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當無知在台灣社會成為力量,假新聞與言論自由界線何在?

王宗偉
風傳媒

當7月初放暑假後,整個上半年都陷於校長遴選風暴的台大校園並沒有立刻因此安靜下來。隨著三路並進要求按照年初遴選結果聘任校長的訴願提起,進入救濟程序以後,教育部代部長台大代校長的荒謬場景被預期要長期化。一則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新聞橫空出世,這次沒有任何具體消息來源可供驗證的,指向了已經開始行使完整校長職權的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

新聞指出郭代校長因「拔管案」長期夾在教育部與台大師生的政治角力間,心力交瘁,鐵了心就此退出台大,不惜將以請假或請辭的方式,預計9月赴中國擔任大學校長。而且沒有可供驗證的「據了解」,就硬只有意找郭大維擔任校長的包括復旦大學、浙江大學以及南京大學,其中以復旦大學可能性最大。

在台大校方與郭代校長本人均否認這則新聞後,有原本望重士林的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認為,這些假消息代表挺管的人按捺不住了,並質疑中國要圖謀台大,攻下台大這座思想灘頭堡。

而問題是這起沒頭沒尾的說郭大維教授,9月要去中國大陸接任這幾間大學的校長,從一開始就是一則毋庸查證、毫無可能、一望即知,違反常識的假新聞!對於向來有著中共與中國研究深遠學術脈絡傳統的台大社科院師生來說,把這麼無知的假新聞造謠造到這裡來,還真有點欺我台大無人的味道。

只要有最基本的中共權力運作的常識,就會知曉謠言中提到的復旦大學、浙江大學以及南京大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行政體系中都是省部級的學校,具有相當高的行政級別。因此這幾間重點學校的校長,在現行黨政權力運作邏輯下都不可能不是中國共產黨員,而由黨外人士出任。

去年十九大習近平全面掌權而且廢除任期制以後,其政權性質獨裁左轉傾向更明確。這些重點大學的校長一定更加被要求聽黨指揮,作風優良。在組織部門的政治審查上,一定必須是高度效忠黨中央的忠誠黨員。否則大學校園必定動盪。而今年3月山西大學公然反習海報的出現,即可能會重演,這是中南海主人承擔不起的政治風險。

因此爆料者除非能還具體證明郭大維教授,其實是一名在台灣高教界潛伏已久的中共秘密黨員,最近被黨中央批准準備要歸隊了。否則這則嚴重離譜違反常識的假新聞,根本沒有被刊登或查證的價值。有常識的挺管者根本看到這種低級的謠言連笑都來不及了,居然還被指責說是這則沒常識新聞的造謠者。

20180702-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出席陳文成紀念晚會。(陳韡誌攝)
20180702-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出席陳文成紀念晚會。(陳韡誌攝)

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莫名其妙被指為要去中國當大學校長。(陳韡誌攝)

至於中國共產黨以此機會要圖謀台大,攻下台大這座思想灘頭堡,更是一段不知道從何說起的夢話。管中閔教授在2015年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前往北京參加93大閱兵時,所罵的強烈粗話猶在耳際,讓他當校長是如何能夠使中共掌控台大?就能實現全台大從前門到後門一片紅?即便如此,然後台大三萬師生都會因一個校長的態度,而全體改變思想自由的校風,轉而無限效忠中國共產黨的習主席,在椰林大道上大跳忠字舞嗎?這真是一個非常難笑的笑話。

堂堂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提出如此嚴重的指控,一沒有證據,二沒有邏輯,三沒有常識,實在非常令人遺憾。

另一則也是與對岸有關的假新聞指控,就很明顯的帶有鬥爭用武器的意味。6月下旬原本常駐台灣的中國大陸福建東南衛視記者葉青林申請來台,遭我方拒絕其入境採訪。陸委會表示,絕不容許陸媒記者以製造假新聞方式,散布不實言論。對此嚴厲的處分與指控,葉青林在臉書粉絲頁「葉班長說台灣」貼文反擊,指關於花蓮地震的報導皆來自於現場,堅持以事實為依據,有清楚信息來源,且有新聞資料存證。要求陸委會據實拿出「假新聞」證據,不要憑空抹黑。

葉青林認為關於花蓮地震的報導皆來自於現場,堅持以事實為依據,有清楚信息來源,且有新聞資料存證。要求陸委會據實拿出證據,到底「製造」了什麼「假新聞」? 「散播」了什麼「不實言論」?半個月過去了,陸委會仍未作具體回應。

葉青林2月因在花蓮震災時報導日本搜救隊,只肯到現場教導台灣人員使用儀器,拒絕進去危險區域冒險救人的消息,被主管機關認定是假新聞。對此親政府方的說法是,原本日方預計派出45名救難人員來台協助救災,但我消防署經過人力評估後,認為救災人力足夠因此婉拒日本的好意,絕對不是中媒記者所稱「日本救難隊怕危險,因此不敢跟著台灣搜救隊員進入救災」。

