),因偽造社會安全卡取得清潔工作被捕,並於2009年被判驅逐出境案;佩雷達指自己所犯罪行很輕,不該被驅逐出境。

佩雷達1995年自墨西哥入境美國,因為偽造社安卡被捕後沒有對「意圖犯罪假冒」提出異議,按內州法律罰款100元;但下級法院根據州法,指此罪屬「道德敗壞」罪行,判決將佩雷達驅逐出境。

下級法院的裁定同時代表的是,佩雷達沒有資格上訴要求司法部長以他美國公民兒子和家人將受影響為由,取消驅逐出境;司法部長有權酌處是否取消驅逐出境,但若申請上訴者被裁定犯有「道德敗壞」罪行,司法部長就沒有酌處權。

由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代表撰寫的最高法院多數意見表示,佩雷達有責任表明,他的案子事實上並不構成「道德敗壞」,而他沒有做到這一點。

佩雷達反駁表示他的罪行很輕,不屬於「道德敗壞」這一類,若要舉證應該是政府的責任;佩雷達的論點未被最高法院接受。

最高法院的裁決將舉證責任加諸在無證移民佩雷達身上,不僅讓無證移民更難獲得司法部長的特別批准,打從驅逐出境程序一開始,移民也將更難替自己辯護。

代表三位持不同意見的大法官布萊爾(Stephen Breyer)寫道:「不同州的各種輕罪數量很大、認罪協議在很久以前達成、州紀錄粗略、早就離職的州官員記憶很難周全,都增加了移民程序的處理時間和複雜性,其真正的風險,就是讓移民法的執行變得不公平且難以預測。」

曾擔任歐巴馬政府國安部長資深顧問的史丹福大學法學教授谷登塔(Lucas Guttentag)表示,此裁決將形成一條「單向道」,無證移民將更可能因一些很輕的州犯罪遭驅逐。

康乃爾大學法學教授葉爾羅爾(Stephen Yale-Loehr)也同意表示,最高法院裁決「增加了移民在驅逐出境程序中的舉證負擔」。

此案持多數意見的五位大法官均是保守派,包括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湯瑪斯(Clarence Thomas)、艾里托(Samuel Alito)、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戈薩奇。

三位持反對意見的大法官均是自由派,他們是大法官艾琳娜·凱根(Elena Kagan)和薩多馬友(Sonia Sotomayor)和布萊爾。

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因此案去年10月辯論時尚未成為大法官,因而沒有參加裁決。

超人氣
Fed主席鮑爾談話市場失望 3大指數暴跌
拜登讓步!個人年收入8萬、家庭16萬以上 不發紓困金
89%美國人「疑中」 想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