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瑤和諾諾貓

(廖海珊/世新大學陸生)
旺報

2019年3月23號晚上11點45分,我接到瑤瑤的電話,已經有一年多沒聽到她的聲音了。「海珊,我今年大三了,讀這麼多書,卻救不了牠。」她無法平靜。

牠是一隻黑貓,在世新大學外的公車站旁發生車禍。當晚十點,貓貓被機車撞傷脊椎,瘦小的,嗚咽咽窩在馬路邊緣,無法動彈。

瑤瑤和朋友們守著貓貓,直到12點多,當時還有很多好心人停下來,有人打電話求救,有人買來罐頭,大家盡自己的能力在幫忙。不久後,貓貓被動物救援隊接走。「牠的後腳沒辦法走,可是牠,還是拚命要爬起來。」她的聲音越來越顫抖,「如果被撞的是一個人呢,我要怎麼辦?」

「晚上那麼黑,牠卻像在流眼淚。」她說她要養這只黑色的貓!她在電話裡說到經濟狀況,說到現實條件,說到貓貓現在健康情況並不樂觀,說了好多好多擺在面前的難題。「過兩天我會去動物之家!」

說到流浪貓不能存活很久這一數據事實,大家不禁揪心。我們創建了一個「諾諾貓的家」的秘密Line群組,瑤瑤積極地打電話詢問,我們也隨時在群裡跟進貓貓的資訊。貓貓面臨癱瘓,大家便找來很多「身障貓貓在主人照顧下幸福快樂生活」的正面例子互相勉勵!

我們都是大學生,沒有經濟實力,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盡綿薄之力,例如詢問身邊養貓的朋友家,看有沒有剩餘的籠子、糧食,盡量減少更多的開銷。瑤瑤知道,貓貓要打疫苗,要吃貓糧,還要健康檢查,這些都不是小數目。

瑤瑤隨即列出清單,養諾諾貓必備:貓飼料、飼料碗、貓砂、貓砂盆、滾輪、外出包、尿布、打針。「我可以去打工!」瑤瑤為此決心滿滿,既然要養,就不能虧待貓貓,她累並快樂著。

只是壞消息來得突然,又一個晚上,瑤瑤來電話說貓貓走了。這一次她講完後便匆匆掛掉。Line群裡我們都不再說話。見面了也默契地不提及此事。因為有一個人,曾認真規畫一人一貓的生活,認真地把一隻黑色的小可愛算進未來的人生計畫中。

7月24日,亞洲海域丹娜絲颱風襲來,中午的時候,天空瞬間烏雲密布,我拉扯著被颳得變形的傘回家。在街角瞥見一隻流浪母貓,嘴裡正叼著剛出生的小貓,暴雨要來了,牠們在找避風港。生人一靠近,貓咻地鑽不見了。嗯!偉大的貓媽媽,你一定有能力保護好孩子們。

由此我突然想到了瑤瑤和她的諾諾貓。瑤瑤那一個深夜電話,讓我牽掛至今。再跟瑤瑤說起,她說竟然已經過去四個月了!是啊,我想諾諾貓一定用另一種生命形式回到大家身邊。

你是否在花叢中看到一隻翩翩蝴蝶?樹蔭下一蹦一跳的鳥?水中飛騰的遊魚?七月了,芒果樹結果,鳳凰花開,香蕉脫下綠色的衣服,繡球一朵一朵綻放。咦?遙遠的南部「莊腳」一個孩子哇哇墜地,大家忙著看,這瞳孔是那樣的濃,那樣的黑啊!我想諾諾貓回來了,一定的。

瑤瑤曾寫給諾諾一首詩,詩中寫道:

寶貝啊/若有願望的話/我希望你的名字裡有「諾」/因為我想給你一個承諾

承諾你不必再次露宿街頭/承諾你飢餓的時候能飽腹/承諾你無助的時候還有我/承諾你不需要再害怕危險

承諾你/給你一個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