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下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月光下,我穿越黑暗的小路,遠遠看見獨立而方正的透天厝,亮著光。我想是母親在燈下,等待我回家,我彷彿聞到母親焦急的味道。

不管多晚,母親總是會為我留一盞燈。夜晚在門外,有時會聽見母親從木床上爬起來「波波波叩叩叩」的聲音;有時等太久,我會擔心母親是否太累或生病。門開了,我摸到母親溫暖的體溫。在燈下,母親會叨念幾句,然後陪我一起吃晚餐,告訴我今天發生的事情,我們會一起彎著眉,捧著腹,笑到流眼淚。有時會抱怨父親罵她,辛苦種的菜賣不到幾百元,家裡不缺這些。在燈下,母親總是樂觀的說著,我悄悄將母親平實的模樣,一格一格收藏,放在日常幸福的時光。

有幾年家裡一直吵吵鬧鬧,弟弟忿忿不平的聲張。我在106年秋天拜別父母親,帶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獨自生活。起初姐妹淘會相約來家裡吃飯。在燈下,食物顯得美味,我們聊著彼此的糗事,說著旅遊的美好,大家臉上充滿歡笑。日子漸長,每當我下班回到家,有時會故意把開門的鑰匙聲音轉大,希望打開門聽到熟悉的嚷嚷。夜晚獨自在燈下,我開始想念父母親呼喚「詠琳」的聲音,懷念爐火上噗滋噗滋滾燙的鍋湯,咔啦咔啦的炒菜聲響,家人在燈下一起吃著飯菜香。

109年的春天。在一次機緣下,走入札記森林。在夜間的森林,打開燈,在燈下種起小樹苗,觀摹大樹的成長。在老師的指導下,我似乎能聞到森林的芬多精,看見微弱螢光。那年處暑,我又不小心闖入小學堂,什麼是意象,鬧得我驚慌亂發芽。一行詩寫得不怎麼樣,二行詩沒了呼吸和心跳,三行詩在燈下行光合作用,突然發了芽,恢復生命跡像。在老師及詩友雕琢下,漸漸有模有樣。

在燈下,我還是有一點孤單,卻不再寂寥。與文字一起闖蕩,抓住靈感一起烘烤詩的味道,擁抱孤獨炒出一室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