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豆絕活 他的咖啡豆能飄麻油香

出生台北的黃銘賢,在中產階級家庭長大,大學時就想當老闆做生意,「我喜歡打仗,不喜歡打字。」大學時,朋友家裡開工廠,製作珠寶、飾品提供給JOJO等服飾品牌,他向朋友進貨到路邊擺攤,也批貨給其他人,「那時我就會培養下線,都讓他們賺得比我多。例如1個飾品可以賺5百元,我賺2百元,讓他賺3百元,1個月我也能賺到5、6萬元啊!」

念會計系的他有商業頭腦,從沒想到會為咖啡癡迷。他因大姊黃佳雯愛喝咖啡,好奇將姊姊買的咖啡豆丟到果汁機打碎,再用熱水煮,「一喝滿口咖啡渣,哈哈…發現沒那麼簡單,我是處女座,一定要弄到一清二楚才甘願,有點偏執狂,結果越學越迷。」為了學煮咖啡,黃銘賢到星巴克打工,畢業後到咖啡物料公司做業務,也更確定,得親自烘豆才能壓低成本。

現任路易莎執行副總的黃佳雯說,家裡4個兄弟姊妹中,唯一的弟弟黃銘賢最任性,其他人都符合父母期待,考公職或工作,只有弟弟可以為了打籃球,蹺課不念書,還為了咖啡,向父親借40萬元開店。她回憶:「那時候沒想過他會成功,他每天騎機車出去看市場,回家就一直研究咖啡。」

黃銘賢深刻記得,路易莎開業第一天,賣了80杯咖啡,1個月只賺1萬元,比上班還少,「可是我很開心啊!至少我在做很有熱情的事。」除了賣咖啡,他也烘豆賣給其他咖啡店,例如客人希望咖啡豆裡有麻油香,「我花2個多月研發配方,對方用了以後,本來一個月賣80公斤豆子,成長到170公斤。」


更多鏡週刊報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