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檢視台灣民主成熟度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召開「民主峰會」邀請百餘國家、區域參加,宣示民主的火炬不是專制政權所能熄滅。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則發布《關於自主探索民主道路、攜手推動共同發展的聯合聲明》,強調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歷史文化、社會制度、發展階段不盡相同,不存在適用於一切國家的民主制度和發展模式。

民選威權體制危機

美國總統拜登召開民主峰會的用意,自然是在國內與國際上搶占道德制高點與話語權,試圖以民主之名號召盟友,塑造「美國回歸」的領導角色。但是由於美國自身民主的倒退以及受邀國家民主品質的爭議,讓這次峰會失色不少,即便美國國內媒體也不太關注,對拜登的加分有限。

峰會並沒有發表聯合聲明,只由美國提出兩項倡議。一是《民主復興總統倡議》,這是一系列外援行動的倡議,預計將支出4億2400萬美元,用於支持媒體自由,打擊國際腐敗,支持民主改革人士,捍衛公平選舉。另一項是《出口控制與人權倡議》,已有美國、澳洲、丹麥和挪威參加,將針對可能用來侵犯人權的技術實行監管和限制出口。這兩個倡議都有相當的針對性,刻意排除部分國家參與,造成他們坐立難安。

從中、美各自對於民主的宣傳,可以有以下的幾點啟發:第一,有110個國家與組織參與了美國主辦的民主峰會,但也有140個國家加入中國大陸的聯合聲明,這反映了許多國家並不樂見利用意識形態差異或政治制度的不同,回到非楊即墨的二元對立冷戰時代,各擁其主進行集團式對抗。

在高度相互依賴的全球化時代,意識形態對立並不現實。美國自身都難以與中國脫鉤,在經過這幾年貿易戰與科技戰之後,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宣布要與中國大陸重新掛鉤,尋求可持久的共存模式。許多國家更不願選邊站,而是希望在大國之間保持彈性,爭取國家利益的最大化。

第二,西方國家的有識之士早已針對西方的民主提出許多反思,近年來民粹主義與極端主義的發展,金權政治與社群媒體對選舉的操控,在在對民主產生危害,也是為人所詬病。新興民主國家也出現民主倒退的現象,或無法建立穩定有效的治理機制。許多移植式或強迫推銷的民主更是難以存續。因此,回到各自國家發展的路徑,尋求最適當、最符合國情的民主模式,恐怕才是正途。

歐美民主的忠字舞

第三,過去強調制度差異,迴避民主內涵的討論,使得西方民主成為政治正確,但近年來大陸的治理能力與制度自信,讓中共更願意直面民主議題,希望提供世界思考、反省民主價值的機會。首先,中國大陸質疑民主制度的單一性,認為不應該只有一種「口味」的民主,是否民主以及民主的評價應交給人民決斷。大陸對美國的民主也主動出擊,指出美式民主發展至今所暴露的諸多缺陷。中共也進一步闡述中國民主的特色,以及與西方民主的差異。我們不可先入為主,以人廢言,應該思考中國的民主實踐有沒有可能提供一些參考,其侷限又是什麼。

第四,台灣民主受到國際肯定,獲邀參加民主峰會,雖與有榮焉,但應捫心自問:我們的民主是日趨成熟或出現倒退的現象?台灣的民主是多年來許多前輩的宣揚與朝野的努力,一點一滴努力累積而成,是台灣人民對於政治生活的選擇。台灣的民主不是對歐美民主國家的忠字舞,也不是自我遮掩的化妝品。而應回到真實的政治生活本身,人民生活福祉是否被關照?社會運作是否開放和諧?以及政治參與是否公平?政治遊戲規則是否公正運作?最終人民的日子是否過得愈來愈好?

蔡英文自從2016年取得政權後,對台灣民主政治造成許多傷害,馬前總統才會有台灣變成「不自由的民主」的感慨,《中國時報》與《旺報》也一再警示,台灣出現「民選威權體制」危機。台灣民主已來到轉捩點,即將舉行的四項公投正是檢視台灣民主成熟度的時機,也將向世人昭告台灣民主的未來方向,是前進還是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