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昌古典新詮》伴君大智慧 狄仁傑應制詩展學問

·7 分鐘 (閱讀時間)
神探狄仁傑唯一傳世的應制詩作〈夏日遊石淙山〉     圖:朱玉昌 / 提供
神探狄仁傑唯一傳世的應制詩作〈夏日遊石淙山〉 圖:朱玉昌 / 提供

[新頭殼newtalk] 【暴紅的條件

現代人熟知的通天神探狄仁傑,頂著破案之神頭銜,幾乎蓋過他曾任大唐宰相的鋒芒,根據正史記載,讓狄仁傑流芳百世的首要事蹟,莫過於說服武則天同意傳位給親生兒子李顯,保住李唐江山的國祚,同時舉薦如姚崇這等治世人才,為唐朝接續的開元盛世鋪出一條明道。除正史外,還留下一部立意深遠的《宦經》力作,幫助後世為官者快速掌握宦海求生的八項原則。

歷史趣味常出於知識分子借古諷今之手,從歷史必然裡細細揀選偶然,讓小小一個點擴散成洋洋灑灑的畫面且活靈活現,狄仁傑的「神探」之名便奠基在此。無論《舊唐書》「周歲斷滯獄一萬七千人,無冤訴者。」還是《新唐書》「歲中斷久獄萬七千人,時稱平恕。」兩書裡的〈狄仁傑列傳〉皆用寥寥字數記下他到任大理寺丞一年查案零誤判達一萬七千人的斷案功績,由此得知,清末流傳的《狄公案》,狄仁傑明察秋毫善於偵案並非憑空捏造,而是於史有據。

神探,非浪得虛名

綜觀明代以降,街談巷議的公案小說主人翁,個個打強權、揭腐敗、伸正義、抒民怨,斷案如神,一樣套路、相同手法。唯《狄公案》一反個案獨立,以三起懸案環環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曲折情節,大獲荷蘭外交官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 )讚賞,高羅佩不但親自譯介給西方讀者,還自一九五七年起,依狄仁傑事件年表,耗時十年新創二十四部系列探案作品,一舉將狄仁傑推上國際舞台,成為西方人家喻戶曉的中國福爾摩斯。

從西方世界紅回華人社會,「神探」畢竟是杜撰的,真實的狄仁傑歷經宰相變死囚,未曾少嘗大起大落的滋味,兩度拜相,如臨深淵、戰戰兢兢,若沒有險象環生的煎熬,何來薈萃《宦經》的智慧。眼下為救無辜,果敢拂逆聖意;遠慮以民為憂,心懷宏觀格局,在武曌篡唐立周時,不似一昧愚忠李唐王室的盲從之輩,他沒有直接反對武后更治,而是在最關鍵的立儲時刻,巧繫唐朝命脈,力排眾議匡復社稷。

詩作新譯

公元七○○年夏天,狄仁傑闔眼長眠前六個月,奉旨隨御駕出遊,寫下目前唯一傳世的應制詩作,這首收錄在《全唐詩》第四十六卷的〈奉和聖制夏日遊石淙山〉,吐詞華美、節奏工整,詩律穩健而出彩,是初唐詩裡的上乘佳作,唯美中不足,鮮為後代學者推崇,原因無二,癥結點就在應制詩的「奉承」二字。

大周久視元年五月十九日 七言〈侍遊應制〉內史臣狄仁杰上

宸暉降望金輿轉,仙路崢嶸碧澗幽。

羽仗遙臨鸞鶴駕,帷宮直坐鳳麟洲。

飛泉灑液恆疑雨,密樹含涼鎮似秋。

老臣預陪懸圃宴,餘年方共赤松遊。

大周「久視」為武則天在位時期的第十一個年號,剛改元完成,鳳心大悅犒賞核心幕僚陪同戶外郊遊,武則天見如畫景緻心曠神怡,宴席間作詩一首,邀群臣齊吟唱和,隨駕出遊作應制詩者有李顯、李旦兩個兒子,姪子武三思,面首張易之、張昌宗兩兄弟,要臣狄仁傑、李嶠、蘇味道、姚崇、閻朝隱、崔融、薛矅、徐彥伯、楊敬述、于季子和沈佺期,總計十六人。

