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之子李戡:支持兩岸統一理想未變,但我已無法說服台灣人

苒苒 - BBC中文記者
·14 分鐘 (閱讀時間)

2018年3月18日,台灣著名作家李敖因腦癌在台北病逝。他給兒子留下遺願:「中國統一我是看不到了,你要替我實現它。」

李敖出生於1935年時的「滿洲國」哈爾濱,1949年從中國大陸來台,是堅定支持兩岸統一的台灣文化名人。他的兒子、今年29歲的李戡,一直毫不掩飾自己曾受到父親的影響,支持統一,也因此被視為台灣為數不多的年輕「統派」。

李戡曾因放棄台灣大學到北京大學就讀,出版《李戡戡亂記》批評台灣教育引發外界熱議。在提交給北大的申請書中,他寫道:「雖然我考取了台灣最好的大學,雖然台灣是祖國的一部分,但我想到祖國念最好的大學,因為希望我是它的一部分。」

在中國大陸完成本科學業後,李戡繼續到美國和英國求學,後來師從荷蘭漢學家方德萬(Hans van de Ven)研究冷戰歷史,最近剛通過英國劍橋大學博士論文答辯。

但近年來,李戡在兩岸統一問題上的想法逐漸有了一些變化。

他多次在網絡和媒體上批評中國大陸對台政策。2020年1月,蔡英文代表民進黨高票連任台灣總統,擊敗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李戡在新浪微博上發出134個「啪」字,並@國台辦發佈,被認為是在暗示選舉結果打臉中國國台辦,隨後他的微博和今日頭條賬號被封至今。

此外,李敖去世後,許多著作一直遭到中國大陸查禁,也扭轉了李戡的看法。以往李敖在中國大陸正式出版的書超過40本,但在2012年圖書審批慢慢收緊後,目前只剩下三本能夠出版。李戡稱,中國大陸當局不守承諾,一直拖延不讓父親的書通過審批。

李戡說,父親是民族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因為親身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認為共產黨讓中國強大,但也希望共產黨慢慢開放言論自由。他告訴BBC,父親如此堅定支持兩岸統一,過世後卻遭到打壓,書籍被查禁,他為父親感到不值。

李戡在台灣政論節目上的發言近日還傳到了中國大陸,大陸媒體稱他「忘恩負義」、「配合綠媒抹黑大陸」。還有一些微博網民質疑:「李敖之子變『獨』了?」

李戡對BBC中文表示,他仍然支持兩岸統一,但他自己已經沒辦法說服台灣人相信中國當局會信守承諾。

在李敖三週年忌日前,BBC中文專訪李戡,回顧了李敖對他的影響、他作為年輕「統派」的思想變化,也談到了對未來兩岸關係的思考。

以下是訪問實錄(經過編輯與刪節):

李敖的最後時刻

BBC:外界對你父親的標籤有很多,《紐約時報》說他是捍衛自由的反叛狂人,陳文茜說他是繼承五四精神的中國當代知識分子,你怎麼定義你的父親?

李戡:他是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交織、兼容的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例。他透過自己行動證明,這兩個概念不衝突,是可以兼容的。

BBC:現在回憶起你的父親,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李戡:2017年中,我爸爸曾進入加護病房。在加護病房呆久了,會有一些對環境和時間的認知錯覺,他不知道現在在哪,現在幾點,因為在加護病房看不到太陽,插管時一定要打鎮定劑,有時候鎮靜劑難免出現一些副作用。那種情況下,離開加護病房到普通病房後,需要好幾天才能緩過來。

他那時候經常跟我講,醫院的那些枕頭、病服跟棉被都是日本人做的,他不要,叫我拿去丟掉。然後我要不斷地安撫他說這些不是日本人的,你現在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你剛剛離開加護病房,這個東西不是日本做的,是台灣自己做的醫療器材和衣服,他才慢慢地緩過來。

李敖
李敖

其實每次我想到這個畫面,我都想哭。他的潛意識和他的記憶一直都是在1945年前,小時候就看到日本人在他面前耀武耀威,他對共產黨有這麼大的包容跟好感,就是因為他覺得再怎麼樣,共產黨把中國帶領走向強大,至少再也不會發生日本人在中國土地上耀國揚威的事情。

對比他走掉之後,共產黨那樣子對他。對,共產黨,我們肯定你的這些大功勞,可是你對自己人都可以下這麼大狠手,我就覺得你到底要我支持你統一幹什麼?支持統一應該是發自內心的認同,而不是靠著民族大義去綁架。

被打壓的李敖

BBC:你多次說李敖在大陸被打壓,具體有哪些事件?

