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設計師 成年輕人新歡

吳泓勳/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盲盒經濟」火爆已不僅限於消費端,連上游的製作供給端也同樣火熱,讓「盲盒設計師」竄升為最受年輕人嚮往的職業之一。在某大陸招聘平台做職業推薦的宛彤透露,近來的藝術類求職者中,每10多人便有一位想嘗試盲盒設計師工作。

宛彤指出,從去年開始,大學應屆畢業生無論美術或動畫專業,想從事盲盒設計師的人明顯增多。儘管單一平台資料並不完全代表百萬應屆大學生,但也部分反映出大陸年輕人不再侷限於傳統行業,更渴望在新興領域的職位上發光發熱。

在具體的產業需求上,根據DoNews報導指出,光是像泡泡瑪特、TOP TOY這種專業潮玩文化的推動者、管道方對專業設計師的需求強度,加上在此產業熱度背景下,布局盲盒賽道的公司對盲盒設計師的需求正水漲船高。

獵頭公司顧問蔡蔡說明,很多文創、遊戲和廣告策畫公司這兩年都在做盲盒,這些公司目前都有招聘專門的盲盒設計師。此外,在推進潮玩業務的騰訊、百度、拼多多等巨頭也都紛紛招攬「玩具設計師」,且給出的薪資待遇都不低。

稍早也有陸媒報導指出,一位資歷不到兩年、在某家知名品牌工作的盲盒設計師月薪高達2萬5000元人民幣更是引發討論。

已經從產品經理轉為畫師的Zero笑著說,拋開薪資待遇先不談,更多設計師在這新興職位上找到榮譽感和歸屬感,「能和同是90後的前輩相處溝通,一起討論哪些可能是熱款、哪些會是雷款還是非常快樂的」,而且當設計的產品得到粉絲喜愛的成就感是最幸福的。

此外,由於盲盒的火熱帶動上游代工廠業務,甚至有些生產廠商從不知名生產線演變成為品牌廠商。華聲禮業的Patrick指出,盲盒訂製過去是小本生意,從去年開始有大批訂單湧入,幾乎每天都有出貨,如今已不再是壓箱底的業務,同樣也有利潤可賺。

觀察來自批發平台1688的數據顯示,2020年12月上半月的大陸盲盒及衍生品的平台成交額,比11月同期增加了2.7倍,加工訂製的買家數年增成長300%。

Patrick指出,過去系列盲盒只要每款1000個就能起訂,但如今一款需要5000個作起訂量。同時逐漸演變成為小單起訂、強調一周上新速度,讓盲盒訂製也大有向快時尚看齊的架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