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應該換來進步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傑

 

照片來源:中央社
照片來源:中央社

這個夏天,是整體工運界令人感到悲哀的一個季節,從去年六月的華航罷工,到春節台鐵員工的依法休假,訴求改善工作班表,要符合一例一休而非再繼續全年無休。

直到七月底台鐵裁決案的見解出爐,判工會申請不當勞動行為駁回,又直到今天,令人錯愕的消息傳來,華航空職工去年的裁決案資方上訴後,宣告駁回裁決決定了:認定工會是突襲性的罷工,並且公司不符合不當勞動行為,且罷工結束時開的協商會議,僅是一般性協商,不是「團體協約」。

這樣的消息令許多人扼腕,原來台灣第一件合法的罷工,竟然被法院見解認為是「突襲性罷工」,然後不能成立團體協約的理由竟然是有不是工會成員(公司成員)的秘書長以及律師在場一同協議,因此這樣的會議不算是團體協約。

這是多麼令人感到荒謬且不解的論述,難道資方請的律師能夠在場,而勞方不行嗎?而且勞方也不能聘請外面的人當秘書長?

工會法是有規定的,秘書長一職是理事會或代表大會通過聘請,且章程要有規定如何設置,通常不能是公司同仁,所以有外人是必然的。

這樣的結論很難不令人聯想是刻意打壓!

而又在同一天,台鐵的企業工會發了公文,宣告10月將開始施行新班表,也就是企業工會改造產業工會的兩輪一例(上7天休完整一天),變成他們自己的兩週一例(上14天休完整一天)。

這樣的班表一聽起來會合法嗎?上班兩週才有一個例假日,也就是完整一天0000~2400的休息,一樣不合於新法的規定,但在台鐵人力緊繃之下,也成了不得不的選擇。可是真的有能力施行這個班表嗎?基層自己都說了不可能。

在沒有多餘人力的補充下,台鐵局跟企業工會仍在垂死掙扎,持續壓榨基層人力,用更換班次還有縮減車站人力的方式,甚至要列車長在部分小站自己控制出發號誌,減少車站運轉人員,就這樣給擠出了一個新班表然後宣稱合法。

明明完全是一個人力不足的單位,要合理的改善必須要增加至少3000人,也就是報給交通部的人數。

但是台鐵局硬是把基層人力像擠牙膏似地給擠了出來,擠出了這個新班表,然後交給企業工會當成重大功勞和成就。

殊不知這全是去年產業工會成立後,在9月6日號召了400多人在交通部集結,大張旗鼓地開啟了這場日夜休工時戰爭的成果。

這場工時戰爭的果實,從產業工會一路的抗爭行動:在勞動部、交通部、總統府、行政院的多次集結,一直到春節依法休假,產工會員跟幹部們拚出了日夜休違法班表改善的成果,但就這樣被收割了。

收割的不是別人,是自己人的企業工會,他們毫不在乎這是201人用大過和小過換來的,他們從未捍衛基層同仁的權益,他們甚至避而不敢開考成會議決定這一切,這種荒謬跟愚蠢令人失望。

這樣的班表改善,是個弔詭且不合理的結果,在沒有人力的情況下,不是補足人力而是裁撤基層單位,把已經夠緊繃的人力變得更緊繃,只為了節省政府預算還有行政院及交通部長官們的面子。而台鐵局就是這樣的一個幫兇!

身為主管機關,並沒有如實報告人力狀況,一味迎合上面需求,局長關心的不是員工被懲處、員工很過勞這些問題,他關心的僅是台北車站大廳能賺多少錢、便當能夠賣多少個,車站的商場收回自用能夠創造幾個億,他關心的是錢並不是員工的健康!他忘了這些成果是這些被懲處員工換來的,卻依然沾沾自喜。

我們都認為,犧牲應該是換來進步,但看來犧牲只是換來麻木:主管機關的麻木以及閹雞工會的麻木。

這樣的麻木再加上政府打壓工會還有勞工的趨勢,就成了台鐵產業工會和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不得不輸的慘劇。

不過慘痛還會繼續,台灣的勞動環境持續惡化,這也代表了這場工時戰爭還未結束,只是在結束前,還會犧牲多少勞工的血與淚,就是未知之數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