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未給巴爾幹入會時程 中俄或趁虛而入

·5 分鐘 (閱讀時間)

歐盟與西巴爾幹地區6國10月初舉行了高峰會,重申了歐盟對東擴的承諾以及這個地區的重視,但對6國殷切盼望的加入歐盟進程,卻不願作岀具體決定,分析指出,這不但令6國失望,也可能提供中俄等強權趁虛而入的機會。

歐盟與西巴峰會 重申東擴承諾

歐盟27國領袖10月6日在輪值主席國斯洛維尼亞的布爾多城堡(Brdo Castle),召開「歐盟-西巴爾幹高峰會(EU-Western Balkans)」,並通過「布爾多宣言」,重申對歐盟東擴進程的承諾,但也表示將根據合作夥伴的改革、公平和嚴格的附加條件,才能對加入歐盟的進程作出相應決定。

宣言指出,歐盟將進一步加強合作,推動西巴爾幹地區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轉型。西巴爾幹國家則重申歐洲價值觀和原則,並進行必要的改革。

歐盟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峰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西巴爾幹地區屬於「歐洲大家庭」,沒有西巴爾幹歐盟就不完整,歐盟執委會將繼續努力推進東擴進程。

儘管如此,歐盟並沒有接受斯洛維尼亞提出的,讓所有西巴爾幹國家都應在2030年以前成為歐盟成員的目標。

不設定目標時間 等待入會國大失所望

英國廣播公司(BBC)駐布魯塞爾記者傑西卡.帕克爾(Jessica Parker)指出,這次高峰會並非對有關歐盟擴大政策作岀決定,只重申了彼此的關係。

西巴爾幹6國包括阿爾巴尼亞、波士尼亞、科索沃、蒙特內哥羅、北馬其頓及塞爾維亞,他們一直渴望加入歐盟,目前分別位於入會進程中的不同階段。

蒙特內哥羅和塞爾維亞跑得最快,已在多年前啟動正式入盟談判;阿爾巴尼亞和北馬其頓還在等待入會的正式談判;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和科索沃則只是潛在的候選國。

不論如何,歐盟上一次批准新成員是2013年的克羅埃西亞,自此之後,歐盟似乎減緩了入會的進程。這次高峰會的結果,令這些等待入會的國家相當失望。

北馬其頓總理柴伊夫(Zoran Zaev)表示,如果歐盟的承諾無法化為事實,「西巴爾幹人民將大感失望,並對歐洲團結與合作的理想造成重大傷害。」

科索沃前外交部長塞利米(Petrit Selimi)對華爾街日報(WSJ) 說:「歐盟擴大計畫在西巴爾幹實際已經夭折,或者至少是處於中斷狀態。」「北歐和西歐國家的政治家,目前對歐盟擴大計畫只是口惠而不實。」

東擴減緩 西巴與歐盟內部各有未解問題

歐盟的決定有其背景,包括巴爾幹地區的問題,還有歐盟自身的問題。

在西巴爾幹方面,已是歐盟成員的保加利亞,對北馬其頓的國名和語言的起源有意見;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之間關係複雜,有些歐盟成員國至今尚未承認科索沃是個國家;蒙特內哥羅和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則尚未實施必要的經濟和司法改革。這些是西巴地區國家加入歐盟前必須面對的議題。

至於在歐盟內部也有他們的問題。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歐盟政治學專家加特瓦(Eli Gateva)向BBC表示,「入會程序可能淪為國內政治的人質。」歐盟在先前的迅速擴張後,某些案例顯示,歐盟的擴大變成移民的另外一種說詞,而這可能助長極右派政黨。

法國則是堅持,在新成員加入之前,歐盟的決策機構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應該先改造。

此外,加特瓦也指出,歐盟目前正和某些成員國就重要議題在角力,主要是波蘭和匈牙利,而爭議的正是最重要的法治問題。這個案件促使歐盟有必要在談擴大問題之前,先釐清他們家裡面的結構性問題。

西巴失望 中俄勢力或趁虛而入

然而,歐盟對西巴爾幹的此種姿態,引發強權可能介入的憂慮。1名歐盟外交官員向BBC記者傑西卡.帕克爾表示,「(巴爾幹)不是我們的後院,而是前院。如果你不在這個地區,就會有人趁虛而入。」

牛津大學的加特瓦也表示,「有其他外國行為者意圖爭奪對這個地區的影響力,比方中國、俄羅斯和土耳其。」

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9月間訪問塞爾維亞時也曾表示:「我們發現…(在巴爾幹半島)也受到來自世界其他區域的影響。」

梅克爾雖然沒有點名俄羅斯和中國,但暗示了這兩國在巴爾幹地區的影響力。歐盟在今年5月間發出一份內部報告,就明白指岀中俄的涉入。

法新社指出,西巴爾幹地區已經成為西方國家和中國及俄羅斯之間的角力場域之一。

斯洛維尼亞在這次高峰會中,提岀2030年為西巴爾幹6國的入會目標,他們相信,有必要對這個地區傳達強烈的政治訊息,以重申歐盟東擴依然是優先要務,而候選國也將入會的希望,視為各國對抗貪腐和追求司法改革的重要激勵。

而在歐盟作岀不設定目標日期的決定之後,可能帶來的危險是,那些等待入會的國家,會開始望向別的選項,而歐盟想要擴大勢力的作為,將會逐漸減退。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榮科:西巴爾幹國家需歐盟遠景 避免戰爭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