李戡:主要是兩方面,第一是他的著作跟言論受到嚴重的歪曲和打壓。第二是名譽權受到極為嚴重的侵犯,大陸官方完全是有意地在縱容。

先講言論被打壓,他的很多言論被大陸官方有意地斷章取義。大致上就是,少談自由主義的部分,多談國家統一的部分。其實2005年我爸爸到北京大學訪問那次就是這樣的基調,它偏重宣傳談論國家統一的部分。大概2020年4月,有一個論壇談到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能不能兼容,我覺得我爸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完全可以(兼容)。有人說我爸因為追求國家統一,所以不得不對共產黨有更多的包容,拋棄了本來的自由主義,這完全是胡扯的,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改變。只是在中國官方的管制下,他談自由主義的部分被淡化或者被拿掉。包括他後來搞微博也是,很多東西經常被擋下來,根本發不了。

我最不滿的是對著作的查禁。目前,我爸的著作在大陸只有三本可以出:《北京法源寺》、《李敖回憶錄》還有《李敖自傳》。過去我花了大量的耐心、時間跟誠意跟國台辦的新聞局交涉。他們在權限內完全可以放行,但他們不放行,拿這個來威脅我,來明示暗示我,你李戡必須在台灣做一些什麼,他們才願意幫書繼續通過審批流程。這是我不爽的地方,這是憲法保障的出版權利,我不覺得他們有任何資格拿這個來威脅我,或者當成跟我談判的籌碼。

第二部分是名譽權,我爸的言論是被扭曲的,很多人只看到片段的李敖,還有很多冒牌文章用他的名字去流傳。官方不去管,真的文章不讓出,假的文章被縱容,微博微信滿天飛,造成我爸的名譽很容易被人給曲解,讓他變成出氣筒。大陸有一些網民,他們沒膽上街去反對共產黨和政府,他們就跑來罵李敖,通過罵李敖變了、背叛自由主義來發洩,然後官方也樂於這個現象發生,你們老百姓去罵李敖就好,你們罵李敖儘管罵,至少你不要罵到我們政府部門。

從未考慮在大陸買房

BBC:你曾經說你和父親在中國大陸沒有經濟利益,你們在大陸沒有任何房產或投資嗎?

李戡:什麼都沒有,100%確實的。2005年時他去北京,很多人叫他買房,他完全不考慮。2010年去上海世博,也有人叫他買上海的房子,他也不考慮。

然後因為我到北京上學,也有很多人叫我買房子,那時北京房價已經很高了,但還有一些二線城市,房子看起來都不錯,但我爸也不會買。

李敖
李敖

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知道,2005年在北京買三環內的房子,只會漲不會跌。即便是這樣,我爸都不要,他說不要任何人講我閒話。後來我到北京去,他也跟我講,你絶對不要有任何經濟上的活動,不管要投資、要創業全部不要,所以我現在可以講話很大聲,共產黨沒有我的把柄。

兩岸統一可能嗎?

BBC:對於兩岸統一,這些年你的想法好像有所變化?

李戡:支持統一的美好理想,我到現在都沒有變過。我為什麼支持很簡單,因為這是我爸臨終前對我的交代之一。很多台灣人善意地跟我說,這個時代在改變,過去老一輩的交代你不一定要遵守。但這是我爸對我的交代,我答應過的事情我就要做到。但是,中國統一這四個字太理想化太美好了,我現在發現這終究只是一個理想,現實上我看不出任何一點支持它的理由。

最簡單的例子,從我自己的案例,我發現共產黨很多時候是不講信用的,我問過很多深藍的外省人(1949年隨國民黨軍隊從大陸遷台的族群),包括台灣那些統派團體,包括大陸人,他們全部啞口無言。我說,我爸走的時候,國台辦的人親口承諾會盡全力加速圖書的出版,連這麼簡單的一個要求,他們三年來都可以跳票(開空頭支票)、用盡各種理由去推脫。一個往生者的書都可以嚴防死守、輕諾寡信成這樣,你讓我怎麼相信我今天支持統一了以後,萬一真的統一了,共產黨會遵守承諾?我真的不相信。我說我不相信,你們相信嗎?這些藍的都啞口無言。

我沒法說服今天的台灣人或者台灣年輕朋友說,你們應該相信共產黨,他們已經不一樣了,會守信用,會遵守承諾,我做不到講不出來。因為我自己的案例,我都知道他們不講信用。然後他們會跟你講出一套理由,說他們沒有背棄承諾,是因為你這個不對,你那個不對,所以我們才需要改變。我過去對他們這種詭辯可能還會有一點相信,但是至少通過這個案例我100%不相信。就是說很多情況下,我覺得問題都出在共產黨,不是出在被它指控的人身上。

我覺得我的轉變在於,我認清了理想跟現實是有差距的。我並沒有背棄這個理想,我的改變在於看清了很多時候追求理想,現實中碰到了很多阻力是沒辦法改變的。

BBC:去年民進黨再度贏得台灣總統選舉,許多民調也顯示支持台灣獨立的數字達到幾十年高位。作為台灣的統派,你現在如何看待兩岸統一的可能性?

