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論壇】一位代理教師何以含冤而死?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治安事件頻傳,社會大眾紛紛要求政府拿出具體辦法速予解決,然而,今年9月10日嘉義市某國小一位代理教師,向平面媒體投訴,她在9月4日(週六)到學校加班時,發現總務處人員在其班上裝設監視器,向校長表達不妥,但校長認為其班級自開學後,狀況不斷,如果不裝監視器,未來出事,教師要自己處理,學校不會出面,還被校長責難,憤而辭職。代理教師並控訴在七日離職的前1天,還被要求出席臨時教師晨會,向全校教師報告離職原因,認為是上對下的職場霸凌。不幸的,代理教師竟於9月13日疑服大量藥物身亡。

憾事發生,引發各界議論,9月17日,市議員即藉由市議會臨時會議提出臨時動議,要求市府教育處應於十日內向議會提交書面報告,教育處卻遲至11月初才將「嘉義市○○國小代理教師辭職案說明報告」送至市議會,但完全迴避代理教師的死因,議員們遂要求教育處應詳加調查,據實提出書面報告。

行政體系遇事推諉 不尊重教育理念

代理教師之所以堅決求死,咸認與行政體系完全不尊重教育理念,遇事推諉的態度很有關係。例如:代理教師基於維護學生人權反對裝設監視器,後來,更認為校長在晨會的言辭中洩漏學生個資,並向教育處陳訴,但校長矢口否認洩漏學生姓名,僅承認述及某一位學生在幼兒園時,這位學生家長曾執意狀告學校以及要求其他家長賠償,這樣,不就形同洩露學生的身份了嗎?

另外,教育處自承:9月7、8兩日,曾兩次收到代理教師的陳情書,業務承辦人員也於8日電詢代理教師一些細微末節的事情。令人不解的是,為何不由較高層級人員處理呢?甚至,亦可電邀代理教師面晤,並加以鼓勵。基於工作經驗可知,向市府陳情是代理師唯一希望之所寄,也是緊急求救的訊號,教育處卻以一般事務視之,也未能針對陳情的內容詳予詢問。如此消極被動無情,缺乏危機處理的作為,極可能讓代理教師徹底失望,並萌生離世的念頭。

此外,教育處雖於9月11日指派督學赴學校瞭解洩露學生個資的案情,卻僅查證當日晨會的在場教師,以瞭解校長有否在晨會中提及學生名字,然而,晤談了幾位教師呢?如何晤談?督學如何確認教師所言為真?其實,若能主動連繫代理教師,當有助於瞭解當日晨會的真實情形。這種漠視代理教師的行政作為,難謂與代理教師的辭世毫無關係。

一位能針對學校擅自在其班上裝設監視器,鼓起勇氣表示不同意見的代理教師,甚且,對於其在離職之前所遭遇的不平等或羞辱,不畏權勢的投訴媒體以及兩次向教育處的陳情,然而,皆得不到任何正面回應,致被徹底的打敗。此外,在她辭世之後,行政部門更以不著邊際的報告搪塞市議會,更讓失去至親的家屬,因等不到真相,而內心難平。因此,儘速給予逝去的代理教師應得的尊重,是嘉義市政府應該做的事。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