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獨角獸遇到龍王收兵

丁學文
中國時報
圖/Pixabay
圖/Pixabay

新春假期轉眼就到,但今年的過年卻讓人有種迷霧重重、難以看清的迷惑。如果說農耕時期農事為萬物之本,那春節時期,大家心裡祈求的莫過於風調雨順天降甘露,因為春雨可以讓大家五穀豐登過個好年。對照現今資金緊縮的全球經濟雨水不足,無論是資本家還是創業者,甚至是企業家、政府部門都在問我同樣的問題:全球經濟會怎麼變化?2020年資本市場又將如何演化?政府、企業及資本家又該如何應對?

凡事皆有根,有個朋友最近跟我說了一個「龍王降雨」的故事,我覺得特別寫實。話說2008年,玉皇大帝發現人間赤地千里,雖然他也搞不太清楚什麼是次級貸款或衍生性金融,但他隱約記得1929年人間發生過的一次大變故,因為當時他沒有出手,造就了後來的美國經濟大蕭條。於是這次他變聰明了,決定立刻派出四海龍王到各地降雨。這就是我們看見的全球量化寬鬆。但降水肯定不均,於是有人住得高接得多;有人住得低接得少,接得多的諸如金融機構、房地產公司、PE或VC就開始做起了資金販賣者,把資金分給了離得近的企業或新創公司。

但10年下來,降雨降的又似乎太久了,不但產生了洪澇,還促成了新品種的資產泡沫,於是玉皇大帝又不開心了,2015年開始,降雨開始常態化,量化寬鬆美國先撤,歐洲、日本、中國接著跟進。但種種後遺症卻已覆水難收,因為多年的資金泛濫讓很多人不再勤勤懇懇種地,不想改良土壤,只想靠說故事玩弄資金的把戲。

在這個轉化過程裡,人性和貨幣幻覺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另個極端。當流動性收緊,資本寒冬來了,形勢一夕之間逆轉,金融機構以及VC、PE開始感覺缺水,這種保守、謹慎、恐懼的情緒逐次傳遞,最後蔓延了整個產業鏈條,於是人們開始在想:怎麼會這樣?我們該怎麼辦?

科技新創的高估值模式首當其衝,成了這個轉化中最令人失望的世紀大泡沫。所謂的科技驅動、模式創新再加上流動性的配合,使得過去10年裡出現了一個引人眼球的新名詞:「獨角獸」。它們有的在全球擴張,市值動輒數十億美元,讓資本家不停在國際媒體曬得意。另有一種出不了國門的「毒角獸」,它們喜歡躲在某個國家內玩弄話題賺取估值差價。在量化寬鬆時,不管資本家、創業者還是政府都說這個模式挺好,儘管它不賺錢,但我們願意相信它。

這種團隊常常出身名企、畢業於名校,一眼看去儼然完美的Team,而且一看國內的企業家都給錢了,連國際著名投資機構也投資了,這就是最好的背書,還有什麼好怕?他們還擅長利用政策和政府談生意,讓政府覺得這個團隊太厲害了,不加碼補貼怎麼可以。說實話,如果龍王繼續下雨,其實這個模式也還OK,反正擊鼓傳花,只要能夠繼續募到資,或是在國內IPO,肯定出不了太大的問題。但龍王一旦鳴金收兵,整個鏈條無論是創業方、投資方、融資方、政府,都會一下子陷入進退失據無法抽身的困局。

我們不禁要問,燒錢並持續巨虧真的是一家好的科技企業必經之路嗎?美國Fortune雜誌曾做過一個調查,結果發現Amazon、Apple、Facebook和Google在成立初期都曾耗費大量資金,但如果和今天的燒錢大戶相比,他們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比如Amazon1994年剛成立時現金流是負的1060萬美元,但它8年後就實現了現金流轉正。矽谷資深投資人Steve Blank對當前的投資環境曾做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總結:基金們不會輕易地承認他們正處於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中。他們必須合作圓謊,因為他們背後的投資人無法接受他們被騙,但「毒角獸」確實讓他們陷入一個不誠實的遊戲。

我覺得吧,至少在龍王收兵以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思:這種模式可能不是泡沫,也很難說是騙局,它可能就是一個無法存續的時代產物。這就是今天的情況:無論你是企業家、資本家、創業者,還是政府官員,基本上都不過是順周期而為的一個小個體,沒有人能夠逃離周期,就像沒有人能夠逃離人性,資本市場根本沒有天才。(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