李戡:我覺得兩岸統一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低的。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和平統一是根本不可能的,武力統一也不可能。而且我不覺得大陸有任何理由說,現在必須要推行武統。我認為大陸也不敢做這樣的事情,中國也要把自己國內問題解決,比如真正脫貧、振興經濟,同時還要緩和中美關係。

所以我覺得會拖很長一段時間。我覺得北京有點非常愚蠢,一直想要凸顯他們只針對民進黨,比如把鳳梨給停了。它想要營造只有民進黨一小撮人在搞台灣獨立,而大部分台灣人是善良的。可是這個方法已經被證明非常錯誤,台灣人才不會認為你在針對民進黨,然後我們就會恨民進黨,就去投國民黨。台灣人會覺得,你這是針對所有人,對這種行為是非常反感的。(大陸官方的)打擊面只針對民進黨,但不是這樣,民進黨817萬票是歷史新高(注:蔡英文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中得到817萬票,是台灣總統選舉史上最高得票數),不可能把民進黨跟台灣人分開來。

北大是一個縮影

BBC:在北大四年,你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李戡:校園內感觸最大的就是,我看到了一些很優秀的同學,他們在各個領域怎樣去規劃自己的前途,我也看到了有些同學的垮台。我讀書的時候正好有反腐運動,看到幾個很典型的同學。比如,他可能經營了三年半,從進到北大起,就想要走團委的路線進到官場。他花了很多的功夫去交朋友,有些人當上院裏的學生會主席,有些人去選校會的主席或者副主席,用了各種機會讓自己的履歷更漂亮一點。但就在大學畢業前一個月,他爸被抓了,一個市長反腐落馬,他女朋友也走掉了,仕途這條路也完全絶緣了,後來他跑去做金融。這種故事我就看了幾個,我覺得這就是人生。北大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我從那裏學到很多東西。

BBC:你在大陸的時候看中國,和你後來去美國、去英國讀書時看中國有什麼區別嗎?

李戡:我覺得視角不同。這種政治相關的文化,在北京是我入門的過程。我到北京去的時候,我承認很多東西我搞不懂,比如我當時不懂什麼是黨委,我們院黨委書記跟院長到底是什麼關係,什麼是共青團,按照行政級別排序,校團委書記對應什麼樣的級別……在北京這四年幫助我對大陸有一些更清晰的了解,這方面我投入的研究非常多。

帶著這些認識,我到國外去的時候才發現,怎麼會問題這麼多。

我到美國的時候還好,因為我在美國念碩士,只待了一年半。然後我到英國去,才發現問題真的很大。(中國)國內那套官僚主義到了國外更是觸目驚心。比如中國學聯,2019年底他們組織中國大陸學生上街遊行,和香港人組織的遊行互別苗頭,但劍橋的中國學生根本不想參加,所以就從其他地方動員人來湊場面,非常難看。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案例更是多不勝數,還有很多大使館出錢辦的座談會。

如果從英國、美國看中國的話,在這方面讓我更覺得目前中國大陸這套做法出了非常嚴重的問題。統戰到最後,完全在撒錢做業績。至少從我的立場來講,我覺得這非常不對。我希望中國可以真的強大,它的強大不是靠著錢去收買人心來的,而是大家會真正發自內心地尊重、喜歡這麼一個國家。

BBC:你有什麼打算和計劃?

李戡:我即將出版一本新書《蔣介石日記的濫用》。接下來希望在台灣學術界找個地方發展,當個學者,同時偶爾可以談一談我感興趣的兩岸問題。先從學者當起吧,我覺得這是我非常熱愛的工作。

(文中觀點不代表BBC立場)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不滿美韓聯合軍演 金與正語出威脅
紓困過後…拜登策劃加稅案
指控違反脫歐協議 歐盟對英國採取法律行動
阿富汗教育部傳禁12歲以上女學生唱歌 外界抨擊「塔利班化」
AZ疫苗血栓風暴擴! 德法西暫停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