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著微光奔馳 |陪你一哩路 視障田徑夢|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假如雙眼看不到,您還能又跑又跳嗎?台中啟明學校,是培育視障田徑選手的搖籃,其中15歲就讀高一的吳宜容,更是田徑隊的主力戰將。她體型嬌小身高只有148公分,卻擁有驚人爆發力。2021年吳宜容在亞洲帕拉青年運動會,奪下100、200及400公尺三面金牌,但亮眼成績背後,卻有無數辛酸。因為視力不佳,視障選手就連熱身動作,都得靠教練示範,學生們用「摸」的來學習。而苦練過程中,教練張福生和陪跑員吳農彬,更是一路鼓勵支撐著她為夢想奔馳,熱血又感動人心的畫面,一起來看。

每天下午三點,是15歲雙眼全盲的田徑選手吳宜容,例行特訓時間。這天訓練的課表,是宜容最害怕的緩坡衝刺。視障田徑選手吳宜容說:「跑斜坡、練重訓之類的,比較累的都會怕。」台中啟明學校田徑隊教練張福生說:「兩個配合一下,都偷跑真的是喔,我這次是打算妳破兩百公尺的紀錄耶。」

先天視神經萎縮,眼前只剩下微弱光影,您或許很難想像,對明眼人都深具挑戰的百米賽跑,竟是宜容專攻的強項之一。吳宜容說:「那時候教練問我要不要參加,我就加入,要一直練一直練,有時候都練不會,如果練會了會有成就感。」張福生說:「她算是逆來順受型,也不是苦練啦,反正老師講什麼就什麼,她也不會反駁也不會摸魚。」

採訪這天,宜容正全力備戰,即將登場的全國身心障礙田徑賽,在這場比賽勝出,就能入選世界中學生運動會台灣代表隊,每趟練習她都使盡全力。 張福生說:「宜容妳急什麼,起跑一出去身體就抬起來,抬太快了 越抬越快,而妳頭抬太慢。這樣有聽懂嗎,聽不懂要講喔。」

身高148體重40公斤,宜容身形嬌小,在田徑選手中並不起眼。2021年她在巴林舉辦的,亞洲帕拉青年運動會,100公尺、200公尺及400公尺項目,奪下三面金牌。她看不見世界,卻讓世界看見台灣。張福生說:「當初她個子矮小又可愛,想說來這邊我們可以幫她加一點餐,讓她可以長大一點。不然很可憐,國中了比小學一二年級的個子還要小,如果在十年前,這種選手我不要,矮冬瓜吃飯也吃不下,是要怎麼帶。」

亮眼成績,全靠平時苦練,但功不可沒的還有他。宜容的專屬陪跑員,25歲的吳農彬,同時也是一名視障田徑選手。陪跑員吳農彬說:「我的名字叫吳農彬,我現在是一個全職的運動員,最好的成績是100公尺11秒7、400公尺54秒,跳遠的話最好是5.8米。」

不只陪跑,吳農彬還得身兼教練,兩人合作必須先培養默契。 吳農彬說:「我跟她一開始是比較沒有默契的,真的會她跑她的節奏,我跑我的節奏。我們就先從慢跑開始培養默契,平常做操會聊聊天,增進一下感情。」

陪跑員跟視障跑者間,全靠不到30公分的陪跑繩,牽起彼此唯一的連結。一年多來,吳農彬總在宜容身邊,陪著她在賽場上全力衝刺,視障選手的辛苦與心酸,他全了解。吳農彬說:「視力真的是影響滿大的耶,因為通常做這些動作的時候,要先在腦中想像。但是我們看不到的時候,就無法去想像,身體就更難去做出這些動作。」

先天黃斑部病變,導致色弱雙眼視線模糊,吳農彬付出加倍努力為夢想奔馳。如今的他,是視障田徑男子組,100、200、400、800公尺及三級跳,五項全國紀錄保持人。吳農彬說:「國中的時候,因為視力不好,總是受到一些學生的排擠,但透過這個練習或是田徑,建立起自己的信心。」

台中啟明學校,是國內視障田徑選手重要搖籃,幕後推手是眼前這位鐵血教練張福生。張福生說:「我是84年9月開學的時候,進到啟明學校來代課。那時候啟明學校有一個體育老師缺,想說要不要來試看看,我就問說是教補校還是盲生。我的老師就跟我講說教盲生,我說但是我沒有在教耶,我沒有學過。他說沒關係啦,就邊教邊學嘛,然後就糊里糊塗地進來了。」

儘管看不見,但學生「耳」中的教練,偶爾說話大聲,卻總是充滿耐心,受限於盲生視力,教學第一步得從「摸」的開始。 張福生說:「右手摸大腿左手摸老師的右手,跨出去以後,一起出去,每個動作要連貫,速度才會快啊對不對。現在換你,重心移到右腳來,左腳橫跨就推。」

