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灣金馬獎的致自由有感 中國來台異議者:請遠離 Made in China 影視作品

新聞編輯採訪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抗戰青春偶像劇」《雷霆戰將》(網路圖片)
中國「抗戰青春偶像劇」《雷霆戰將》(網路圖片)

11月21日晚間,台灣與華語電影界的年度盛事,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舉行。有台灣網友在臉書上發言:「今年的金馬獎是最舒服最好看的。沒有上台吃台灣人豆腐,鬼扯中國台灣的中國人;沒有刻意捲舌的台灣人,沒有滿口京片子的得獎人;沒有整晚都是中國人上台領獎,沒有一堆通過中共審查才能拍攝的荒謬得獎電影;沒有人把金馬獎丟在地上,沒有人被中國消音,沒有人要為自己的得獎感言道歉。」

11月15日,中共《解放軍報》刊登《以戰鬥青春致敬英雄》文章,盛讚正在湖南衛視播出的「抗戰青春偶像劇」《雷霆戰將》。同一天,《人民日報》以「『八路軍』住別墅抹髮膠,別把偶像劇套路用在抗日題材上」為題,嚴厲批評此劇不符史實。中共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絕不容許槍指揮黨」,因此,第二天,據說投資上億元人民幣的《雷霆戰將》被「腰斬」,先後被湖南衛視和多家網路平台停播。有台灣朋友將此解讀為中共正在修正他們的「歷史」觀,向台灣民眾、中國國民黨釋出善意,我不敢苟同,因為「戰將」雖被「腰斬」,卻依然有二部類似題材的電視劇《瞄準》、《隱秘而偉大》分別正在「東方衛視」和「央視八套」(電視劇頻道)熱播中。

能夠被《人民日報》發文批判,使我產生了好奇心,特意去網路上搜尋該劇,所幸在海外網站上還可以播放,看了第一集,「八路軍獨立團」解救面臨被日軍圍殲的「川軍178師」,其中,「獨立團」和「川軍師」在「剿共」時是血戰數場的死敵、「中央軍」對「川軍」見死不救等等情節,感覺就是幾年前火遍中國的抗日電視劇《亮劍》之「翻版」。


中國抗日電視劇《亮劍》(網路圖片)

《人民日報》的批判文章導致「戰將」被「腰斬」,確實是中國粗暴侵犯「自由」的又一鐵證,但又有什麼辦法呢。黨在國之上,這是中國的「國情」。而且,「雷霆戰將」似乎也真有「不符史實」之嫌。中共和共軍什麼時候真心抗過日?他們的政策是「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嘛。中共和共軍也確實沒有住「別墅」,整個共產黨中央都住在延安的「窯洞」中,忙著「整風」,忙著種鴉片,忙著「貨(鴉片)賣出去,人(青年學生)進得來,延安發大財」。

在「雷霆戰將」同一歷史時期,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的窯洞裡召開了一個文藝座談會,發表了一篇講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提倡文藝介入政治,為工農兵服務,文藝工作者必須要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社會主義。毛澤東的「群眾文化」、「革命文化」、「階級文化」、「鬥爭文化」,在這篇講話中一覽無遺。直至今天,《講話》仍然被中共奉為文藝政策的「指導思想」,文藝必須為政治服務,「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在中共的邏輯中是不通的。


《講話》仍然被中共奉為文藝政策的「指導思想」,「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在中共的邏輯中是不通的。圖為1942年毛澤東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合影。(維基百科/《人民画报》1962年7月)

通過黨媒批判文藝作品,借此發動一場黨內權力清洗鬥爭,在中共歷史上屢見不鮮。最有名的一次,當屬文棍姚文元在上海《文匯報》發表文章,批判北京市副市長吳晗的劇本《海瑞罷官》,《人民日報》沒有及時轉載,引發毛澤東「龍顏大怒」,指責北京市委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中宣部是「閻王殿」,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由此發動了一場打倒彭真,劍指劉少奇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曾經說過:「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既然小說可以反黨,電影、電視、廣播、戲劇、書畫、音樂……一切文藝的東西自然也可以反黨。所以,共產中國有全世界最嚴密的文藝審查制度,而文藝工作者也成為了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被鬥最慘的群體,自殺、打死打殘、勞改勞教,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以千萬計。

改革開放之初,港台的電視劇開始在中國的電視台公開播放,1983年香港電視劇《霍元甲》引發中國萬人空巷觀劇,主題曲「萬里長城永不倒」直到今天仍在民間傳唱。我一直認為,我對中共質疑的啟蒙緣於一部台灣拍攝的電視劇《八月桂花香》,其中有一個情節是「太平軍」攻城,一對相愛的戀人,男方是清朝守城的官員,在城破之日自焚「成仁」,女方也隨之殉情。劇中的「太平天國」士兵燒殺擄掠,無惡不作,這徹底「顛覆」了我所受到的「黨國」教育灌輸「太平天國」是農民起義,是正義的一方的歷史。


黨在國之上,這是中國的「國情」。《雷霆戰將》似乎也真有「不符史實」之嫌。(網路圖片)

來到台灣後,我發現,台灣朝野對於中共簡單粗暴的「統戰」有一定的「免疫力」,而對於在網路上隨處可見的中國影視劇,則缺乏應有的警覺性。這些影視作品內容不涉及政治,卻在背景上、情節上杜撰出一個中國遍地是「霸道總裁」戀上「灰姑娘」的虛幻社會:生病了可以得到及時良好的醫療,卻很少交代醫療費用從何而來;大學畢業後很快找到工作,租著寬敞舒適的大房子,卻不考慮一下薪水是否可以負擔;舊房子遇到拆遷,可以分配到新房,拿到大筆的補償款,好像「強拆」在中國不存在⋯⋯這些情節,在各種校園、都市、商戰、愛情等影視劇中反覆出現,難免讓沒有在中國長期生活過的台灣民眾,產生一種中國「人民富裕、社會安定、官員廉政、司法公正」的錯覺來。

藝術來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而共產中國生產出來的「藝術」,不但高於生活,更是脫離了生活。誠如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得主莫子儀的得獎感言:「致自由、致平等、致天賦人權、致電影創作、致生活」。善良的台灣民眾,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請遠離 Made in China 影視作品,如果實在忍不住要看,在追劇的同時,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娛樂歸娛樂,現實歸現實」,千萬不可隨意「入戲」,進而「入坑」。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原始連結
相關新聞
金馬典禮收視3.97 破千萬人觀賞

蔡總統恭賀金馬獎得主 邀大家進電影院支持

金馬評審:最佳導演與原創歌曲翻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