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組員循環隔離 宛如空中監獄

潘千詩/專題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肺炎衝擊航空業,空姐抱怨在飛機上宛如空中監獄。圖為剛結束飛行任務的空服員,準備通關入境。(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衝擊航空業,空姐抱怨在飛機上宛如空中監獄。圖為剛結束飛行任務的空服員,準備通關入境。(本報資料照片)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下,台灣有3例航空產業人員確診。國籍航空從業人員透露,公司規定機組人員上班都要穿戴口罩、手套、護目鏡,後艙還要穿防護衣,雖然公司有做好防護,但只要有在上班的人,目前都過著無限循環的坐牢生活,宛如身處空中監獄。

空服員小潔今年3月中旬被排到一個南韓來回班。小潔回憶,從南韓返台之前,機組人員突然被通知,剛剛服務員的旅客中有2人發燒,需要全機消毒,全機組員必須下飛機,「突然間大家鴉雀無聲,好像空氣都凍結了。」她說,在等待消毒的時候,整個氛圍被低氣壓籠罩,士氣低迷,因為如果一旦旅客確診,大家都很擔心會被感染或是要隔離。

小潔表示,後來公司要求機組員上班時,務必全程穿戴防護衣、手套、口罩、護目鏡;只是,服務到一個段落要稍微休息片刻,剛把配備脫掉,又會有旅客不時拉開門簾要求喝水,當下讓人感到不知所措,連休息時間都沒有。

「只要疫情不結束,生活就是從一個房間換到另一個房間,其他時間都在飛機上。」一名貨機機師阿明說,飛到外站就是關旅館,若是在三級疫區過夜,回家就要隔離14天,前3天完全不能出門,第4天待命或是上班,從2月起至今一直都在14天的隔離期限內。

阿明感嘆說,有些外籍航空會以6周做為一個循環來排班,前3周好好上班,回家以後隔離2周,還有1周的時間可以自由活動,但是國籍航空沒有採取這種方式。

他認為,儘管上班風險大,飛成這樣還要減薪,但都能坦然接受,只是公司的排班方式讓人覺得「不代表人生只為了上班而存在」,大家都過著坐牢般的生活,無限循環。

我嚴防新冠肺炎
商務來台鬆綁 先居檢5天
肺纖維化到底能不能恢復?張上淳解密
疫情明明趨緩口罩還不解禁?台人曝「真實理由」
萬象舞廳復業 老顧客回流6成 急召舞小姐
台大解封 校外人士「量體溫、實名制」入校

【健康大調查】你的肺部健康嗎?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