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NCC把台灣民主打回40年前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天換照問題不單是一個新聞頻道能否逃過一劫,不單是台灣言論自由能否延續不絕,更在於一個號稱民主國家的政府憑什麼可以無限擴張權力,違背人民的授權範圍,騎在人民頭上恣意濫權,既作威又造孽?

兩年前地方選舉慘敗之後,民進黨政府檢討敗因,中天電視成為頭號戰犯,乃萌生殺機,處心積慮布局關台大計。蘇貞昌院長先以羞辱性言詞逼退稍具獨立意志的NCC主委,進而任命聽話的新主委,並提名「能夠配合」的委員,閹割了獨立機關的自主機制。執政當局將NCC轉變成屠殺異議媒體劊子手的「政績」,於中天換照聽證會展露無遺。

當局精心選派的鑑定人和主持人、委員,聯合演出一場公審大會,編造形形色色關閉中天電視的藉口。這場聽證會之拙劣與醜陋,連曾競選民進黨主席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都說,聽證會場景比40年前美麗島軍法大審更糟糕,7個鑑定人像檢察官一樣質問被告中天,3名NCC委員像在扮演法官。有媒體譏評NCC利用「特選」的裁判預設比賽結果,再厲害的球員也打不過場邊發號施令的裁判。

民主退回威權時代

執政當局先摧毀一個法定獨立機關的獨立意志,讓其成為鷹犬,去豪奪一家獨立新聞媒體的經營權利,行為是濫權作威,結果是造孽。踐踏憲政民主體制之下人民的言論自由權利,扼殺民主政治尊重多元意見的天條,拋棄台灣反對專制的最有力武器,是糟蹋民主、加害台灣、背離文明。一個民選政府在獲得人民的有限授權之後,卻將權力無限膨脹,打著民主招牌幹破壞民主的事,違背人民的意志侵害民權,分明是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孽。

民主政治的本義就是人民做主,政府是為民服務的公僕,在威權統治時代,統治者以自我為主體,人民是受其管治的客體,這樣才會釀生40年前的美麗島軍法審判,經由一場軍事審判把爭取民主的勇士打入大牢。現在民進黨政府對中天施加的公審大會,居然被自己人認為比那場軍方大審「更糟糕」,作威作孽至此,台灣像是民主退回威權時代,統治者竊奪主體地位,人民成其「專政的對象」。執政當局和NCC在沒有任何法律認定的依據之下,一味以主觀立場判定政治立場不同的電視台為紅媒,影響國家安全,欲置之死地而後快,這是讓台灣變成一言堂的專制國家行徑。

民進黨政府替民做主的越俎代庖行為一而再、再而三,扼殺人民言論自由的作為所在多有,如修訂國安五法與《反滲透法》,限縮人民政治言論的自由空間;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管制「假新聞」,明顯對表意自由產生了寒蟬效應;最近又擬修法處罰違反國家認同的政治宣傳及揮舞五星旗的行為,把象徵性的表意自由也列為政府有權侵犯的對象。

現在更公然將黑手伸向媒體,每家衛星頻道都有換照需求,今天以政治莫須有的罪名關了一家,其他各家膽敢不服服貼貼就是自取滅亡,所以當局執意收拾媒體成為宣傳工具。殺中天這隻雞,意在警告其餘諸猴。一旦媒體失去自主意志,喪失報導真相、反映民意、監督政府的專業職能,那就是媒體的「異化」,從服務人民成為協助執政當局宰制人民的工具。

附隨者更令人不齒

全民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以為民意擁戴就可為所欲為,撲殺政治上和媒體中的異己,以便成就永續執政的圖謀,因而越來越偏向獨裁專制路線,限縮自由民主的存在空間。如今企圖關閉中天,就是台灣自由民主一點一滴遭受腐蝕的一個進程。台灣的公民如果誤以為民主的基業穩固,關一家電視台無關宏旨,甚至認同當局以國安之名封殺異議媒體的說詞,那就會在不知不覺之間,逐漸失去民主政體與自由權利,最後回到美麗島審判的時代。

元凶NCC固然令人痛切,自甘成為幫凶的附隨者,所言所行全然違背原則,是非顛倒尤令人不齒。今天處置中天所展現出來的景象,好像回到當年,NCC委員儼然是軍法官,「鑑定人」像是軍事檢察官,而那些為磨刀者壯聲色的吶喊者,跟當年的幫腔者神髓近似。難道台灣經過40年的民主發展卻將被一陣狂風暴雨摧毀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