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扼殺你的肺,也讓民主悄悄窒息》新冠疫情強化中國監控、各國爭相靠攏「威權防疫」

·5 分鐘 (閱讀時間)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從中國爆發以來,中國政府屢遭內外輿論質疑隱瞞並控制資訊,導致病毒感染全球逾270萬人,封鎖措施更造成數億人生活困頓。但中國流亡異議人士艾未未指出,大流行恐怕只會更加鞏固中國的「警察國家」特性,中國塑造出的「鐵腕防疫有功」形象已渲染人心,各國政府不無藉防疫之名打壓異見,全球民主因此遭受前所未有的侵蝕。

居住於英國劍橋的中國流亡藝術家艾未未,日前在《藝術新聞》(The Art Newspaper)刊登評論,當前世界各國疫情難以收拾,中國的防疫手段可能已讓全球認可「威權統治的效率」,也凸顯民主與自由社會的缺點。艾未未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發展,曾在2011年因政治立場而「被失蹤」,遭中國政府控告逃漏稅等罪名。

新冠肺炎大流行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監控手段被視為高效防疫的模範,卻可能侵蝕全球民主根基。(AP)
新冠肺炎大流行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監控手段被視為高效防疫的模範,卻可能侵蝕全球民主根基。(AP)

新冠肺炎大流行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監控手段被視為高效防疫的模範,卻可能侵蝕全球民主根基。(AP)

艾未未指出,對中共政權而言,所有資訊都是為了服膺政治而存在,數據和人命沒有意義,隨時能被修改、扭曲或隱藏,好能保住國家的面子。也因為如此,中國政府與人民之間、甚至人民與人民之間都不存在真正的信任,因此無人能夠確切了解危機的真貌。

「中國不會學乖的,他們唯一學到的,是如何使用威權之力操縱整個故事,而這樣的傲慢與成功會導致下一場危機。」

CNN亦報導,對中國來說,加強控制的確比信任人民容易很多。中國當局已推出防疫App,以不同顏色的「健康碼」替每個公民打上標籤並加以監控,透過大數據分析,只要被系統判定有染疫風險的人就會遭到限制行動。雖然這在中國「社會信用系統」下早已開始實施,艾未未表示,新冠疫情只讓監控與搜集個人資訊的事實更順理成章,更加鞏固中國的「警察國家」制度。

「威權防疫」悄悄蔓延

然而,威權制度之力很可能已隨新冠病毒感染至更多國家。在俄羅斯,政府以防疫之名加強臉部辨識系統,光是莫斯科就有17.8萬支攝影機隨時揪出沒有乖乖居家隔離的人;在海灣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嚴格執行宵禁,並將違規之人處以刑法巴林也強制確診武漢肺炎的患者戴上電子標籤。

2020年3月,受到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教聖地麥加大清真寺的朝聖者大幅減少(AP)
2020年3月,受到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教聖地麥加大清真寺的朝聖者大幅減少(AP)

2020年3月,受到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教聖地麥加大清真寺的朝聖者大幅減少(AP)

不只非民主國家的統治者如此,民主國家亦有向威權靠攏的趨勢。匈牙利執政黨挾國會席次優勢通過的防疫新法,竟授權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an)「法令統治」(rule by decree)之權,完全擺脫國會監督,還拿掉國家緊急狀態的時間限制,並讓「傳播假消息」或「阻礙防疫工作」者可能關上5至8年不等的嚴刑峻罰。在波蘭,原訂於5月10日舉行的總統大選可能被迫延期,總統杜達(Andrzej Duda)政府卻不死心,要求法院准許「郵寄投票」,打算讓3000萬國民用從未試行過的郵寄方式投票,企圖趁反對黨暫停宣傳的優勢通過選舉。

在民主國家印度,持印度教民族主義的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也趁機宣布新法,允許印度教徒更容易移居至穆斯林占多數的查謨-克什米爾邦,作為打壓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新招;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亦下令關閉大部分法院,包括他自己的貪腐案也很剛好地延期,所幸仍招來許多媒體與輿論批評;就連民主老牌國家英國,智庫托尼布萊爾全球變革研究所(Tony Blair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亦認為,大眾必須接受受到「民主國家一般不會出現的監控」所干擾,並稱這些手段都是「值得付出的代價」。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民族主義者利用恐慌,趁機大肆醜化穆斯林少數族群。(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民族主義者利用恐慌,趁機大肆醜化穆斯林少數族群。(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民族主義者利用恐慌,趁機大肆醜化穆斯林少數族群。(AP)

喝伏特加能消毒?仰賴強人的盲點

但在威權的高效率背後,也並非完全沒有風險。《紐約時報》(NYT)提醒,當社會仰賴於威權政府,強人領袖卻因缺乏遠見而拒絕面對問題時,危機可能更加嚴重。白俄羅斯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先前就允許該國超級足球聯賽( Premier League)繼續舉行,還表示「恐慌比病毒本身更傷人」,甚至鼓勵白俄羅斯民眾每天「喝伏特加」、「上三溫暖」就能對抗新冠病毒。

《紐時》更強調,儘管世界衛生組織(WHO)大讚中國防疫「可能是史上最具野心、最積極的行動」,但卻忘了疫情爆發的源頭,正是因為中國沒有及時公佈醫療專家的判斷,才導致一切演變至此。何況就在亞洲,南韓與台灣也透過詳細檢驗、限制旅行和嚴謹隔離,證明不需大幅侵犯隱私與監控人民,也能有效防堵病度擴散。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根據1960年代至今的疾病大流行數據分析,發現民主國家的疫病致死率都比非民主國家還低,其中一個原因即是,掌握龐大力量的威權政府,永遠無法與人民保持公開和透明的對話。

防堵未知疫病需要人民的自我控制,然而全球大眾也不能掉以輕心,一昧讓渡自身權利,否則這場疫情必然也將在民主根基上留下難以修復的後遺症。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從「講好中國故事」轉向積極散佈假消息,路越走越偏的中國「大外宣」
相關報導》 中國「確診」定義變變變 實際確診病例至少比官方數字高4倍!香港研究登權威期刊《刺胳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