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籍作家遭中國拘捕3年:健康惡化恐死在獄中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他們不把我當人看,折磨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根據中國法律我是無罪的,」被拘禁在中國的澳籍華裔作家楊恆均,在獄中寫下過去三年的經歷。

周三(19日)將是楊恆均被關押滿三年的日子,他的家人與朋友擔憂他可能會因為無法得到適當的醫療照護而死在獄中。

三年前,楊恆均在廣州機場遭當局逮捕,並被指控犯下間諜罪,但他堅稱自己是無辜的。在被捕前,楊恆均在澳大利亞主要創作間諜題材小說,曾在台灣出版三部長篇小說。

同時,他也是名博主,題材以中國公民社會、政治發展為主,曾經擁有大量讀者。楊恆均有個外號叫「民主小販」,近年作品沒有直接批評中國政府。

他在監獄裡的一份口述聲明中指出:「有時我很悲觀,有時我很樂觀。」這份聲明是在他被蒙眼並被帶回到牢房前所作出的。

否認罪行

楊恆均在聲明中寫道:「我相信,我沒有做他們所說的事情。我知道,我的律師知道,我想法官也知道。」

他稱自己在獄中遭受「酷刑」,並已經歷上百次的審訊,他仍表示自己沒有針對任何指控進行認罪。這似乎也導致了中國持續延後對他的判決,目前楊恆均的判決應會在4月9日前作出。

54歲的楊恆均在被拘留兩年多後,於2021年5月27日在北京舉行閉門開庭審理。他為自己的辯護做了簡短的發言,告訴法庭他是「百分百無辜的」,並提交了大約100頁的證據和證詞來支持他的說法。

除了楊恆均本人外,澳大利亞政府也拒絕接受對北京的指控。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表示,對楊恆均的監禁已經構成了「任意拘留」。

審判不透明

楊恆均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紛紛表示,他們對楊恆均不斷惡化的健康狀況極為擔憂,並認為他必須被保釋、接受治療並返回澳大利亞。然而,在宣判之前,他被釋放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因為判決已被一再推遲。

中國一直表示,對楊恆均的拘留和審判是依法進行的,並指責澳大利亞在為楊恆均辯護時進行了「嚴重干涉」。

「中國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充分保護相關人員的合法權利,」中國一名發言人在審判前說,「澳方應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不以任何形式干涉中國司法機關依法辦案」。

楊恆均從獄中發出的聲明中稱,「我希望中國政府公開我的案件,並予以公布。向世界、澳大利亞政府和國家提供細節。我們應該申請公開此案,讓大家可以看到。」

他指出,「他們說這是間諜活動。我希望這只是中國的司法腐敗。」目前楊恆均仍被禁止向寫信給律師、家人和朋友,也不能收他們的信。

在獄中,楊恆均能觀看中國國營電視頻道和一些經批准的書籍。現在所住的擁擠牢房沒有陽光,必須整夜開燈,裡面有一個共用廁所,地板很硬,沒有什麼空間可以活動或伸展。

健康正惡化

楊恆均的健康狀況正在嚴重惡化,據稱,他有嚴重的痛風、高尿酸、高血壓、視力受損和頭暈的問題。

根據2021年下半年的一份最新報告稱,「持續的疲勞意味著他只能進行短時間的運動。此外,由於他會頭暈目眩,有時無法行走,有時在戶外活動的一小時內,只能站在原地不動」。另外,血液測試顯示楊恆均的肌酐水平迅速上升,提高了他的腎髒衰竭風險。

朋友和家人說,楊恆均不斷惡化的健康問題並未得到適當治療。 「我們擔心楊被剝奪了適當的治療。」

「我們知道他不信任獄方給他的藥物,但他的確沒有理由信任。楊恆均絕不能像其他許多為中國人民未來而努力的作家、藝術家和知識份子,像是(諾貝爾獎獲得者)劉曉波那樣,因無法獲得妥善醫療照護而死在獄中。」

楊恆均的博士生導師馮崇義教授說,楊恆均原本人是健康的,「但他的病情已經大大惡化,而且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

「我們對他非常擔心」

人權觀察澳洲部主任伊蓮・皮爾森(Elaine Pearson)說,中國的看守所和監獄的條件很差,只有最基本的醫療服務。

「我們非常擔心,楊恆均遭拘留加劇他的醫療問題,監獄裡的醫療也不充分。中國政府應立即無條件釋放他。」

皮爾森說,有一份「很長的人權捍衛者名單」,他們正被關在中國的拘留所裡,又或是在被獲釋後不久死亡。

「在中國,遭到拘留不是被叛死刑。澳大利亞政府應該盡其所能說服中國當局釋放楊恆均,以及成蕾和其他被任意拘留的人。」

澳大利亞外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政府對楊恆均受審後,判決多次延遲表示關切。佩恩在一份聲明中說:「楊博士和澳大利亞政府都沒有獲得與他的指控或調查有關的細節。這使我們進一步認定,這構成了對澳大利亞公民的任意拘留。因此,我們呼籲立即釋放楊博士並將其送回澳大利亞。」

佩恩說,政府將繼續為楊的利益和健康狀況辯護。 「澳大利亞也極為關注楊博士的健康。我們呼籲中國當局履行義務,確保為他的身體和精神健康提供所有必要的治療。」

楊恆均是誰?

楊恆均又名楊軍,出生在中國中部的湖北。他曾是中國外交官,也曾任中國特工,之後在香港的私營部門工作,並移居澳大利亞,然後到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據路透社報道,楊恆均在2011年寫給昔日老師馮崇義的一封長信裡透露,自己在20世紀90年代曾為中國國家安全部效力達10年,並在香港和華盛頓工作。

作為一名間諜小說作家,十多年來,他一直是一名受歡迎的博客作者、政治評論家和中國民主改革的倡議者。2002年成為澳大利亞公民的楊恆均2019年1月與家人飛抵廣州。他的妻子和孩子得以進入中國,但當局將楊恆均從飛機上護送到拘留所。此後,他一直失去自由。

(衛報、悉尼晨鋒報、澳洲廣播公司等)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