張福生說:「來這邊給我最大的考驗,就是每個動作都一直在重複。學生很容易忘,而且我們最慘的是寒暑假,回來之後很多東西都要重來。」張福生說:「剛進來像大哥哥,後來像爸爸,現在像阿公了,現在帶宜容好像在帶孫子。」張福生說:「沒人敢教,尤其身心障礙生有功沒有賞,打破還要賠,我們跟他們相處久了,自然而然就沒有感覺他是盲人。我剛進來的時候,常常講的一句話就是,你是瞎子喔,球在那邊你看不到,他們就說,老師我就瞎子,不然我怎麼會讀這裡。」

近30年來,張福生先後培育出多位優秀選手,蟬聯2000年雪梨帕運,及2004年雅典帕運的標槍金牌好手江志忠,2014年仁川亞帕運100公尺金牌得主楊川輝,全是他的得意門生。張福生說:「那時候只單純就是玩啦,就陪他們玩,沒有想到說有機會會上國際。一方面也想說能夠激發學生的潛能,因為盲生我覺得除了眼睛不好以外,其他都跟正常人一樣啊。」

台中啟明學校學務主任王信凱說:「身心障礙,他身體已經有一些缺陷,但是我們覺得,我們不能讓他們因為這些障礙,就侷限他們活動的機會。」一天辛苦的訓練終於結束,採訪小組跟著主任腳步,一探選手們的課後生活。王信凱說:「我們今天主菜有鹹酥雞、大陸妹、炒玉米。」

賽前為了儲備體力,宜容總會逼自己多吃點,但這天卻是例外。吳宜容說:「我平常不喜歡大陸妹,像今天有大陸妹,所以我沒有盛,還是會挑食。」王信凱說:「這些就是我們善心人士,捐贈給我們小朋友的牛奶,我們都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他們又願意這樣提供給我們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營養是足夠的。所以我們常常跟他們提醒,我們的校訓就是感恩惜福。」

記者陳沿佐說:「田徑運動,對視障選手來說,最困難的就是定位。他們必須要日復一日,一次又一次地苦練,才能讓身體記得每一次的動作。」吳宜容說:「今天的目標剛剛聽阿彬學長講,是100公尺12秒9?」張福生說:「我是預計兩百公尺,看看能不能破全國的目標。」

率先登場的比賽,是高中女子100公尺決賽,宜容一開跑就遙遙領先,最終成績14秒36,雖然沒有打破個人紀錄,但已篤定奪下金牌。張福生說:「宜容現在問題在起跑,所以我今天預估是200公尺而不是100公尺,100公尺她的起跑技術還不好,會影響到成績。」

比賽時,張福生教練總是場邊最激動,加油聲喊得最大聲的啦啦隊。張福生說:「宜容加油!宜容加油!」張福生說:「諺蓉快到了,剩20公尺,加油快到了快到了,不要走。」張福生說:「因為他們到這個地方來,陌生的環境比較會有恐懼感,有聽到親人的聲音,會比較亢奮一點,知道有人陪就不怕了,最少精神會比較專注一點。」適時上場,舒緩選手緊張。

張福生說:「你可以深呼吸一下,做一下再丟不用急著丟。一個小孩臉色鐵青,放鬆心情不要緊張啦,緊張什麼啦。」張福生說:「我都期許在求學當中,他們能夠快快樂樂地出來,從事他們喜歡的運動,因為國內對身心障礙運動,本來就很漠視,靠政府已經來不及了。希望社會大眾,有愛心的能夠給一些資源,給這些身心障礙的學生,不管是物質上的裝備,或者是營養上的加餐。不是只有正常的校隊,或者是隊伍需要,我們身心障礙的也需要。」

眾所注目的女子200公尺決賽,選手各就各位,宜容是否能締造新的全國紀錄,就看這一刻。最終成績30秒51,宜容再次奪金,卻以些微差距無緣大會紀錄,但賽後教練卻發現情況不對。張福生說:「怎麼這樣,她起跑跑道我們只能從第四道開始起跑,不能從第三道的起跑線開始,這樣她跑比較長耶。她們起跑給他們第四道怎麼對,不對這樣不對,這樣她跑不只兩百耶。」

不被模糊視界侷限,台中啟明的孩子們,奮力在賽場上拚,勇敢挑戰不怕失敗,期盼再接再厲在體壇發光發亮。吳宜容說:「希望可以拿更多獎牌吧,國際賽之類的,所以還會繼續努力。」張福生說:「再五年六十歲要退休了,所以他們要加油,我自己也要堅持。」

視障田徑選手,眼中的世界,少了光明卻不減精彩,奮戰不懈的精神無畏的勇氣,讓你我感受生命的力量,值得眾人喝采。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