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沒意志》選擇自主發行 獨立遊戲發行困難點在這幾項

·2 分鐘 (閱讀時間)
《沉沒意志》是一款建構在近未來台灣社會背景的賽博龐克劇情敘事遊戲。(翻攝自熊骨工作室 YouTube)
《沉沒意志》是一款建構在近未來台灣社會背景的賽博龐克劇情敘事遊戲。(翻攝自熊骨工作室 YouTube)

熊骨工作室開發、曾獲放視大賞金賞肯定的科幻敘事遊戲《沉沒意志》,近日釋出Demo試玩。雖然遊戲最終採自主發行,但熊骨工作室負責人張秉華曾聯繫過30多家發行商,他認為時差、語言及歐美生活習慣差異,在與發行商溝通過程中需特別留意。

張秉華回憶,當提案引起發行商興趣後,雙方可能會相約視訊討論。他曾與一家發行商約12時開會,但忘了確認是AM或PM,「我自然以為是中午,結果午夜到家、盥洗完就跳出會議通知,心想:『不是明天中午嗎?』結果發現是我搞錯,還好有趕上開會。」有鑑於此,他後來也特別與對方溝通,希望後續會議約雙方較方便、避免影響作息的時段,「他說好,但下一次寄過來的會議時間仍然一樣,只能開會時一再提醒對方。」

其次是語言問題。張秉華曾與英國發行商開會,「雖然是講英文,但對方很愛用諺語,類似『貓哭耗子』那種,通常很難聽得懂。」有些開會對象還會有口音,「有一次遇到類似中東的口音,真的很難聽懂,會一直請對方再講一遍。」另外有時會聊到遊戲中較為抽象的概念,「你得用他人母語去解釋這些內容,那也變得很複雜。」

張秉華認為發行平台的推薦機制已相當完善,審慎評估後,《沉沒意志》最後選擇自主發行。
張秉華認為發行平台的推薦機制已相當完善,審慎評估後,《沉沒意志》最後選擇自主發行。

 

最後是生活習慣。「西方人真的很常放假。」張秉華舉例,他曾遇過發行商把資料審核完畢,卻因為適逢暑假,「對方說老闆整個暑假都去度假了,要等老闆回來才能回覆。跟另一家談,他老闆可能又跑到另一個時區度假,三方要喬出一個開會的時間。」

「溝通成本太大了。」張秉華認為這些來來回回的過程,基本上都會排擠到開發時間,雖然與發行商合作能夠獲得行銷資源挹注,「但到底能換來多少成果,我相對持保留態度。」在評估過資金與本身的能力後,熊骨決定嘗試自行處理《沉沒意志》的發行事宜,「雖然不見得能比專業的發行商做得好,但我們相信應該有能力做到過關的門檻。」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加碼遊戲宣傳片效益更強大 他說絕對值回票價
獨立遊戲靠第一印象吸睛 提案不找一線發行商藏心機
疫情害遊戲會展多改線上 少了接觸「關鍵人物」機會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