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兇嫌精神鑑定醫師沈正哲 晚間突發捍衛名譽聲明

·6 分鐘 (閱讀時間)
殺警案兇嫌精神鑑定醫師沈正哲,26日晚間在臉書發表捍衛名譽聲明。   圖:取自沈正哲臉書
殺警案兇嫌精神鑑定醫師沈正哲,26日晚間在臉書發表捍衛名譽聲明。 圖:取自沈正哲臉書

[新頭殼newtalk] 曾經震驚社會的台鐵警察李承翰殉職案,兇嫌的鑑定醫師沈正哲今(26)日晚間突發然在臉書發出公開聲明,指其所服務的台中榮總嘉義分院內有人惡意中傷他,並爆出院內有性騷擾案件。沈正哲強調,發表聲明是為了捍衛醫院及個人名譽。

前年7月間,27歲的鐵路警察李承翰據報前往處理鄭姓乘客逃票案,在列車上遭鄭某持刀刺中腹部,血流過多失救殉職。台中榮總嘉義分院醫師沈正哲診斷後判定鄭姓兇嫌罹患思覺失調症,一審嘉義地方法院根據沈正哲的診斷報告,判決鄭姓嫌犯無罪,引起社會嘩然。

一審判決出爐沒多久,李承翰的父親李增文吐血而死,李承翰的家人認為,殺警判決無罪,李增文無法接受,含恨而亡,二審改判鄭姓兇嫌17年徒刑定讞,李承翰母親表示,勉強可以接受。

沈正哲今晚的聲明全文如下︰

致本院同仁暨所有醫護朋友之公開聲明

本人101年8月至本院 (臺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就職迄今,已9年有餘,期間受到院長及諸多同仁的栽培及愛護,本人深感榮幸及幸運。因此,縱使長年聽聞本院某醫師 (下稱H)屢次於不同場域、不同對象對本人為諸多惡意中傷之汙衊,本人也抱持避免為本院平添困擾的想法,深信謠言止於智者,百般隱忍。然而眼見謠言越演越烈,本人乃於今年 (110年)10月嚴正向H提出警告,要求H停止此種行為,未料H依然故我,以致於12月21日仍驚動北榮前副院長向本人致電關切。本人不得已,無奈聲明如下:

1、 本人並無於本院附設護理之家亂刷住民健保卡、詐領健保費之行為:

以往本院護理之家住民掛診,常需派遣傳送人員以輪椅、推床將住民送至診間。本人認為此種作法耗時耗力,且在候診區擺放病床亦顯得壅擠、阻礙動線,甚者,許多住民之病況需詢問照顧者才清楚,故本人改採「門診結束後親自到護理之家」之方式進行診療,幾年下來,本人的醫療服務獲得許多護理之家同仁肯定,因此,如有住民之精神狀況需要診治時,本人往往是護理同仁的首選。

但H誣指本人以前述方式亂刷住民健保卡,無論有無適應症皆胡亂開藥,甚至,直指本人如前衛生署台東醫院精神科陳醫師般,詐領健保費。對此,本人嚴正駁斥,本人就護理之家住民所付出之心力,許多院內同仁均清楚明瞭,若H要如此指控,請提出具體證據,逕行檢舉。

二、本人未曾請託院長以奪取教養院診療業務:

本院前前精神部主任曾與臺南教養院合作,該教養院每月約有40-50名個案在主任門診追蹤治療,主任離職後則由H接下門診。然而某日教養院工作人員親至本人診間,表示H某些規矩造成他們執行業務上的困擾,希望將來改由本人診治個案。本人當時回覆:選擇由哪位醫師診療是病患自身的權利,如若真要將個案轉至本人門診,務必向H說明原委。

此後數年,該教養院個案均持續在本人門診追蹤治療,但直至今年,本人才得知H竟造謠指是本人請求院長介入此事而獲得此一業務。首先,在教養院工作人員主動到訪以前,本人並不知道有此項業務的存在,如何去搶?再者,若H認為真有此事,請H直接詢問院長,勿再自行臆造莫須有的謠言。

三、本人從未就H發表之論文有過任何批評:

H向其博士班指導教授誆稱本人認為H並非自己完成論文,進而告發打壓;在某次精神科前輩的聚會中,該指導教授又將上述之不實指控轉述予在座的學界前輩。

第一,本人根本不知曉H何時有什麼文章發表,第二,本人並不清楚要到何處告發這樣的事情。H如有實證,還請提出,以實己說。

四、本人並非只做錢多的業務:

T院某心理師曾轉告本人,H對外宣稱本人斤斤計較,只接能賺很多錢的業務,沒錢的都不做。

本人與H之操守品行、行為作風、對待病患之用心程度如何等,於本院精神部共事過之同仁心中自有評價。請H捫心自問,本院精神部教學等無報酬之工作誰人負責最多?在H剛到本院服務的幾個月後,是否即向醫師助理自述精算過急性病房住院患者住院25日左右病房收益最好?是否有進而常不論個案病況是否穩定,往往25日一到,就希望個案出院或轉至慢性病房以收治新病患,造成慢性病房同仁照顧上的困擾,以及讓醫師助理、護理師疲於臨時協調轉床之情形?即使只是剛來到本院服務幾個月的醫師,也發現H常有類似之行為,請H捫心自問,對於業績、收入等斤斤計較的是誰?

五、本人從未與女性同仁有過「金錢換取服務」之複雜關係,進而獨佔居家治療業務:

今年3月,本院一位護理師反應某醫師長期對其肢體性騷擾,H得知此事後,非但沒有任何同理或關懷,反而與另一名醫師討論起該護理師的外貌與身材,甚至逕自認為兩人是「金錢換取服務」之關係,大言不慚互道「怎麼都沒有找我」、「她你也要嗎?出錢隨便都能找比她好的」等言論,更暗指本人與護理師及另一名女性同仁也有此種關係,始能獨佔居家治療業務。

然而H不知道的是,H先前基於過往經歷 (護理師表示H在前單位進行居家治療業務時,曾發生病患施打長效針後猝死之情事),要求居家訪視之個案如欲施打長效針,需再次完成一系列檢查,否則不願施打,礙於許多居家訪視個案無法配合H之要求,居家護理師才未再找H進行家訪業務。之後因上述所提之醫師涉嫌性騷擾事件,部主任為避免該醫師再與女性同仁獨處,暫且停止其居家治療業務,本人始暫時成為唯一負責居家業務的醫師。

H言論除了物化歧視女性、蔑視同仁以外,H於不明前因後果之下據稱本人與其同個思想,本人深感不適及作噁,並且在此鄭重澄清,本人絕無此種荒唐行徑。

以上聲明內容均有相應之人證或物證,這些年來本人實已疲於澄清,為捍衛本院及個人名譽,未來H如再有任何惡意造謠中傷,本人將採取法律途徑,決不寬貸。倘造成同仁困擾,還請海涵;也謝謝所有曾為此表示支持、關心的朋友。

沈正哲 2021.12.26

更多新頭殼報導
鐵路警察李承翰遭殺害案 鄭姓兇嫌判處17年徒刑定讞
嘉市329忠烈祠春祭 勇警李承翰奉祀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