宸暉降望金輿轉,仙路崢嶸碧澗幽。

聖神皇帝的光輝澤被八方,四海一片富貴吉祥的瑞兆,眼前宛如仙境的石淙山,怪石嶙峋,環繞在蒼山間的石淙河匯聚成潭,深不見底。

「宸」一般泛指天子的居所,此處宜指帝王,即武則天。「降望」為向下俯瞰,這裡作澤被天下解釋。「金輿」原指達官貴人乘坐的交通工具,此處指古代命法中的四柱神煞之一,又稱金輿祿,代表富貴吉祥的意思。「仙路」泛指神仙到過的地方,傳說八仙曾在石淙會飲。「崢嶸」形容山勢高峻突出。「碧澗」為碧綠的山間流水。「幽」是深遠的意思。

羽仗遙臨鸞鶴駕,帷宮直坐鳳麟洲。

手持旗、傘、扇、戟的儀仗軍隊,壯觀地護衛著皇家車隊遠道來此,皇上御輦在華美的帷幕映襯下,猶如一座行宮直接坐落在這片仙境之中。

「羽仗」指天子出巡時擔任儀衛的軍隊。「遙臨」是遠道而來。「鸞鶴駕」中的「鸞鶴」本是仙人騎乘的禽鳥,但「鸞駕」是天子的座車,「鶴駕」則為太子的座車,因此「鸞鶴駕」是形容皇家車隊的溢美之詞。「鳳麟洲」是神話中的地名。傳說在西海中央,洲上遍布山川池澤和神藥,住有眾多仙家及成千上萬的鳳凰與麒麟。

飛泉灑液恆疑雨,密樹含涼鎮似秋。

河水湍流沖擊著水面石頭,噴濺出的水花四散飄逸,彷彿天空不斷撒下的纖纖雨絲,穿過綿密地樹叢,感受到一股冰鎮過後的清涼,恰似秋意頓上心頭。

發源於河南省登封市東北太室山北麓九龍潭的石淙河,具有河短流急的特點,河中不少岩石露出水面,當水流撞擊著石面,連續飛濺而起的水花樣似飛泉,亦如天空飄下的雨絲,「飛泉灑液恆疑雨」描繪的正是這層意境。「恆」字是輔助「飛泉灑液」的時間動詞,通「亙」為連續不斷的意思。「疑」字為比喻,作彷彿、好像解釋。「鎮」是修飾詞,因「涼」而涼爽,即「冰鎮」之意。

老臣預陪懸圃宴,餘年方共赤松遊。

年邁的我還能蒙受聖恩伴同聖神皇帝參與這場仙境裡的盛宴,此生足夠了無遺憾地卸下所有塵務,隨著仙人隱遁山林,過個優游的晚年時光。

「預陪」指參與陪同。「懸圃」泛指仙境。在崑崙山頂,是神話傳說中仙人居住的地方。「餘年」為老年、晚年。「共」這裡作連接詞,是跟、和的意思。「赤松」即赤松子,是《列仙傳》中的仙人,為神農氏的雨師。

逢迎有智慧

狄仁傑這首即興的近體變格七律,以「景」趨「奉」的技巧典雅濃重,全詩四聯,三聯捧主一聯輸誠。首聯借壯美實景譬喻因彌勒化身救世的武則天,其聖德宛如山高水深。頷聯彰顯聖駕格局,猶似神蹟展現。頸聯用飛泉、密樹象徵甘露法雨與布施仁政,頌揚聖主為民解憂、帶進希望。尾聯叩謝皇恩,得幸隨侍君側,不枉此生。

文學作品的價值常立於創作者的起心動念,文思泉湧的背後多得是人生的鑿痕,行走萬里路、讀遍萬卷書,將一切內化後訴諸文字的表現才是真實的,後世能激賞李白、憫然杜甫,多數空間是移情自他們的人生作填補,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差別只在看得見想得到和看不見想不到,這首詩作的根結反應在職涯,而仕途的精髓在於「伴君如伴虎」,這就是狄仁傑的大智慧。

詩人簡介

狄仁傑,字懷英,號德英,唐代并州陽曲人。出生官宦家庭,二十八歲明經及第,一生官僚經歷完整,歷任判佐、法曹、大理寺丞、侍御史、郎中、刺史、侍郎、巡撫使、右丞、司馬等職,六十一歲升宰相,四個月後遭誣陷謀反下獄,六十七歲二度拜相,七十歲再拜內史令,同年病逝,追贈文昌右相,諡號文惠。唐中宗復位追贈司空、梁國公,累贈太師,配享中宗廟廷。晚年力勸武則天複立唐嗣,舉薦大量中興名臣,為唐王朝貢獻卓著。現僅存作品《宦經》一部,七律一首。

更多新頭殼報導
球王喬科維奇將遭環球封殺?法國警告沒豁免權 西班牙喊話遵守規定
斯洛維尼亞總理:與台洽互設代表處 力挺台灣自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