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護理師女兒送托遭關切 母泣:到底要被多少人霸凌?

中國時報蔡依珍
·2 分鐘 (閱讀時間)
桃園市公托中心落實高標準防疫規範,定期替孩子量額溫、酒精消毒雙手、活動區一律戴口罩,圖與新聞內容無關。(圖/中國時報蔡依珍攝)
桃園市公托中心落實高標準防疫規範,定期替孩子量額溫、酒精消毒雙手、活動區一律戴口罩,圖與新聞內容無關。(圖/中國時報蔡依珍攝)

平鎮某醫院的醫護感嘆,自己將2歲女兒送托,疫情爆發後保母就承受巨大壓力,其他2位孩子家長頻頻要求保母「拒收」她女兒,保母協會也要求「醫護媽媽」每天回報體溫,傳出第2家院內感染後,更施壓她自己顧小孩,讓她泣訴:「醫護人員到底要被多少人霸凌?」

桃園市社會局表示,疫情爆發後,有委託轄內6區居家托育服務中心,要保母回報收托孩子的接觸史和個別狀況,托嬰中心也一樣,畢竟送托屬於群聚,幼童都生活在一起,要採高標準,但都是善意詢問,絕無標籤化家長身分和職業,坦言可能是敏感時期讓人不舒服,會再加強溝通表達能力,強調不能拒絕收托,若真的發生拒收,將回歸簽約內容,循消費者爭議方式處理。

有媽媽指出,自己是護理師、丈夫是消防員,疫情爆發後,保母協會就頻頻追問自己的保母,回報收托的幼童是否有家長在桃園當醫護人員,隨著疫情升溫,不但2歲女兒要天天量體溫,父母也要每天回報體溫給保母跟協會報告,因保母有收托另外2名幼童,他們的家長也三天兩頭問保母:「護理師為什麼沒有被隔離?」

護理師媽媽說,自己很努力預防,離院前先洗完澡再去接小孩,也都只敢在門口「面交」,孰料自己任職的醫院爆發診間感染後,保母協會竟施壓,不准她再將女兒送托,「聽了眼淚都掉下來!」泣訴照顧確診者的醫護們不但壓力大,也比一般人還要害怕,「只是我們不能選擇逃避!」每天上班踏進醫院就是希望自己能夠順利下班,反問:「孩子不能送托誰來照顧患者?」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出生1月嬰「肛門長菜花」!醫想破頭才知「驚人真相」:阿嬤太會噴
16歲初夜獻陳冠希! 香港嫩模被台灣男友怒爆欠280萬:整容費我出的
尪聽見「妻與子SOD」站門口心碎!「母子戀」調教成功 生下小女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