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駕」撞樹,駕駛座沒人、乘客亡...安全的自駕技術為何仍困難重重?

商業周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特斯拉目前已經有28起牽涉自動輔助駕駛Autopilot技術的車禍面臨美國監管機構調查。 (來源:Dreamstime)
特斯拉目前已經有28起牽涉自動輔助駕駛Autopilot技術的車禍面臨美國監管機構調查。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張方毓 編譯

在美國德州郊區,一台特斯拉Model S日前發生事故,兩名乘客都身亡。一個奇怪的點是,現場警察堅定表示,沒有人坐在駕駛座。兩名乘客一位坐在副駕位,一位坐在後座。

離奇的是,若該Model S在行駛過程中開啟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會偵測駕駛座是否有承重,每過10秒會偵測駕駛手是否有放在方向盤上,若系統判斷駕駛座沒人,系統會自行解除。

之後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也發推文表示,根據目前該車已回復的數據,該車並沒有開啟Autopilot系統,車主也沒有購買更先進的自駕技術「全自駕」(Full Self-Driving)產品。

這形成一場羅生門,馬斯克聲稱該車沒有用自動輔助駕駛系統,警察聲稱自己看得沒錯,那為何駕駛座沒人,進而導致這場事故?

特斯拉「自駕」技術受批評,能破解、名字易誤導

特斯拉Autopilot目標是輔助駕駛人,用雷達、攝影機和超音波感測器,偵測馬路標示和其他車與物體,並協助轉向、煞車或加速。

雖然特斯拉表示駕駛座一定要有人,系統才可用,馬斯克更強調Autopilot系統會偵測馬路上是否有標線才可啟動,但網路上流傳許多影片,一些駕駛人「破解」系統的安全要求。例如,有一位網友在馬斯克澄清推文留言串中,直接張貼影片,在沒有標線的路上特斯拉Autopilot系統依然運作;一位青少年駕駛在YouTube上傳爭議影片,他成功「騙」過系統,跑到後座睡覺。

加上德州的死亡事故,特斯拉目前已經有28起車禍面臨美國監管機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調查。

一派說法辯護,說少部分駕駛人濫用系統,錯不在特斯拉。然而,業界一些專業聲音則批評,特斯拉有誤導駕駛人的傾向。

美國非營利組織汽車安全中心執行主任萊文(Jason Levine)抱怨,Autopilot和Full Self-Driving這種名稱明顯容易鼓勵駕駛人,誤認車子會自動行駛。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自駕技術公司Waymo 1月時宣布再也不用self-driving這個詞,改用autonomous driving,用意就是跟特斯拉做出區隔,強調自己未來開發的技術才真正可以實現徹底自動駕駛。

從「鳥」的視角看自駕技術挑戰

一個無可爭議的事是,撇除少部分完全信任自駕的人,很多人其實還不敢把性命交給AI系統。根據一份調查,僅14%美國人願意信任自駕車,86%人感到害怕或是不太確定是否願意搭自駕車。特斯拉多起事故引起大眾關注,人類願意且能夠把駕駛工作完全交棒給AI,這些事件也凸顯世界離這個目標還很遠。

《富比世》報導,從「鳥」的視角,就可以理解開車的難度,以及AI要完全取代人類駕駛會面臨的艱鉅挑戰。

路上常常有難以預期的突發狀況,例如右轉突然發現有一輛車亂停在車道上。在那之前,你只有短短一瞬間可以瞥一眼,從錯雜的人車判斷路況是否安全。《富比世》指出,是的,開車的本質就是這樣一件充滿抉擇且攸關生死的事。

相比之下,若人能像鳥一樣從上方鳥瞰路況,就能提早得知可能阻礙行車的障礙。若目前AI仍像人一樣只能平行偵查路況,不確定是否能夠解決現在行車的危險問題。撰文者指出,鳥之視角可以整合到未來的自駕技術中,有助達到取代以及幫助更安全行車的目標。

最直觀的鳥之視角就是在路口上方架設攝影機,攝影機會實時傳輸影像與車分享。

但這個作法不乏挑戰。第一個挑戰是,傳輸的影像到達車輛系統時,可能已過了好幾秒,可能造成AI誤判,代表數據傳輸必須達到完全即時。

第二個挑戰是,鳥之視角代表攝影機跟車輛AI系統間有鉅量資料傳輸,代表AI系統需要具備足夠的運算能力,而且還不能花太多時間轉譯數據。

目前,美國汽車公司福特(Ford)和自駕技術公司Argo AI合作,在邁阿密一個繁忙的街口裝設鳥瞰攝影機做測試。能否改善自駕技術安全度以及人類和Ai之間的信任程度,還需要長時間的考驗驗證。

(參考來源:CNNThe New York TimesForbesUSA Today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1頓中餐,6種選擇!還有鼎泰豐能吃?在台積電上班,是什麼樣子?

恢復原廠設定,其實無法「清空資料」!防資訊外流,多做3步驟

給心累主管:下屬不肯配合、學不會當責⋯問題其實出在「管理者」自己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