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炒股 毀傷人民信任

·3 分鐘 (閱讀時間)

衛福部在特別預算早已編列,在疫苗採購預算寬裕無虞下,卻讓新冠疫苗進口速度慢得出奇,遭民眾質疑為扶植國產疫苗刻意延緩進口,更離奇地以重重關卡阻擋宗教或民間團體捐贈疫苗,本末倒置地將產業發展列於國人生命價值之上;甚至有配合炒作國產疫苗股票之嫌,才出現國人幾無疫苗可打的奇特現象。

民怨高漲之下,蔡總統親上火線澄清:政府內部清查顯示政務人員沒炒股問題;若有提出具體指控會依法嚴查,不讓政府公信力受挑戰,若沒證據也不該捕風捉影、打擊專家的研發努力。這種制式回應的結果,可能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因為沒有政務人員會笨到用自己名義來炒作股票;而且,經司法判決確定的炒股案,幾乎都是經過司法人員長期抽絲剝繭、勞心勞力後才能確定真相定罪的。蔡總統居然可以用「光速行動」得知政務人員沒有炒股,大概只能讓原來就沒有質疑的國人相信,說服不了幾個原來就有質疑的國人。

一個較有意義的回應,可能是要求司法部門組成一個「特別調查小組」,認真地調查政務和重要黨務人員及其三等親,是否有「炒作」國產疫苗股票情事,並趁便要求行政院(金管會)提出現階段防止股市內線交易的檢討報告,作為進一步防杜股市內線交易和炒作股票行為的改進方案。若能如此宣示並具體落實,當然就能化危機為轉機,不僅能驅散炒股疑雲、重建國人信心,也能讓長期受詬病的台灣股市進一步提升品質,蔡總統也能贏得國人掌聲並獲得正面的歷史地位。

兩種國產疫苗,在二期解盲之前、沒有三期試驗之下,就獲得衛福部大量採購1000萬劑,並另有1000萬劑的開口合約,被質疑者指證歷歷為配合炒股的證據;加上陳時中部長誤指幾款國際領先的疫苗,都沒有經過三期試驗即獲得緊急授權使用,但立刻被專家澄清打臉,更坐實了「捍衛無品質保證的國產疫苗」掩護炒股的指控。

在疫情迅速惡化、確診和死亡數急遽攀升之下,施打新冠疫苗成為最有力的保護,也是能恢復正常生活的唯一解方;但政府耗費1年多時光,既未能有效獲得疫苗為民眾大量施打,又似不樂見各地方政府的自保篩檢,再又對民間團體進口疫苗捐贈國家的義舉設下「重重關卡」,更讓焦急的民眾認定政府對國產疫苗過度保護,以人命為代價來「護盤」。新加坡即使已經進口大量疫苗,卻還是開放醫療院所得自行進口疫苗施打。相形之下,蔡政府的種種理由都顯得蒼白無力,在在似乎都在落實民眾對「護國苗、挺股價」的指控。

如今的解套之道,只有火速進口政府採購的疫苗,並在確保品質和調配下,協助民間的捐贈盡速完成,讓民眾以最快速度打完疫苗、生活回歸正常,才能去除民意對政府的質疑。各種造成延遲進口和大量施打疫苗的行為,都會讓民眾對蔡政府殘存的信任補上最後一刀,並反映在未來的選舉。套句俗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作者為華梵大學人文教育中心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