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師代跪別 汗水淚水分不清

·2 分鐘 (閱讀時間)

「禮儀師代替無法到場的家屬下跪送別,有時候都分不清楚,是淚水還是汗水!」新冠疫情死亡人數暴增,雙北火化場幾乎天天加班處理應接不瑕的遺體,家屬連親自到場道別都是種奢侈,甚至還有禮儀師代替家屬磕頭送行,令人唏噓。

台北市第二殯儀館火葬場共有12具火爐,一般在晚上7時結束,但6月起多了「加班爐」24小時處理確診死亡者;新北市三峽火葬場甚至24小時不休息,火化超過百具遺體。確診家屬無法見到親人最後一面,全靠殯葬業者以手機視訊告別。

聯豐佛教禮儀社負責人「鋼鐵爸」阮橋本感嘆,疫情死亡案例不斷,公司禮儀師黃韋竣處理1位家境清寒確診死亡案例,電話那頭傳來家屬「無人送終恐成孤魂野鬼」的痛哭聲,他主動代替家屬跪送拜別亡者最後一程,抬頭時臉上已分不清楚到底是汗水還是淚水,令家屬感動不已,自己心情也五味雜陳。

「大疫之年,連遺言、見最後一面都是奢侈。」北市殯葬業者感嘆,新冠亡者過世後,家屬偌大的思念和悲痛重量,幾乎由殯葬人員一肩扛起,每天電話接不停,除向家屬說明殯葬流程外,還須盡力安慰,讓來不及聽見至親遺言的人們,能有「離家人最近」的發洩管道。

他回憶,有位60多歲長者第3次採檢時確診,一雙子女因曾同桌吃飯,因此被匡列隔離,但這名父親從染疫到死亡僅短短4天,家屬礙於隔離規定,只能線上觀看「做七」誦經、火化的直播,對著螢幕孤獨垂淚,直到開弔時才能抱著骨灰痛哭,讓他心酸不已。

新北市徐姓殯葬業者已接手20餘件新冠個案,印象最深刻的是女兒送別確診亡父,當場下跪希望能見爸爸最後一面,甚至不停用力搥打、嘶喊,「為什麼不讓我看我爸爸!」他也只能默默承接家屬情緒。

他感嘆,新冠肺炎死者已被標籤化、汙名化,大家唯恐避之不及,事實上不幸染疫的他們,都需要在親友的祝福下,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但這一切都是奢求。