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總理"?默克爾總理任下的氣候保護與災害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2005年11月30日,默克爾在聯邦議院發表她作為新當選總理的首個政府聲明。涉及國內,這位基民盟政治家將重點放在勞工和社會政策;談及外交,她重點關注來自國際恐怖主義和刑事犯罪的威脅,以及歐洲問題。在90分鐘時間裡,她對氣候變化問題措辭極少。涉及氣候保護,她強調技術知識帶來機會,以及德國的 "世界出口冠軍角色"。

其實,20世紀90年代,這位基民盟的政治家擔任了4年聯邦環境部長。在4年困難的婦女及青年部長任期後,1994年,科爾總理出人意料地任命她接替她特普費爾(Klaus Töpfer)任環境部長。

本月中旬,博爾曼( Ralph Bollmann)出版了800頁傳記《安格拉·默克爾。女總理和她的時代》。在他看來,這一任命並非退步,默克爾絕不是一個 "特普費爾糟糕的替代品"。博爾曼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那是媒體當時傳達的形象",與此相應,媒體還將她貶稱為 "科爾的姑娘"。

首次柏林氣候會議東道主

1995年3月底,默克爾在柏林的國際會議中心首次主持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與此後的所有會議不同,當年赴會的世界各國、各地區代表不過數百人,以及數量相當的觀察員。而默克爾,一個受過訓練的自然科學家,發現了自己的主題。

在《法蘭克福周日匯報》編輯博爾曼看來,在柏林國際會議中心的這些日子是 "默克爾真正成為一名氣候政治家的決定性時刻",並還成了善用媒體的警示者。

兩年後,在日本京都召開的第三屆世界氣候大會通過了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目標。於2005年生效的相關議定書被認為是氣候保護方面的一座裡程碑。今天依然如此。而這一發展正好出現在默克爾的環境部長任職期間。

國際舞台上的警示者

所有這些,在2005年默克爾的第一個政府聲明中無半點跡象。然而,她卻迅速成了 "氣候總理"。2007年上半年, 德國擔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並是當年的八國集團主席。氣候是默克爾的主題。3月的歐盟柏林特別峰會和6月的八國集團海利根達姆(Heiligendamm)峰會達成關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實質性決定。

2007年8月,默克爾總理攜環境部長加布裡爾( Sigmar Gabriel,社民黨)訪問北極,把可預見的氣候變化的場景帶到了人們的面前。在《京都議定書》簽署10年後數天,她重返這座日本城市。在大會上,她告誡國際社會全力應對全球變暖:"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那我們就只能眼看著氣候發生巨變"。

不久後,這位德國政府首腦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發表講話時,再次敦促保護氣候。她強調,氣候保護是 "關系到所有人的全球任務"。所有這些都造成了影響:自2007年8月起,媒體越來越頻繁地將默克爾稱為 "氣候總理"。

經濟增長優先

然而,世界金融危機爆發,要求更換排列優先事項。最重要的是,自2009年底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以來,——奧巴馬總統領導下的美國以及中國使此次大會全然失敗——,大國們無意在氣候保護方面扮演先鋒角色。博爾曼指出,"結果,框架條件急劇惡化:許多國家不惜一切代價優先關注經濟增長"。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國際層面少有進展。

國內呢?博爾曼認為,"成績看來不佳"。他指出,默克爾總理從未采取過任何可能會損害其權力基礎或引發經濟震蕩的措施,"即便她對尤其是汽車康采恩的德國高管們不願改變感到惱火, 在布魯塞爾關於廢氣排放限制的討論中,默克爾也始終力保德國汽車工業”。

退核

近16年的默克爾總理時代將盡之時,聯邦政府和基民盟/基社盟在環境和氣候政策方面遭受巨大壓力。即使是日本福島核災難發生後不久的2011年全面退核也不能掩蓋這一事實。因為它後面並無任何宏大方案。

這一點從未像2021年4月底那樣清晰。當時,聯邦憲法法院裁定,兩年前通過的聯邦《氣候保護法》部分違憲,並責成聯邦議院改進。最高法官們給出的理由是,該法將氣候變化的危險推至2030年之後,有損於後代。

氣候保護法制定於2019年。就在這一年,爆發要求更多氣候保護的大規模"星期五為未來 "運動。示威者們常常前進至總理府。

國內氣候政策挨批

在許多批評者看來,德國在減少溫室氣體方面做得太少,不重視太陽能和風能,還將退煤期限定在2038年,實屬太晚。與大多數國家不同,在基民盟/基社盟力主下,德國高速公路無普遍速度限制,流向道路建設的資金仍遠多於用於發展公共交通的撥款。

今春,綠色和平組織領導人摩根對默克爾的柏林歲月做了一個相當痛苦的評定:"在這16年執政期中,德國既未真正推進氣候保護,也未能實現地球真正需要的氣候正義。" 綠色和平組織和聯邦憲法法院的看法很少如此相近:沒有如何在2050年之前真正實現氣候中立的計劃。

現在呢?6月24日,默克爾在聯邦議院發表她可能的最後一次政府聲明。當然,新冠大流行瘟疫是最重要話題。但在19分鐘講話中,默克爾對氣候變化說了很多令人驚訝的話。她談到了 "綠色更新 "和數字化,稱,只有 "綠色經濟 "才能使歐洲 "適應未來並具競爭力"。

她詳細而明確地談到了氣候保護:"這關乎我們星球的未來“。她強調了德國在這一領域的投資和國家的可信度。她稱,11月初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下一次世界氣候大會將顯示 "我們當時的承諾取得了多大進展"。講話結束時,基民盟/基社盟議會黨團向她歡呼。

是她強勢還是他人太弱?

在這一問題上,是氣候總理默克爾強勢,抑或其他政治家太弱?傳記作者博爾曼認為,可能兩者都有。在當下格局中,其他人的弱點 "非常明顯"。博爾曼談到了基民盟主席、下屆總理候選人拉舍特(Armin Laschet ),指出他在相關問題上 "形象不佳",行事笨拙。

不過,博爾曼也提供了另一個視角。他指出,現在,默克爾無意競選連任,自然也無需在實踐中貫徹決定,因而,涉及氣候問題,她盡可以 "使用更強烈的措辭"。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Christoph 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