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歷史成了數學題 1/5】歷史可以跟氣象一樣做「預報」嗎?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研究「歷史動力學」的圖爾欽認為2020年是社會動盪的風險高峰。(東方IC)
研究「歷史動力學」的圖爾欽認為2020年是社會動盪的風險高峰。(東方IC)


川普會不會被彈劾?香港的抗爭會如何落幕?或者,總統大選誰將勝出?歷史的發展總是充滿變數。不過,如果我們能把歷史簡化成數學的公式,是否我們就能控制其中的變項,讓歷史朝我們期待的方向發展?

《衛報》的longread專欄,最近報導了一個關於歷史的量化研究,把歷史當成巨大的數據庫,目標是以過去為模型,預測並打造未來。


《衛報》作家Laura Spinney的文章,對於圖爾欽(Peter Turchin)和高史東(Jack Goldston)等學者打造歷史模型的先驅研究做了詳盡的報導。

她首先提到在2010年,科學期刊《自然》曾對未來十年的科學進展做出了驚人的預測:到了2020年,連結網路裝置可以讓我們直接根據腦部訊號進行搜尋,糧食作物質量可以在三小時成長一倍,人們也可望告別對石化燃料的依賴。

歷史週期 2020年動盪將達頂峰

不過幾個星期之後,同一份期刊的一篇投書卻給光明未來的預測投下了陰影。投書提到,在2020年,歐美國家政治的不穩定局勢將達到最高點,科技的進展可能化為烏有。

這篇投書解釋,人類社會經歷可預測的成長期,期間人口增長、經濟繁榮,隨後它會走向同樣可預測的衰退期。這是所謂的「俗世週期」(secular cycles)。

從過去幾十年來的社會指標像是貧富不均和公共債務的擴大,顯示這些社會正逼近動盪的時期。它預測美國在2020年會出現動盪,情況或許不如南北戰爭那般嚴重,但可能比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民權運動和反越戰浪潮期間更加暴力。

歷史的生物學觀察

提出這個嚴峻警告的作者圖爾欽是個生物學家,歷史並不是他的本科專業。他較早期的研究工作是利用複雜的數學運算來說明自然環境裡獵食者與獵物的數量如何隨時間擺盪。從90年代開始,他把研究的對象從生態轉向了歷史。他想要知道,人類社會的興衰起落,是否能透過幾個可變數和微分方程式加以掌握?

圖爾欽想知道歷史是否像物理學一樣,遵循著某些的定律。他2003年出版的書《歷史動力學》(Historical Dynamics: Why States Rise and Fall)研究了法國和俄羅斯從國家的形成到18世紀末之間的週期循環。出書的同一年,他也創立了「歷史動力學」這個新的學術研究領域,他想要仿照科學家依據地球氣候的變化建立氣候模型一樣,用數學建立起一套歷史的模型。

2010年,圖爾欽創辦了第一份《歷史動力學》的期刊,並建立了歷史與考古資訊的數據庫,如今包含了超過450個古代社會的數據。這個數據庫的資料可用來比較不同時間和地區的社會,並對未來的政治不穩定做出預測。

大數據的歷史研究

圖爾欽使用電腦軟體從大量歷史數據中找尋出模式。這種史學研究方法全憑靠如今較廉價的電腦運算力及大型歷史數據庫的發展。這種「大數據」的歷史研究如今逐漸受到重視,圖爾欽相信未來各種歷史的理論都可以在數據庫裡進行檢驗,不符合這套模式的理論將被排除。我們對於過去的認識最終將會接近於某種客觀的真相。

如氣象報告的「歷史預報」

今天回頭看圖爾欽2010年在《自然》的投書,有些部分顯得未卜先知:英國和美國將出現政治騷動似乎越來越可信。根據美國和平濟基金會所做的「脆弱國家指數」(The Fragile Index),英美兩國的動盪不穩都有惡化的趨勢。

圖爾欽不只是把他對2020年的預測當成是理論的測試,同時他也認為這可能是了解未來世事發展的方式。就和科學家提出極端氣候警告一樣,歷史動力學家應該可以對未來的社會和政治情況做出警告,並提出如何避免災難的建議。

參考資料:Guardian, Slate


更多鏡週刊報導
【當歷史成了數學題 2/5】用數學描述歷史 找出歷史的定律只是遲早的問題?
【當歷史成了數學題 3/5】他給出了「社會動盪的歷史公式」
【當歷史成了數學題 4/5】 「Ψ數值」的啟示:預測社會動盪 降低未來風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