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找大提琴家分享?大瓏董事長劉惠珍:傳承最重要是文化價值

天下雜誌

2018天下經濟論壇

大瓏企業董事長劉惠珍。
大瓏企業董事長劉惠珍。

2018天下經濟論壇夏季場第三場論壇「跨代衝撞 接班新典範」端出亞洲企業菁英最有共鳴的議題。追求基業長青與世代交接如何無痛接軌,讓本場主持人《天下雜誌》副總主筆呂國禎與中台灣最大企業家族勤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林廷芳、台灣隱形冠軍大瓏企業董事長劉惠珍、及中國信託銀行個人金融執行長李玉秋,現身說法企業接班新典範。

以下是大瓏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惠珍在此論壇中的談話全文:
—————————————————————————————————
大瓏是全球最大手術電燒刀製造業者,我們是一個中小企業。在決定創業的時候,我想什麼行業是跨進的門檻必須高一點?所以我選擇了電燒醫療。創業兩年後,我決定回台灣自己設工廠,因為做的是醫療,是一個良心事業。

今天的大瓏,在美國是一個紙上公司,今年9月,會在內華達的Reno再新建一個廠。這絕對不是川普的「美國製造」政策,其實是想了6年了。大瓏台灣總部設在土城,去年也新建了嘉義廠。

除了大瓏以外,我們還有一家創投叫大盈,英文名字叫ForMed,其實是希望可以幫助新創產業,同時也是為我自己退休後準備一個小小的舞臺。

我們公司的願景是成為世界級的企業,成為有設計能力和製造能力的一個公司。此外,我們還會說,醫療產業是一個關懷的產業,以關懷為使命。關懷「人」,這個人是誰,是你的客人,也是你的同仁。

因為誠信,一直保有最大客戶

我們的公司文化是「以誠待人」,其實是源自我1987年回到台灣的時候,我一個女的,完全沒有技術背景,招募人很困難。所以我強調以誠信為原則,這個誠信正直,是以誠為中心,當然也代表做什麼事情要有同理心、將心比心的道理,需要靠團隊的合作,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的。

也許你會覺得我到現在都在講自己的公司,但這是一個成立30年的公司,一切是以這個開始的。我們打造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希望同仁都有和諧的工作環境,可以一路攜手走來。

我們希望在台灣深耕醫療產業,其實在台灣做醫療滿寂寞的,很多周邊產業都沒有。所以變成30年來什麼都自己做。我當初好單純,想說百貨公司有好多專櫃,生產製造業為什麼不可以,其實很難。

所以我們在技術上面,就跟著客人,電燒刀龍頭老大Valleylab。Valleylab經過併購後,今天是美敦力(Medtronics)的一部份。我們運氣很好,客戶變成這麼大的公司,讓我們在它的四個商業單位裡面都有機會。也靠著他們,我們一路成長,也沒有失去這個客人,反而能夠穩定成長。為什麼?就是誠信,就是願意學習的心。

當然,後來公司規模變大了,公司決策是也變困難。所以在我們走入骨科事業的時候,找到了一個利基市場「運動醫材」,這樣才能夠創造更好的附加價值。

什麼叫成功?就是有辦法開始、有辦法結束
在穩定的成長當中,我開始想怎樣做傳承。15年前,其實就決定開始。人家想說我為什麼那麼早?因為我摯愛的雙親開始生病了,爸爸做了很多的交代和安排。媽媽在我創業的時候說,「什麼叫成功?就是有辦法開始,要有辦法結束。」我意識到再過十幾年,我也會六十好幾,因此開始了接班傳承。

接班傳承最重要的其實就是文化心靈。我們已經在系統和產品認證上做好一些準備。在傳承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公司的企業文化、核心文化價值。在技術上,我們要能夠專一在電燒領域。所以我們從頭做到腳,腦外科到骨科。

另外,我們要有不同產品的策略佈局,從2004年,我們開發了一系列的東西,走到現在都繼續往這個產品的策略上佈局。因為有產品的策略,我們在產能上、人力上,都需要有完整佈局規劃。

此外,公司要傳承,財務是要健康的。所以在財務的規劃上面,也是健全的,當然要有計劃、要執行,執行要有修正跟檢討。

做文化傳承,每年都有不同主題

我做文化價值的傳承,每年都有一個主題。譬如說我們要有共鳴。怎麼產生共鳴,我們每一季都舉辦季會,最近就會請來大提琴家張正傑,來跟我們講古典音樂怎麼跟人家產生共鳴。

我們做文化價值傳承、領導能力培養,每年都會有一個主題,請專家、甚至是我們自己的同仁,來詮釋這個主題。像最近講的就是當責、傳承跟創新。

另外,我們有一個ForMed,就是剛剛講的這個創投,可以提供指導的團隊,協助公司創新。我們希望成立育成機構,幫助新創公司,以我們的經驗,在醫療領域裡面,怎麼樣做好生產設計、財務規劃,以及在法規上面,如何能夠順利地完成註冊,甚至於幫助它跟國際大廠做一個連接。

所以我們的嘉義廠,不是只有一個製造廠,還要有智能生產。電燒刀其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全自動化,我的客戶沒有跑掉,反而更多,就是在於我們能夠自動化、也能提供很多資料給客戶。
最後,最重要的是做一個設計中心。因為台灣很難拿到設計的智財權,所以我們現在也漸漸走這個方向。當然設計部份也會做育成,以上這所有的一切,就是我為傳承接班所做的佈局。

再過兩年我就要畢業了,我要立下一個風範——董事長65歲退休,經營團隊也應該65歲退休。我的傳承其實很簡單,都是我的理想,就像我創業一樣,希望我們的專業經理人擁有公司40%的股份,那麼這些股份在你經營的時候,你是擁有它的。當你離開再傳承給下一代時,它是屬於下一代的。我們不IPO,因為公司股權不能分散,我們願意自己這樣走下去,其實就是希望台灣的醫療產業可以落實生根。

看更多天下雜誌報導
波士頓最火紅的生技創業家 來自台灣!
從代工一雙12美元女鞋做起 奧斯卡影后都穿這家台灣品牌的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