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美是價值同盟還是利益結盟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西方國家與國際社會認知中,台灣屬於民主自由政體,但民進黨政府過去4年多來悖離民主思潮,大開民主倒車,最近更是採取最激烈手段箝制新聞自由。自由民主普世價值沒有雙重標準,美國若基於地緣政治利益考量而選擇沉默,等於宣告美國「理想主義」及「道德主義」式微,台美並非分享「共同價值」的夥伴,而是共同「戰略利益」的權宜關係。

民進黨執政標榜民主自由,宣稱與美國是「價值同盟」,將得到西方先進國家支持,但實際上卻是「說一套,做一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被奉為言論與新聞自由圭臬,實際上涵蓋宗教、言論、新聞、集會及請願自由與權利,這個設計的根本原因,在於這5種自由實屬一體、不能切割,當新聞或言論自由受到摧殘,其他自由也必然受到侵犯。太多的案例與史實說明了言論與新聞自由是民主社會不可動搖的基石,沒有任何人有權力剝奪、限制他人言論自由。

維護政權扼殺言論自由

台灣追求民主歷程中,也有悲壯的事蹟,民進黨的鄭南榕是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新聞無畏,消息無偏」、「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是他至死不渝的信念。但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卻是以扼殺人民的言論自由作為維護政權的手段,在完成《反滲透法》立法與「國安五法」、《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順利連任之後,現在更要透過「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以核發證照為由,拔掉他們視為眼中釘的中天電視。

民進黨想「消滅」中天新聞,已經是公開的祕密,自2018年民進黨敗選後,NCC就經常以新聞品質為藉口開鍘中天,一再抹黑、抹紅,把中天醜化為「親中反美」、「紅媒」。台灣內部對「九二共識」沒有共識,「統獨」與「國家認同」立場迥異,甚至對進口萊豬及國人健康看法都有所不同,中天的報導與評論偏向反對方,但無不出自公民熱愛國家社會,希望增進民眾福祉的良知良能。民進黨政府在極盡抹紅、抹黑中天及旺中集團之能事,尤其眼見社會普遍反對民進黨政府踐踏言論自由後,竟企圖以「內部新聞自主」為理由處理中天換照問題,這只是轉移焦點,不能掩飾其不能容忍異議,討厭不同的聲音與粗暴限制他人言論的心態與行徑。

回顧過去,台灣早期的威權政府多少在美國壓力下展開了政治民主化進程,從解嚴、解除黨禁與報禁等,台灣成為民主發展典範之一,我們必須給予高度肯定與感謝。但川普總統本人執著於「美國優先」,對人權問題的興趣與關切程度較低也是事實,再加上制衡中共的戰略目標,美國坐視民進黨打著民主旗號反民主的作為。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使命之一促進自由、獨立、多元的平面、廣播及網路媒體。NCC也有遠大的施政願景:「建構一個數位匯流、公平競爭、健全發展、優質內容的通訊傳播環境。」但今天台灣媒體生態體質不佳,多數媒體經營困難,財政壓力沉重,直接衝擊內容及服務品質,政府最大的任務在創造一個有利的媒體環境,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這才是NCC的職責所在,但NCC卻是政治掛帥,遏止自由、獨立、多元的媒體成長,與願景背道而馳。

威權復辟絕非危言聳聽

自由民主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在國際社會也得到肯定,但完全執政的傲慢及野心使台灣民主逐漸傾向專制,現象之一就是壓制言論傾全力掌控新聞媒體。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雅門表示,走向專制過程中,在言論新聞自由層面包括「破壞媒體獨立性、掌控公共廣播、限制網路自由」。而民進黨現更進一步鎖定獨立商業媒體經營權,以此為指標,台灣威權復辟絕非危言聳聽。

台灣的民主自由理念也是對抗中共最有利的武器,但針對中天電視等一系列壓抑新聞言論自由的行徑,已引起不分黨派的強烈反彈,前總統陳水扁、台北市長柯文哲都為新聞自由發聲。陳水扁擔任總統時曾宣示:「做為民主台灣的總統,阿扁更不可能在任內去關掉任何一家電視台!」民進黨政府現在政治追殺中天電視,民主素養比阿扁時代顯然等而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