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伏國防部二十年的臥底

·6 分鐘 (閱讀時間)
賀立維博士 退休教授
賀立維博士 退休教授

在最近諸多臥底真相逐一露出檯面之際,我們的國防部也曾出現過一位成功的潛伏了二十年的臥底,他就是我國核武終結者陸軍上校張憲義。

依據已解密的美國中情局官員李潔明(James Lilley)先生,於一九九六年一月十九日,在美國國會的證詞上說道:「當我在台灣服務的時候,我的辦公室有三十五個員工。有一位有關核武方面的內間,在許多年前就被我們吸收。他經由我們官方一代一代的交接下來,被處理得非常細緻,這是很重要的,我們在台灣的核武機構內建立了滲透的管道。我們知道若非經由這個方式- 你實在無法得到任何訊息,也無法以空中攝影獲取甚麼,你必須以人的滲透力才能得到內部情報。而經由這個方法,我們知道台灣正在進行秘密的核武計畫。」

他又說:「一位有經驗的情報員,必須要有能力去研判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工作,若你遇到一個騙子,或是一個沒有生產力的對象,你就要去阻止這件事,或設法將這個人排除掉。」

李潔明先生相片,摘錄自網路
李潔明先生相片,摘錄自網路

在李潔明先生對國會作證後,在稍後的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美國紐約時報的記者,也曾是普立茲獎的獲獎者,提姆.韋納(Tim Weiner),又在紐約時報上報導了一則專欄,名為《冷戰時期一位間諜如何逃離了台灣》(How a Spy Left Taiwan in the Cold),這篇報導詳細的描述了張憲義事件的來龍去脈,他說:「根據一位美國情報官員的透露,一位被美國吸收的台灣軍官,在經過二十年的耕耘,升上了重要的位置,在一個關鍵時刻,竊取了最重要的核武發展情報判逃美國,從此中止了台灣的核武計畫。國際的檢查組織與美國的干預,雖有延遲但無法終止的台灣核武計畫,由於這位長期潛伏在台灣的陸軍上校所竊取的資料,終結了台灣的核武計畫。這件發生在十年前,而且很神秘的事件,雖有報導有關台灣的上校判逃,使得台灣的核武發展受挫,但他的行為從未被美國政府公開的讚許或被詳細的報導。」

讀完這些資料,讓我回憶起一段往事,那是一個寒冬的早晨,就在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一日星期一的上午,我與一些同事們到了辦公室,正準備着十點鐘的簡報會議。

我的簡報稿在幾天前就交給了副所長,他是我們這個研究室的直屬主管。以平常的習慣,他都會在會議前先與我討論會議上要報告的內容,但這一次他不但沒這麼做,而且會議要開始了還不見人影。我去敲他辦公室的門,他的秘書說還沒見到他進來,也沒聽他交代要變更會議時程的事。我的簡報稿還靜靜的擱在他桌上,好像還沒有動過,我們只好在會議室等候。

大約又等了一陣子,他還是沒有出現,秘書打電話到他家但沒人接聽,再打給他台中的老人家,老人家說他上周末並沒有回家。這下子大家緊張了,難道他在周末出遊發生意外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會議只好先暫停,我們幾位同事開車到他的寓所探個究竟,但大門深鎖,他的車子也沒停在裡邊。

當時大家都一頭霧水,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過了沒幾天謎底終於揭曉,原來他帶了大批的機密資料,早已抵達了美國華府,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作證,一五一十的將我國發展核武計畫的內容巨細無遺的向美國國會報告。這下子事情大條了,幾天後美國與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官員,浩浩蕩蕩的開進了我們的實驗室,將我們那座重水式核子反應爐停掉,將我們的核廢料再處理的實驗室也給封掉了。

當時我們朝夕相處的同事們,都義憤填膺的譴責他與批判他,認為他是個賣國賊是個叛國份子。我個人的感覺是,這件事遲早會發生,只是不知道何時會發生,不知道會發生在何人身上而已。而除了核武的機密,當我擔任中山科學研究院計畫評審委員的職務時,每當評審完一項重要的國防武器發展計畫,張憲義也都會以我直屬長官的身分向我索取評審資料,回想起來這些資料是不是也都進了美國的情報網?這位副所長就是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的陸軍上校張憲義。

張憲義的叛逃對我國的損失是無法估計的,除了國家已投入天文數字的研究經費與設備,以及當初所參與無數的資深研究人員,十餘年的心血就因此付諸一炬。還聽説蔣經國總統知道時當場吐血後不久就過逝,很可能是被他氣死了。

張憲義著軍裝的相片,摘錄自網路
張憲義著軍裝的相片,摘錄自網路

當年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兼院長郝柏村上將曾在張憲義參加一個培訓課程的推薦書上寫道:「張上校思想純正,忠黨愛國,品學優良,對研究工作具高度熱誠,富創造精神為一有為科技幹部。」

也摘錄張憲義在此推薦書中的一小段自傳:「72年元旦早晨6時,在 總統府廣場前舉行了一氣氛莊嚴,場面熱烈的升旗典禮。之後在現場作時況轉播的電視記者,訪問一位約五十歲的婦人,問她來年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在電視畫面上,我只見她一面搖著國旗,一面流著眼淚大聲的說,我最希望的是跟隨 蔣總統打回大陸去,看我的老母。我當時亦感動的流下淚來。是的,<神州未復,軍人之恥>。今後大家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當更應發憤圖強,努力建設台灣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再進而遵照 蔣公<三分軍事,七分政治>的遺訓,努力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完成本黨國民革命第三期的神聖任務。」

讀了郝柏村給這位臥底者的推薦理由書,以及張憲義自傳的這一段文字,不知讀者有何感觸?無奈?憤怒?還是對當年樣板教育的感慨?

郝柏村的推薦書,近代史學者提供
郝柏村的推薦書,近代史學者提供
張憲義近照,摘錄自網路
張憲義近照,摘錄自網路

【作者小檔案】
賀立維博士 退休教授
學歷:國防大學理工學院物理系學士、碩士;國家公費留學,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核子工程博士;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博士後人工智慧專題研究。
經歷:曾服務於中山科學研究院、兼任國立中央大學光電研究所、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研究所、高雄師範大學等人工智慧應用課程。
現職:從事人工智慧人才培訓與推廣應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