葉青林的報導所依據的就是震災當時現場所拍攝,收音十分清楚的現場影片,日方人員當時已經到了現場,用帶有口音說的話,確實與葉青林報導的一致。假如真的存在「我消防署經過人力評估後,認為救災人力足夠因此婉拒日本的好意」,所以就是這些日本人其實完全不必參加救災的意思。果真如此,救災權責當局根本就從一開始都不應該讓不參加救災,又語言不通的外國人到現場,干擾現場的救災。這個說法又明顯與常識不合,那到底是誰在作假新聞呢?當時負責救災的主管機關均未親自說明,只靠媒體放話。

退萬步言之,使用公權力干預時對假新聞的定義,也應該要遵守大法官509號解釋揭示的「真實惡意原則」。這就說明必須要當事人本身確實出於無中生有,只想誹謗被害人的故意,而非誤信其他來源的謠言。葉青林根據現場拍攝影片譯文作出的報導,準確性其實頗高。有關機關質疑其真實性,應該拿出更有力的證據,如救災單位當時的公文證明其所言未合事實。現在根據現場資訊-即時但是可能不夠完整的真報導被當成假新聞,以此打擊新聞與言論自由之心昭然若揭。

到了本月中,教育部的葉部長新官上任,以與前兩位部長換湯不換藥的立場,提出了所謂給台大的三條路。一批在5月底提起訴願的台大學生見當局拔管之心意不變,乃於當日委請律師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依行政訴訟法298條2項提起定暫時狀態處分。筆者有幸躬身入局而逢其盛,然後親自經歷了一場假新聞的誕生。

在解嚴前後曾經在文化界發光發熱的當代雜誌,發行人金恆煒先生,過去曾經深受年幼時筆者的景仰。然而日前他老人家在報紙網路上毫無根據地以「黨國甲兵」,形容並指斥我等參予行政救濟與保全處分的台大學生,是受到了他所謂的台大當權派指使,而有此行為。

關於管案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的必要性,繫於台大與學生是否會受到損害一事,在法律上這是沒有錯的。但是金大師此文前面先引用葉部長的話說,肯認有損害說法。葉部長上任當日是認為,校長代理一、二個月或一週尚可,長期代理會嚴重戕害台大發展和台大學生權益云云。

接著他話鋒一轉又說;「既有代理校長在,學生們自沒有符合(行政訴訟法)第二九八條(二項)「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的「假處分」之要件。」到這又變成無損害說了?

金大師這篇雄文在短短三個段落之間,對同一事實狀態的有無,竟然能有截然相反的兩種說法。充分表現了翻手為雲覆手落雨的高超技巧,同一件事情狀態的說法可以隨時根據政治鬥爭的需要改變,著實令我等晚生欽服不已。

20180717-教育部長葉俊榮訪視國家教育研究院台北院區,對新制課本封面貓頭鷹做描述。(曾定嘉攝)
20180717-教育部長葉俊榮訪視國家教育研究院台北院區,對新制課本封面貓頭鷹做描述。(曾定嘉攝)

教育部長葉俊榮上任,台大學生就台大校長案聲請假處分。(曾定嘉攝)

金先生另外指出,據可靠消息透露,郭大維凡事都電詢管爺,文中還特別加括弧畫重點。不知道這個消息有多可靠,但是想到郭代校長凡事都電詢管校長,並且還請可靠消息人士做出紀錄,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這件事情在法庭上要質實,其實也不困難,只消請金先生與其可靠消息來源,提供郭管二人通話的方式與電信公司的通聯紀錄。即可初步證實有無所謂郭凡事必請示管一事,不知道此證據資料渠等是否準備妥當了呢?

至於攻擊我等行動受所謂台大當權派指使,更不知所謂何來?各聲請者中並無人認識郭代校長,事前也未徵詢任何校內教職員。金先生在媒體上聲稱了一件我們參與了一件自己都無人知曉之事,不知道他又有什麼可靠消息來源,是哪位台大當權派指使了哪位學生去提聲請呢?

我們之所以做這件事並不是因為在法庭上有多少成功的把握,就很簡單地只是因為這件事情是對的。在這裡唯一能指揮我們行動的絕不是任何幻想中的大人物,僅僅只有我們的良心。

在台大參與訴願的學生本月中送出定暫時狀態處分的聲請狀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並未按照關於保全處分的裁定都應速審速決,以防因程序有害實體的法理,迅速指定開庭期日,以免學校與學生損害的繼續擴大。而是把庭期訂到了一個多月以後的8月24日,這實在令人瞠目結舌。想來在這一個多月當中,我等可望受到更多假新聞的沐浴,更深刻經歷謠言在政治上的巨大威力。在若干雅聞起敬的附綠文人的筆下,到開庭時就不只有黨國甲兵,可能會連步兵騎兵砲兵工兵輜重兵,都會幫我們編好了吧?

符合特定政治集團的假話,再怎麼違反常識也沒關係,只要能充當轟炸對手的砲彈丟出去就好。但違反此一立場的真話,也要當成假新聞加以取締,而且公眾無人在意。這樣我們的社會的根基能穩固嗎,應該是一個不證自明的答案吧?(推薦閱讀:風評:拔不掉管爺送管媽,崩盤的不是高教是賴揆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相關報導
風評:台大校長必須李遠哲指定?早說嘛!
風評:1234再來一次,原地打轉的葉俊榮

相關新聞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